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白塔桥饭店:见证城市“味蕾”的变迁

2018-07-05 14:35:44  来源:台州晚报   作者:高波/文 林峰/图

“民以食为天”,在台州,只要你需要,总能找到解决吃饭问题的地方——从老巷深处那毫不起眼的馄饨摊,到热闹商城里的名牌餐饮连锁,或是去市中心的星级酒店,不论价格和档次的高低,都能在慰藉肚子之余满足你的味蕾。

餐馆饭店分布各地,也常常聚集一处。椒江东商务区汇集了各类美食;黄岩环城西路是小吃一条街;从傍晚到凌晨的临海人民路,是食客们享受夜宵的尽兴时光。

2017年,台州市区城镇常住居民人均食品烟酒类支出达到10473元,比2016年增长6%。饮食服务支出人均2896元,增长9.2%,去酒店摆宴席、餐厅下馆子、叫外卖上门的市民越来越多。

尽管市民在食品消费方面的支出逐年增长,但该项支出在市民总消费支出中所占的比重,却在逐年下降。

据国家统计局台州调查队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市民们开始感受到改革开放成果的1992年,全市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全年消费性支出总额为2119元,其中食品支出1114元,占比52.57%。这个比例在5年后的1997年下降到41.17%,2002年则降至37.42%,到了2012年,市民们食品消费支出占总消费支出比例只有34.75%。

无论是从这些抽象的数据,还是市民们最直观的生活体验,都不难看出发生在每一个市民身上的变化:我们关于“吃”的选择越来越多,我们的饮食也变得越来越好。

样本

从全城5家饭店

到餐馆遍地开花

在临海紫阳街与回浦路交叉口,一家看起来毫不起眼的白塔桥饭店,至今已有百年历史。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它几乎是老临海人心目中“下馆子”的代名词。与紫阳古街上老旧民房同样的外表和内在,白塔桥饭店没有如今餐馆酒店时髦的自动玻璃门,没有微信扫码点菜,门口盛着大盆点心的柜台,仍然保持着餐饮业最原始的样子。

“一盆糖排白糖最多一勺半,盆头放满些,火候要控制好。”每天中午11点多钟,白塔桥饭店经理徐军就开始忙得直打转,指点学徒,协调各桌上菜,直到午后1点半才能停下来和同事们一起解决午餐。徐军今年47岁,母亲孙彩芳从13岁开始在白塔桥饭店起步做餐饮,徐军则继承了母亲“衣钵”,经营白塔桥饭店也有十多年。

改革开放初期,徐军十来岁,那时候的临海,崇和门以东范围都是“田垟”一片,东湖西侧才算“城里”,在那个吃饭还要凭粮票的年代,下馆子对寻常百姓来说,一年之中都碰不着几回。

回忆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临海城里的餐馆,徐军数过来刚好一只手:“除了咱白塔桥,还有4家店叫三楼饭店、太白祥、安乐天和跃进饭店,前面3家都是临海餐饮总店经营,5家饭店都分布在紫阳街上或附近。”而如今餐厅饭馆遍地开花、星级酒店林立的景象,在那个年代不仅看不到,也没有哪个百姓能想象得到。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长征饭店、台州酒楼等招牌才开始进入市民视线,大大小小的餐饮店慢慢开始崭露头角。

白塔桥等5家饭店,在上世纪80年代初占据着全临海的全部市场份额,在当年的社会环境下,没有谁的脑子中,会冒出“开饭店”的想法。

记者翻开如今的餐饮业统计数据,在2016年末,台州年营业总收入200万元以上的限额餐饮企业达到110家,从业人数6722人,营业额1.87亿元,而小餐饮业更是遍地开花。徐军打趣说,如今不论哪个小区,出门就能看到餐饮店,或者你不愿出门,掏出手机点份外卖,各种美食都能送到你眼前。

如今的白塔桥饭店,顾客中一半是慕名而来体验情怀的本地市民,一半是外来游客,每天生意爆满。“最忙的时候,一个中午要翻四桌。”徐军告诉记者,“碰到双休日,伙计们都做好忙一天的准备,如果不提前预定,很难有位子。”

徐军母亲孙彩芳的婚礼,半个世纪前在白塔桥头举行,婚礼的规格,徐军常听父母提起:办了两桌酒席,花了三十几块钱。那时候炒肉片才几分钱,因此几十块的规格,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已算体面。

如今,蛋清羊尾、酒酿调蛋、火烧饼、甜羹、馄饨等传统小吃一直保留在白塔桥饭店的菜单上。越来越丰富的食材和顾客日益增加的需求,也让白塔桥饭店将原来三十来道菜的菜单翻了一番,增加到六十多道。而相比几十年前,如今的菜品价格成了顾客点菜时越来越不在乎的因素,以火烧饼为例,现在1.5元每个的价格虽然比40年前翻了百倍,却仍是当地能买到的最便宜的烧饼。

饭店柜台后方的饮料架,或许更能反映着四十年来食品工业的变迁。在徐军印象里,最早来白塔桥吃饭的食客,最多叫一壶台州酒厂的老酒配下酒菜。到了他童年时,本地产的汽水、啤酒开始出现在饭店的餐桌。等到雪碧、健力宝开始成为市民新宠时,已经到了上世纪90年代。如今饮料柜台上什么口味的酒水都不缺,让有选择恐惧症的市民有些犯难。

编年史

1980年之前

临海城区仅有白塔桥、太白祥、安乐天等少数几家饭店,百姓下馆子少有选择。

上世纪80年代

长征饭店、台州酒楼等酒店陆续开业,老百姓红白喜事、家庭聚餐等活动开始在饭店操办。

上世纪90年代

个体饭店开始出现,面点、小吃等特色餐饮纷纷开张,市民出门就餐有了诸多选择。

21世纪初

各地小吃街逐渐形成,夜宵逐渐流行。

近年来,餐饮行业迎来风口,外卖点餐成市民新宠。

记者手记

人们对美食的追求,自古以来从未改变,美食在人们心中地位的变化,直接反映着生活水平的变化。临海餐饮协会会长李胜利叹道,几十年前,普通老百姓对饮食的态度郑重得多,饭是饭、面是面,更加体现饮食的“功能性”。如今日子好了,老百姓在家做饭反而慢慢成了一种情调,越来越多的市民选择出门下馆子,在填饱肚子的基本目的之外,还多了休闲、聚会等社交目的。

舌尖上的美好体验,是市民们幸福感的重要来源。在许多70后、80后的童年记忆里,鸡鸭鱼肉已经是那个年代的奢侈品,更遑论呼朋引伴下馆子,朋友闺蜜全程搜罗美食这种小资生活。

实际上,在市民最关注的房价、教育、医疗等社会变革背后,餐桌上的变化往往被我们忽视。从最初的吃饱就好,慢慢到追求质量、花样和效率,虽然“财务自由”对许多人来说尚有些遥远,但“饮食自由”却已基本实现。

责任编辑:陈玲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