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又见“白糖客”

2018-12-04 16:47:29  来源:中国台州网   作者:潘岳军

“白糖要否,白糖清凉治咳嗽……”周末在家,忽然从小区墙外飘来了一阵阵叫卖声。听到那久违的声音,我急忙跑向阳台。往下一看,只见一老者推着自行车,边摇着“咚咚咚”的拨浪鼓,边沙哑地吆喝着,走向另一条小巷。

“白糖”是温岭人对它的俗称,它不是超市、商店里卖的那晶体状的白糖,而是糖果的一种,类似麦芽糖。我们又称之为“敲白糖”“笃白糖”。虽称之为“白糖”,其实它的色泽并不白,而是有些黄,但味纯甜香。记得童年时,那些挑着“白糖”担的老人,我们均称之为“白糖客”。

那时,我们乡下没有百货之类的代销店,只有经营香烟、黄酒之类的小店,那也只是比较大的村庄才有,小山村根本没有。那些挑着货担的“白糖客”是乡下最显著的商业象征。他们会隔三岔五地挑着两只硕大的竹箩筐,吱呀吱呀地走村穿户而来。

“白糖客”的前一只箩筐里放着一个漆着大红颜色的木柜子,里面分成许多个小方格,装着纽扣、绣花针、棉线、小镜子、洋锁等家用小杂货。在明晃晃的玻璃映衬下,里面的货物清晰可见。而另一只箩筐上放着一个铁皮盒子,盒子上装着一大块直径30厘米左右的圆形“白糖”,外面用粽叶包裹着。刮开粽叶,“白糖”就露了出来,那一刻,

足以让我们馋得直流口水。

“白糖”的黏度很高,只要一放到嘴里就把上下牙床都粘住,吃起来真是香甜无比。

每当“白糖客”来到村里,远远就能听到那“咚咚咚”的拨浪鼓声。紧接着的是“白糖要否,鸭毛、鸡肫皮、牙膏壳都好换……”的吆喝声。于是,我们这些在家闲着无聊的小家伙们便从各个弄堂里冒了出来,争先恐后地顺着那“咚咚咚”声音,奔向“白糖客”。此时,清静的村头小巷顿时就热闹起来。

那时候我们根本没有钱去买这些“白糖”,只得跑回家中,从各个角落里搜寻出那裂开大缝的塑料凉鞋,挤得一干二净的牙膏壳,锈迹斑斑的铁锄、铁耙,以及晒干了存放着的鸡肫皮、鸭毛等旧杂物,去换取一块“白糖”。

当我们手里拿着换取“白糖”的旧物时,“白糖客”就拿起一个厚铁片和一个小铁锤,先将小铁片放在“白糖”上,再用小铁锤轻轻地敲击小铁片。铁锤和铁片撞击的“笃笃笃”声,听得我们好焦急。那“白糖客”却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真像绣花似的。待脆软的“白糖”被敲开,我们迫不及待地拿起来,放进嘴里咀嚼起来。此时,“白糖”有点硬脆,嚼几下,就糯软了,一股香甜的糖水透进心头。那种幸福感,无法言喻。

乡下的“白糖客”是常来的,但是我们能拿去换“白糖”的东西并不多,也不敢去向大人们要钱买。只有少数几个父亲是“工作同志”的小伙伴才有钱买“白糖”吃。于是,许多时候,我们是眼巴巴地看着“白糖客”摆弄着小铁锤和铁片,无奈地听着“笃笃笃”声,眼巴巴地看着小伙伴有滋有味地咀嚼“白糖”。

离开山村已有多年,再也没听到那带着沙哑声音的叫卖声和“咚咚咚”的拨浪鼓声,再也没吃过那甜美而糯软的“白糖”了。

想不到许久未见的“白糖客”,却又在城区街头重现。这种感觉,真好。

责任编辑:陈玲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