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

2018-11-26 10:05:36  来源:auto.163.com  

由于车辆权利人与直接占有人在物理上的分离,给不特定的第三人判断权利人人带来技术上的难题。通过引入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商业银行、汽车金融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汽车新零售企业等车辆权利人得以宣示、彰显所享有的车辆权利,有效震慑相对人的“小动作”,同时也能通过信息的有限开源,避免第三方的无意侵权,从而从根本上控制车辆间接占有和直接占有分离带来的交易风险。

随着近些年来我国汽车产业的迅猛发展,汽车这个曾经的奢侈品已像普通产品一样快步驶入普通百姓的家中,汽车消费市场持续升温,中国汽车产业也为世界所瞩目。但是,由于相关法律制度的缺失,导致我国汽车消费市场上乱象丛生,如客户欺诈、第三方侵权、违规扣证等,不仅严重扰乱了市场公平竞争秩序,也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还潜伏着巨大的公共安全隐患。

一、我国 当前 机动车所有权制度

我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二条规定:“财产所有权的取得,不得违反法律规定。按照合同或者其他合法方式取得财产的,财产所有权从财产交付时转移,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因此,财产所有权,或者实行登记取得制度,或者实行交付取得、约定取得制度。目前我国法律、法规、规章未规定对机动车所有权实行登记取得制度,故依法实行交付取得或者约定取得制度。

公安部2000年6月在《关于确定机动车所有权人问题的复函》(公交管〔2000〕98号)和《关于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的复函》(公[2000]110号)分别答复最高人民法院,均认为:“公安机关办理的机动车登记,是准予或者不准予机动车上道路行驶的登记,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登记。”明确说明机动车登记不是所有权登记。

从2001年10月1日起施行的由公安部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机动车登记办法》同样可以看出,机动车注册登记、过户、转出转入登记均是机动车所有权人在取得机动车所有权之后办理的手续,登记是机动车管理机关进行机动车管理的手段和措施,而不是机动车所有权的取得方式。该办法虽被《机动车登记规定》(2003年5月1日起施行)废止,但新规定对于机动车注册登记、变更登记、转移登记、抵押登记及注销登记等的规定与原先没有本质区别。

2000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案件车辆登记单位与实际出资购买人不一致应如何处理的问题的答复》【(2000)执他字第25号】中认为:“如果能够证明车辆实际购买人与登记名义人不一致,对本案的三辆机动车不应确定为登记名义人为车主,而应当依据公平、等价、有偿原则,确定归第三人所有。”该答复采用了“公平、等价、有偿原则”来确定车辆所有权人,认为不应以登记名义人作为为车辆所有权人,即公安机关颁发的《机动车登记证书》、《机动车行驶证》上登记的车主并不必然是机动车所有人,从而否定了机动车所有权采取登记取得制度。

2000年12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如何认定买卖合同中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的复函》((2000)法研字第121号)指出:“关于如何认定买卖合同中机动车财产所有权转移时间问题,需进一步研究后才能作出决定,但请示中涉及的具体案件,应认定机动车所有权从机动车交付时起转移。”该复函明确机动车所有权实行交付取得制度。

2004年5月1日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八条规定:国家对机动车实行登记制度。机动车经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登记后,方可上道路行驶。尚未登记的机动车,需要临时上道路行驶的,应当取得临时通行牌证。 该规定的车辆登记是"准予上道行驶"的行政管理措施,而非所有权登记。

《物权法》正式实施后,对于机动车辆所有权转移问题,第24条规定“船舶、航空器和机动车等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明确了登记系对抗善第三人的要件,但现在的问题是,机动车物权目前并无登记部门。

二、 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的法律评价

所谓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是指商业银行、汽车金融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汽车新零售企业等车辆权利人,通过汽车公示网,围绕机动车辆的所有权、抵/质押权和使用权等权利类型,对外宣示、彰显权利,向第三方限制性开源权利信息,以避免和解决汽车权利信息闭塞带来的侵权纠纷。

在现行法律制度下,因为汽车公示网不是法定的公示机构,亦不属于法律授权部门,或职能部门指定的公示机关,而是一个市场化的平台,因此,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一般并不具有强行约束力。

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一般不具有法律强制力,并不意味着其就不具有法律效用。虽然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达不到“能直接证明机动车权利已经合法变动”的效果,但可以间接产生保护车辆权利人合法权益的实际法律效果,即本平台公示的内容可以作为有利于权利人、不利于侵权人的诉讼证据呈现在法庭上。具体而言,就是可以提供能够推翻第三人为善意的证据,证明相对方不属于善意第三人,进而可以达到否定第三人适用善意取得制度。例如,根据当事人自愿、诚信、意思自治原则,会员自愿接受本平台制定的规则和公示内容的,应当对会员产生约束力,这种约束力应受到法律保护。

三、 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的 商事效用

相对于法律效用,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的商事效用更加突出和重大。

从现有法律规定看,物权法规定:动产物权的设立和转让,自交付时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对于动产的物权变动,我国法律并像不动产那样将登记作为必要条件,而是以交付的时点作为动产物权变动的时点,以占有作为向社会不特定的第三人表彰物权的方式。无论是登记或是占有,均属于物权的对外公示方法。而就机动车而言,当车辆权利人把动产车辆交给别人管理时,这就出现了权利人的间接占有和管理人的直接占有相分离的情形,管理人享有事实上的支配权。由于车辆权利人与直接占有人在物理上的分离,给不特定的第三人判断权利人人带来技术上的难题。如果管理人利用直接占有控制车辆之便与第三人进行以设立或变更动产物权为目的之交易,如转让、租赁、抵押、质押等,则将直接侵犯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给权利人带来严重经济损失。而在车市不景气等宏观背景下,权利人面临的交易风险将被无限放大。

通过引入市场化的汽车物权公示方法,商业银行、汽车金融公司、融资租赁公司、汽车新零售企业等车辆权利人得以宣示、彰显所享有的车辆权利,有效震慑相对人的“小动作”,同时也能通过信息的有限开源,避免第三方的无意侵权。随着越来越多的的权利信息通过汽车公示网公示和汇聚,汽车公示网将成为一个庞大的车辆权利“信息池”,为权利人的科学决策和风险控制提供源源不断的“信息活水”,从而从根本上控制车辆间接占有和直接占有分离带来的交易风险。

责任编辑:陈玲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