关闭

台州基层社会治理亮点纷呈

2019-01-30 09:16:3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市社科联“改革开放40周年”课题组

自改革开放以来,台州在创造了别具一格的“草根经济”的同时,又孕育了独具魅力的“草根民主”。从1988年椒江党代会常任制试点到2005年路桥区党代表直选和市县乡三级党代会常任制试点的全面铺开;从1999年温岭市松门镇开展“农业农村现代化建设论坛”活动到2001年全市开展的“民主恳谈”活动;从上世纪90年代初乡间村隅的村规民约到2005年《台州市村级组织工作规程(试行)》的出台,台州基层民主参与有序化在不断探索实践中规范完善和深化拓展,基层治理亮点纷呈。

“民主恳谈”:中国基层实践协商民主的典范

“民主恳谈”是温岭市原创的新型基层民主形式。自1999年6月“民主恳谈”在温岭松门试行以来,由于方式的新颖和解决问题的针对性和有效性,吸引了大量群众自愿前来参加,取得了超预期的效果。

2000年8月,温岭市委在松门镇召开现场会,要求温岭推广松门的经验,将活动范围由镇村两级向非公有制企业、城镇社区、事业单位和市级政府部门延伸。2000年12月,温岭市委将此前已经在各地开展的“民情恳谈”“村民民主日”“农民讲台”“民情直通车”等活动形式,统一命名为“民主恳谈”。随后,台州各地涌现出如农民讲台、民情夜谈会、功过簿、民情直通车等基层民主创新的载体和形式,为了使其走上制度化、规范化道路,台州市委于2001年5月,以中心组学习(扩大)会的形式,对全市范围内的基层民主制度和形式加以规范,统称“民主恳谈”。

2004年3月,“民主恳谈”获得第二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民主恳谈”顺应了人民群众的民主愿望,促进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和谐,拓展了我国民主政治的生长空间,是台州市改革开放40年来在政治领域的主要成果。

经过多年的探索与发展,台州“民主恳谈”的外延已经从最初的村级向市级延伸,从人民民主向党内民主延伸,从体制外向体制内延伸;内涵也从初期的改进农村思想政治工作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的决策咨询方向深化,从无主题或泛主题的座谈会向有主题的恳谈会深化,从一般性事务的对话沟通向预算决策等核心内容深化;方式也从政情恳谈向协商合意,从单一形式向复合形式发展,形成了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多种形式于一体的新型民主制度。目前,台州的“民主恳谈”典型模式有五种:民主决策征询模式、参与式公共预算模式、党内民主恳谈模式、政治协商模式和恳谈日制度。

2014年,在对众多基层民主协商实践进行总结基础上,临海探索建立了基层民主协商议事制度。通过搭建基层协商民主议事平台、建立同心会客室平台和构建网络互动平台等,以协商民主推动村民自治,化解了一些村庄长期累积的无法化解的矛盾问题,同时,规范了协商民主运行的程序规范,为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探明了出路。

“五步法”:村级民主决策的“全国样本”

2005年8月,天台县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村级民主决策规范化建设的意见》,对民主恳谈会、村民提案制、村务大事民决、村干部创业承诺制、村民廉情监督站等农村基层民主制度进行了系统整合,创造性地设计了以“民主提案、民主议案、民主表决、创业承诺、监督实施”为主要内容的村级民主决策“五步法”这套工作流程,形成了统一、系统、简便易行的村级民主制度,推进了村民自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

“五步法”通过民事民议、民事民决、民事民评,确保村民自治在基层党组织领导下有序进行,畅通了群众意见表达和利益诉求渠道,落实了农民群众的主人翁地位,形成了民主发展与群众支持良性互动的局面。2006年省委、市委相继作出了在全省、全市推广“五步法”的决定。2009年省委、市委又在全省、全市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工作会议和贯彻十七届四中全会决定等文件中继续强调要全面实施“五步法”。

如今“五步法”已成为天台县广大干部群众“内生型”的一种民主习惯,形成了村干部办事决策运用“五步法”、老百姓管理监督村务依靠“五步法”的农村治理新格局,成功地打造村级民主决策五步法“全国样本”。

“党代会常任制”:全国基层党内民主建设蓝本

党代会常任制改革是党的基层制度建设重大项目,是台州承担的中组部党建试点项目。台州椒江在1988年12月就开始试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改革,是全国最早开展党代表大会常任制工作的12个试点单位之一,经过30年的实践,为全国范围内推行党代会常任制提供了蓝本。

1988年12月,中共椒江市第三次代表大会通过了《中共椒江市党员代表制度(试行)》和《中共椒江市委工作规则(试行)》,明确了试行党员代表常任制和党代表大会年会制两大核心内容。1990年3月,椒江开始试行乡镇党代会常任制。1993年,椒江在11个乡镇全面试行乡镇党员代表大会常任制。1998年,台州市又在温岭、仙居等地扩大乡镇党代会常任制试点。2000年1月,中共台州市椒江区第五次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代表职责、权利的规定》《关于代表资格的暂停、消失和代表增选的规定(试行)》等文件,对党代表大会闭会期间代表参与决策、民主监督的途径和形式作了进一步明确。

党的十六大提出,“要扩大在市、县进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的试点。要积极探索党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发挥代表作用的途径和形式。”在此背景下,台州市进一步总结提炼椒江区党代表大会常任制试点经验,2002年12月,经浙江省委批准,台州市、县、乡三级全面试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2003年7月,台州市委制定了《关于扩大和深化党代表大会常任制工作的意见(试行)》。2005年8月和2006年10月,又分别制定了《关于党的各级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发挥代表作用的意见(试行)》和《关于扩大和深化乡镇党员代表大会常任制试点工作的意见》。2006年10月,台州在全国率先明确提出实行代表任期制,与党代会年会制、党委会负责制一并作为党代会常任制的三大基本内容,党代会常任制的理论架构和制度体系正式形成。党的十七大明确提出了“完善党代表大会制度,实行党代表大会代表任期制,选择一些县(市、区)试行党代表大会常任制”。2008年5月,台州市委制定了《党代表大会代表任期制实施办法》《党代表大会年会制实施办法》,标志着台州党代会常任制迈入了成熟发展的阶段。

党的十八大提出“完善党的代表大会制度,落实和完善党的代表大会代表任期制,试行乡镇党代会年会制,深化县(市、区)党代会常任制试点,实行党代会代表提案制”。台州认真贯彻落实中央精神和要求,在更高层次、更深层面上推动着党代会常任制的创新发展。在体系深化延伸方面,2012年8月和2014年9月,台州市委下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乡镇党代表大会常任制工作的实施意见》和《关于深化乡镇党代会年会制改革的工作方案》。2013年12月,又专门印发了《台州市街道党员代表会议制度(试行)》的通知,将工作领域延伸到街道层面。在内涵拓展方面,2012年12月,探索在县市区年会上增加代表询问和对“两委”班子及成员民主测评两项内容,强化了党代会的议人功能。2015年,又出台文件探索试行乡镇党代会年会专题审议和重大事项票决制度,强化年会决策功能。在运行质量提升方面,2012年12月,下发文件要求县乡两级建立健全代表提案会前预审、大会重点提案和领办督办重点提案等制度。2013年开始,按照“活动能力强、作用发挥强”的要求,定期开展党代表工作室市级示范点创建活动。2016年10月,下发了《关于建立健全乡镇党代会代表履职管理制度的通知》,考准考实代表的履职表现,推动代表提升履职能力。

经过30年的探索实践,台州市逐渐形成了以党代表任期制、党代会年会制和党委会负责制为主要内容的党代会常任制制度体系和工作机制,为坚持和完善党的代表大会制度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提供了生动的实践基础,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

“全科网格”:推动基层社会治理精细化

台州市网格化管理始于2012年,随着时间的推移,网格化管理的内容不断增加,网格触角延伸的同时,却也带来了基层工作资源分散、力量薄弱、机制不畅等问题。针对这些问题及基层社会治理实际,台州市于2016年开始率先打造“全科网格”,坚持改革导向、问题导向和效果导向,在整合职能、建强队伍、明晰责任、规范管理、强化保障上下功夫,将基层“七大员”“八大员”整合成了“全科网格员”,通过整合职能,构建起社会治理的“一张网”,全面筑牢基层的第一道防线。

台州市在全面推进全科网格建设中的主要做法是编织“四张网”:一是编织“天网”。通过横向推动平安建设信息网、12345政务咨询投诉举报热线、公安110指挥中心的系统平台三网融合共建共享,纵向上加强市、区、乡镇(街道)三级综治中心建设,点上规范配备基本装备,全面推广应用“平安浙江APP”等措施搭建起工作平台。二是编织“地网”。按照因地制宜、分得科学,分步推进、统得起来,分类建设、转得有序等原则做实基层网格。三是编织“人网”。通过解决好网格员待遇保障问题、网格员择优录用问题和网格员队伍建设管理等问题建强网格队伍。四是编织“和网”。通过界定网格员职责、明确工作重点,共享网格信息、形成工作合力,严格考核问责、倒逼责任落实等措施,实现问题清零。

如今,台州市在全省率先把“食安通”“流管通”“智慧消防”等平台整合到“平安通”前端采集系统,网格员采集到的人口、房屋、组织、事件等信息,可以一次性录入平安建设信息系统,并得到及时分流处理。

截至2017年下半年,全市网格数从14750个优化调整为7369个,相关职能部门的基层工作融入全市统一的“全科网格”,不再各自设置。与此同时,整合原有的各类基层协管员队伍,重新选聘专职全科网格员,有效破解基层管理力量分散、部门各自为战的问题。2018年,市两办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全科网格建设、创新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积极构建“党建引领、全民参与,乡村联动、多元共治,全科网格、责任捆绑,源头管事、就地了事”的基层治理模式,努力打造全科网格建设的“台州样本”,积极探索基层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新路径。

“乡规民约、乡贤”:基层社会治理的新要素

2015年浙江省全面开展制定修订乡规民约的活动,台州市于2015年底实现了全市行政村百分之百覆盖。

如今,台州市推广乡规民约已经三周年了,在乡规民约的实施工作上,台州市也注重从“修约订约”到“守约用约”转型。一是明确监督主体,完善了监督机制。从制度层面明确村社“两约”的监督执行组织,普遍成立村(社区)党支部领导,村(居)务监督会具体负责,由威望高、办事公道、热心公益事业的村(社区)老干部、老党员等组成的监督执行小组,承担“两约”执行情况的日常监督和评议工作,确保“两约”有效实施。二是创新实施方式,提升了执行效率。一方面是德的约束,如舆论制约,依靠习惯和道德力量,生成一种舆论场,让违反规约者受到道德谴责,甚至登上村里张贴的黑榜。另一方面是法的制约,这又包括两种,第一种是村规民约中经过村民协商同意的奖惩措施,这些措施如经济奖惩,对违反村规民约的处以一定的惩罚,对遵守村规民约的给予一定的奖励,还有信用约束,对违反村规民约的行为记入村民信用档案,作为入党、助学助困等的考察“污点”。这种农村根据自身实际制定相应的奖惩措施值得鼓励,但是要以不违反法律法规为前提;第二种是法律的约束,对违法村规民约并违反国家法律规定的,则要移交由司法、执法部门予以处理。如乱搭乱建的违法建筑,交由执法部门依法拆除。

“十三五”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培育“新乡贤文化”,新乡贤是一种柔性的治理手段,是完善乡村治理机制和促进乡村治理现代化的有效推手。

从2017年开始,我市围绕“美丽乡村建设”与“乡村振兴战略”,以“乡土、乡情、乡愁”为纽带,以乡镇(街道)为平台,在全市范围内先后开展了“万名乡贤帮千村”及“我的村庄我的梦”等活动,大力吸引乡贤回归,凝聚乡贤力量,助推乡村振兴。椒江区成立首个县级乡贤联谊会;黄岩区创新名人馆展陈模式,编撰《黄岩 名人乡贤》《黄岩 古籍善本》等文化书籍,宣传弘扬乡贤文化;路桥区借助异地商会、异地投资促进中心、乡贤联谊会、香港路桥同乡会这“四把梯子”,有效整合乡贤资源,发挥乡贤作用;临海市永丰镇出台乡贤回归政策、东溪单村注册成立全市首家村级乡贤会;温岭市出台在外乡贤司法联系员制度,开展“百企助百村共建新农村”活动;天台县结合农村文化礼堂和书院建设,邀请乡贤担当乡村故事“采集员”,汇编成乡村“微档案”;仙居县成立全省首家异地乡贤联谊会;三门县大力开展“红榜颂道德”主题实践活动。各地在“乡贤回归”工作过程中作了积极的探索,乡贤在乡村经济发展、扶贫帮困、公益事业、参谋指导、社会治理等方面的引领作用日益凸显。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