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网约车改牌做号:多重作假骗审核 每单利润10余倍

2017-05-17 10:57:28  来源:新京报  

一辆“津牌”车在“改牌”做号者的操作下,变身一辆京Q牌照的车,成功通过系统验证审核。

常坐网约车的乘客可能会遇到这样一幕:

系统显示接单的是这辆车,可来的却是另一辆车。对方的解释多是“今儿开老婆的车”“换车了系统没改过来”等。

事实上,这些车里面有一部分为“改牌车”。而一条以收售公民个人信息为支撑、利用网约车平台审核漏洞进行“改牌做号”的网络黑产继而浮出水面。

有做号者称,他们通过专门“渠道”可以买到有指定要求的驾驶证、行驶证、个人头像照片等多项公民个人信息。而喊价200元至400元的做号业务,实际成本仅几十元。

有律师表示,买卖个人信息和车辆信息、用他人信息注册网约车司机账号等行为本身已经违法。更重要的是,网约车平台应加大监管力度,以杜绝不法行为的发生。

5月12日晚,何奇的微信收到一笔450元的转账。

这是他替一名车主通过“改牌注册”获得网约车司机账号后的劳务费。

一年多以前,他开始专门从事这样一种服务。在他的操作下,一些车主被“重塑身份”,成功获得了网约车司机的账号。

花四千多拜师学会“改牌做号”

在网上搜索“改牌”等关键词,能找到多个与之相关的QQ群和贴吧。大多广告打着“解决京牌、沪牌、浙牌、粤牌,解决封号”等旗号招揽生意。

何奇也是其中一员。

2016年3月,他与朋友开办工作室,专门帮车主“做号”。如今,他的业务已遍布多个城市,在他创建的做号QQ群中,上海群约2000人,北京群也有上百人。

多年前,何奇为赚钱从安徽老家前往上海。在网约车兴起的年代,他也加入到跑单大军。尽管干网约车一个月能挣过万,但他还是“转行”开始“做号”。

他在网上找人拜师,“总共花了四千多块钱,全学会了”。

“那时候还不流行改牌做号,很多人不懂。”何奇说,改牌做号业务的出现和兴起源自一些网约车司机的需求。比如,有的网约车司机想多开一个司机端账号,但同一个驾照不能开两个号,就需要做一个号出来;另外,针对一些网约车平台“异地运营车辆不享受平台奖励”的规定,外地牌照的司机也想通过“改本地牌照”的方式来获取平台奖励。

一辆“津牌”车在“改牌”做号者的操作下,变身一辆京Q牌照的车,成功通过系统验证审核。

最关键的是,他更看好改牌做号的“钱景”。

他说,有个朋友曾找人改牌花了160元,听对方说成本才几十块。

责任编辑:陈玲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