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胡俊: 记录美食,让生活更有味

2018-07-27 10:14:4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彭 洁

胡俊以美食为表现,拍摄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他们的故事。 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2007年,除了临海这个地名,胡俊对离他家乡丽水230公里以外的这个叫台州的地方,一无所知。

这年年末,他跟着朋友到温岭的海边玩,第一次吃到了一种叫水潺的海鲜,入口即化,那种来自海洋的食物独有的鲜美味道通过味蕾直直闯进他的心。

于是,第二年,他又来了。

再后来,胡俊留在了台州,成了一个以拍摄台州美食为乐趣的小伙。

编导

胡俊是在丽水的乡村长大的。那是一座群山环绕的村庄,屋前是山,屋后也是山。小时候,他白天背着背篓到山上砍柴,下午在山脚下的河边挖田螺,冬天还会带上自制的捕鼠器到山里去抓老鼠……童年时光就散落在这漫山遍野之间。他一直以为,山外的世界也是山。

直到去县城读高中,他第一次看了电影,第一次知道有一个特别厉害的武打明星叫李小龙,也第一次知道有一种职业叫电影演员。

他最迷李小龙的时候,北京科技职业学院来他就读的高中招生。他拿着招生简章,看到上面写着“招收表演系、编导系学生”,眼睛都亮了。“我要去北京读大学。”他回家,把书包往桌上一甩,跟爸妈说。

父母看他满脸认真,没有阻拦的意思,笑着说:“北京啊,大城市,你能去那里念书当然最好了。”

他斗志昂扬,揣着一个“演员梦”到了北京。几个月后,他却从表演专业转到了编导专业。原因有二,一是学表演的学费太高,家里负担不起;二是演员这个职业,硬性的要求实在是太多了。“编导就不一样了,幕后,学的本领是正儿八经用得上的。”

学校的编导专业学制三年,但真正学习也就两年,第三年胡俊就到剧组实习去了。时隔多年,他还是张嘴就能说出他跟的第一个剧组的名字——《家族荣誉》,主演之一是刘晓庆。

那是2006年的冬天,他以“录音师助手”的身份跟着剧组到了内蒙古。说是“助手”,其实就是个跟在录音师身后给话筒拉电线,然后不能有丝毫偏差地把电线卷回箱子里的角色。

有一天,戏拍到凌晨还没结束,胡俊实在困得不行,拉着线站着眯着眼就快睡着了。录音师回头一看,二话没说,操起一个杯子“砰”地就往他身上砸,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对他破口大骂。

第二天,他被调去当了一名场工。如果把剧组比作社会,场工,就是生活在最底层的人,事无巨细,啥活都干,谁都可以使唤。但胡俊的心情可比“拉电线”时要高兴多了,他们几个场工彼此称兄道弟,互相打气。“兄弟们,赶紧干活,干完了一起去喝酒。”这氛围,多和谐。

梦想

在剧组跟了三个月后,胡俊回到学校,想要自己动手拍视频的冲动不停从他心里往外涌,于是,拿着一台傻瓜相机,他把镜头对准了在学校工地上干活的农民工,跟拍了两天,最后他给这支短视频配上周杰伦的歌曲《梯田》,成了一支MV。

这支MV后来被胡俊当成毕业作品交到了学校。

毕业典礼在学校的学术报告厅举行,人陆陆续续地进场,厅内的大屏幕上循环播放着几支毕业生的优秀作品,其中就有胡俊的。

那天,有位央视七套的导演看到了《梯田》,很是喜欢,找到学校校长:“这是哪个同学拍的?愿不愿意去我那里实习?”

胡俊当然愿意去,他甚至觉得自己朝成为编导的梦想迈出了一个跨越式的大步。但现实太骨感。“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赚不到钱根本无法生存,谈什么梦想?”

胡俊想起了水潺的味道。

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的前几天,他来到温岭泽国。

找工作的过程并不顺利。他原本想着学以致用,便把简历投向了几个县(市、区)的电视台,但毫无音信。“谁会聘用一个没有工作经验的编导呢?”

胡俊感到迷茫。他给朋友们发信息,问“现在干什么工作最挣钱”,所有人给他的答复都是“销售”。

胡俊现在觉得,命运那个时候安排他成为一名销售,一定是在为他以后拍摄台州当地的美食视频做准备——做销售的那几年,椒江老城区他几乎每个角落都跑遍了,认识了许多的街边小店老板,与他们寒暄,家长里短,从中获得了很多有意思的线索。

胡俊的记忆很容易陷在做销售的那段时间里。他承认,那几年,他异常辛苦,但确实收获颇丰。这种收获,来自物质,也来自精神,褪去稚嫩,他变得沉稳多了。

他沉下心,愈发觉得眼前的生活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2014年5月底,在与一个兼职跟拍婚礼的朋友的闲聊中,胡俊颇受触动,“拿着摄像机拍摄这些有趣的画面,不就是我的专业吗?我为什么不去做?”

两个月后,他辞职了,转身创办了柠檬树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一间公司、一个人、一台机器,就是他的全部。比这样的境遇更糟糕的是,摄像的专业知识在几年的销售生涯中已经被遗忘殆尽,他拿着相机,甚至忘了怎么对焦和曝光。

那就重新开始学,他通过微信联系上当年学校里的师哥,虚心请教起时下最新的剪辑软件的使用方法。胡俊很快找回了当年的感觉,陆续拍摄了《海军陆战队》《奔跑吧,boss》等一些创意视频,受到不少好评。

其味

胡俊几乎是为了“吃”才留在台州的。

“我特别喜欢台州的海鲜,毫不夸张地说,这是让我留下来的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

因为爱吃,胡俊身边聚集着一群对食物颇为讲究的人。他们常常一起去买食材、动手烹调,然后围坐在一起,举杯畅饮,吃着美食谈着人生。胡俊觉得一切温馨又有趣,便拿起了手中的相机。最初,他只是把美食的制作过程拍摄下来,后来,他开始挖掘这些美食背后的东西。

2017年4月,“为了让生活更有味”,微信公众号“其味”诞生了。

透过镜头,胡俊以美食为表现,拍摄了形形色色的人和他们的故事,也找到了许多纯粹的味道。

在仙居公盂村,他拍了一支关于豆腐的视频。那成把的大豆被老人的石磨慢慢研磨成嫩白的汁,这样纯手工制作成的纯天然豆腐,吃上一口就能颠覆你的味蕾。“那味道,跟我小时候吃的我妈妈做的味道完全一样,市面上很难再买到。”

胡俊用镜头寻找纯粹的台州味道,也用镜头记录下消逝的味道。

做销售那几年,椒江葭沚是他跑得最多的地方。他走街串巷一趟,就得挨个儿跟路边小店的老板打招呼。老板们与他相熟,大多热情地朝他微笑招手:“吃饭没?来我家吃饭。”或是打趣道:“小胡最近交女朋友了没?”

葭沚拆迁,“一江两岸”的规划图贴在墙上,胡俊看到时,巨大的挖土机已经横亘在一片残砖破瓦之上了。这里,旧城拆去,新城即将诞生。他看着,觉得自己应该用镜头留下些什么。

那晚,他找到几个在葭沚长大的朋友,问他们,有没有独属于葭沚的美食?一个朋友说,葭沚有一位老人卖竹滚糕,那是他父辈就在吃的食物,自己更是从小吃到大。但老人年事已高,不常出摊,能不能遇上全凭运气。

胡俊开始一有空就开着车在葭沚转悠。几个月后,他终于碰上了88岁的卖糕老人郭仙桂。“我从1956年起,就开始卖竹滚糕了。一大盆红薯粉,一小碗红糖糕……做糕的工具是用竹子做的,底下的水烧滚,蒸汽冒上来,所以叫竹滚糕……”

那天,从早到晚,胡俊和团队跟着老人,整整拍了一天。

做视频时,胡俊总觉得缺点什么。他想了一夜,第二天带着航拍器,又花了半天时间把那时葭沚的全貌拍了下来,包括还没有拆塌的房子和还没有搬迁的居民……他把这些剪进片头,才觉得这支视频完整了。

一个美食,一个故事。

这是胡俊和他的“其味”赋予这座城市的意义。

责任编辑:陈玲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