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包在扁食里的小确幸

2018-10-09 04:25:02  来源:临海新闻网   作者:郭阳青

女儿说自己想吃扁食,我自己也爱吃,看到菜场里的梗豆上市,早就想着包扁食吃,这个顺水人情乐得送,于是就爽爽快快地答应,喜滋滋地上菜场去买食材。

包扁食的食材其实都是寻常之物,现在季节里的长梗豆、豆腐干、油泡、肉、虾皮,倘若有农家自己腌制的咸菜,也是心仪的选择。如果遇到春笋的季节,无非就是把梗豆换成了笋。

小时候家里包扁食吃最常见的是在熬了猪油的时候,外婆怕我们一伙馋猫把油渣吃了,总是说:“这个猪油渣我们包扁食吃。”于是这盘油渣才能放到包扁食的那一天。外婆会把油渣剁碎,往往这个活都是我包揽,只要是包扁食吃,多做些活我是诚心乐意的。

猪油渣不可剁得过于细碎,太细碎了据外婆说包在扁食里就吃不到肉的香味了,而且会让整个馅料吃起来糊口。猪油渣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是多么难得的好东西呀,以至于现在将油渣换成了新鲜的猪肉,我还是习惯将肉粒切得大一点,可以在一口咬下去的时候能咬到肉,吃出肉的味道来。然后买些豆腐干、油泡和一把虾皮,还有一大碗剁得细细碎碎的黄灿灿的咸菜。

外婆说馅料里油泡是最好的东西,等所有的馅料都炒好了,放入油泡它就会把锅里炒出来的些微汤汁都给吸收了,除了可以让馅料看起来干爽外,也把馅料的滋味收藏在其中,还可以让扁食包起来不容易破皮。于是,这样的做法也就深入到我的脑子里。

每一种食物做得好吃都是有讲究的,扁食好不好吃,实际上和馅料下锅的先后顺序、料酒酱油的喷洒时间都极有关系。油锅热了后放入虾皮,虾皮一经油,便释放了它小小体内蕴藏的丰富的海的味道,此刻要立马放进肉粒,在肉粒翻炒到变色前倒入料酒和酱油,肉粒吸收了酒和酱油的色泽,变得红润,此时肉和虾皮的香味,在酒和酱油的催化下,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神奇的令人垂涎的香味。

随后放入豆腐干粒,这个时候的锅里还有很多油,可以使豆腐干粒变得粒粒分明一些,再倒入梗豆粒,翻炒到梗豆粒由浅绿变成了翠绿时,再倒入油泡粒和细碎的咸菜。

这次,一如以往每次包扁食时,馅料还没有炒好,女儿就过来,说自己要尝尝馅料的咸淡,也不顾锅里的馅料有多烫,用小勺子舀起一口就往嘴里塞。问她好不好吃,她嘴里嚼着食物,从鼻子里发出嗯嗯的声响,只顾拼命点头。

炒好了馅料,等凉却一下后,我约女儿一起来包,女儿一勺馅料倒入到扁食皮里,一勺馅料送进嘴巴里,一边包一边吃一边含含糊糊地说着:“好吃好吃,香。”

看着她那副模样,想起小时候的自己也是如此,那时候的家里是不会纵容这样光明正大边包扁食边吃馅料的,于是就偷偷地,趁大人不注意的时候,一勺子馅料就塞进了嘴里,因为偷吃这一口极不容易,所以逮住机会一定是满满的一大口,然后扔下手里的活,跑外面咽下去了才乐颠颠地跑回来继续干活。

每每这个时候,外婆总是一个白眼给我,假装生气的样子,告诫我不能再偷吃了,再吃馅料都不够包了,威胁我如果馅料不够了就下扁食皮给我吃,这个时候我都是很老实地点着头,然后寻找机会又故伎重施。

扁食下了锅,水沸两次后就可以起锅,用漏勺捞起放进盘子里,端到餐桌上后备一个空盘子将扁食盘过去,这样盘过的扁食放多久都不会黏糊在一起。女儿喜欢蘸着醋和辣椒酱调制的酱料,配一碗汤水吃;我喜欢带汤的,放些韭菜、紫菜、虾皮,倒点米醋,汤汤水水一起吃;家里的先生很是奇葩,他喜欢将扁食煮得胀胀的,然后将包剩下的馅料拌一起,整个就是一碗面糊似的吃。

食物很有趣,如何搭配可以随心所欲,吃起来都能称心如意。可以变着花样地玩,给日常的烧蒸煎煮带来无穷的乐趣,与家人一起共享这样的乐趣,也算是一种人生的小确幸吧。

责任编辑:陈玲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