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每一次写稿都是全新的探索和学习

2020-12-17 16:41:17  来源:   作者:何 赛

 

2016年毕业后,我第一份真正意义上的工作,就是台州日报的一名采编。正赶上注册新的微信号,我就把微信的账号名,设置成“记者小何”的拼音,近乎于一种仪式感。怀揣着新闻热忱,正式开启了记者生涯。

“您好,我是日报社的小何……”每次联系采访对象,或者开始采访前的寒暄,这都是第一句话。因为没有工作经验,每次都是战战兢兢。但很快,我就发现了新人也有新人的好处——看什么都新鲜,看什么都想问,反而有时候能在不经意间挖出新闻和故事来。

记得那时候是盛夏,“记者走工地”栏目正缺稿,我来到浙东医院的建设现场。电焊工正“全副武装”作业,手里拿着的焊枪火花四射。站在旁边我都感觉到热,一问工人焊枪竟然达到3000摄氏度高温。我便追问,人体靠近3000摄氏度高温物体会有如何炙热“烤验”?他回答说,“体感温度40到50摄氏度之间,手握着电焊枪像抓着一把火。” 

按照一般的写稿结构,大多写工程进度和概况,在了解到如此鲜活的信息后,我立刻聚焦电焊工,描写三伏天工人建设的辛苦细节。当时,该篇报道得到了宣传部领导的批示。这对我是一个莫大的鼓舞,新闻和故事就是从看似平常的事情中挖掘出来的。

当然,挖掘出好故事、好细节,是一个让记者无比兴奋的事情。但过程却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在市域铁路S1线建设现场采访时,我爬上近百米高的桥墩上,蹲守数小时,终于抓捕到一个细节:夏日雷雨中,工人们在桥墩上坚守作业,把衣服拧拧继续干,而钢板上遇高温又遇水更像“蒸笼”,让人透不过气来。好细节的背后,是我被雨浇个“透心凉”,再在钢板上脸蒸成“龙虾”。

很多时候,当记者是苦是乐真的很难说清。可能上一秒,我正在难受,因为采访路上盘山公路开得太久太陡而晕车呕吐,下一秒,就因采访到研究生选择在深山里当护林员的精彩故事而觉得不虚此行;可能上一秒,正在熬夜苦思冥想把头发抓秃,下一秒就因为想到一个精巧的布局而舍不得睡觉。

但是,能肯定的是,当记者永远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新的领域、新的人物,每写一个稿子都是一次全新的探索和学习。在融媒体时代下,更是要求我们不断加速和改变。

去年10月份,我跟随台州记者团赴四川阆中、峨边、朝天等7个受扶地区进行采访,历经11天,行程5000多公里,形成7篇专题报道。最困难的是,每走访完一地,就要发一篇新媒体报道。四川道阻且长,采访任务重,常常到酒店入住已是凌晨,再整理录音、写稿,配合孙金标老师的视频一起,几个小时就过去了。来不及洗漱,直接昏睡过去也是常态。快写快发的压力下,回来后直接瘦了5斤。

所幸,随采随写随发的新媒体稿件反馈还可以。台州援川前方工作组还寄来感谢信,对台报集团全力支持援川对口帮扶,倾情宣传报道我市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表示感谢。

如今,报社紧跟发展脚步,要求每位记者能拍能写能剪。不断学习是记者的自我修养,接下来,我将继续努力,不断在融媒体情境下践行“四力”。

 

责任编辑:王竹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