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心理学家:如何解决父母和孩子的分离焦虑?

2017-11-06  16:23:03  来源:orz520.com  

 

文丨崔璀

--「你孩子上幼儿园的前几天,哭了吗?」

--「你问我?」

--「对,我问的是你,你哭了吗?」

写这篇稿子,我采访了几十位妈妈,只有一个目(私)的(心):想看看,在送孩子上幼儿园,应对所谓的「分离焦虑」时,别人家妈妈都是怎么哭的,又是怎么把这个时刻划到「过去」的。

对,你没看错,是「妈妈」,不是孩子。好多文章,都在教家长怎么帮助孩子应对分离焦虑。的确,小朋友从出生起,在他这「一生」中,都是与父母亲人相伴,头一次离开「姥爷陪姥姥喂,妈妈爸爸来哄睡」的环境,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呆就是大半天(我自己想想都吓死了),肯定要适应。

但我们这些当妈的,又何尝不要适应呢,毕竟,他在我们怀里长大,一点点,我们从来没有跟一个生命如此紧密过,一度,他的世界里只有你。

直到这个小家伙开始上幼儿园。

妈妈觉得,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松动了。有人说,「解脱了,终于有人把这个家伙给接手了」,但另一方面,我们知道,曾经握紧的手,松开了。

送小核桃去幼儿园之后,我跟同事说,幼儿园门口真是生态万千的地方,比如你可以看到一个打扮得体的职场精英,泪流满面头也不回地从幼儿园冲出来,一路走一路哭着给老公打电话:「明天我不来送了,我受不了。」

额前满是汗水,因为就在一分钟前,她推开了使劲要往她怀里钻的孩子。转身要离开的瞬间,孩子一把抓住她的手,动作之快,让她错愕,但老师又催了一句,赶紧走吧,否则更走不了。她顾不得多想,扒拉开孩子的小手。一直到走出幼儿园,她也还在想着,一个指头一个指头扒开的那个感觉。一个小朋友的力气,可以这样大,她从来没有想到。

「可见他当时有多恐慌。」想到这儿,一边开车,又一边忍不住流了一脸眼泪。

而就在十分钟前,她拉着孩子的手,一路跟孩子说:「幼儿园多好啊,可以学到很多好玩的东西。每个人都要上幼儿园啊。」

「你哭了吗?」我问了好多妈妈。

@菜老师,女儿4岁,图书编辑

「哭了啊,肯定哭了,送完她,回来的路上默默流泪。」

「直到现在,如果是周一我送她,看到她自己拖着那一大包被子往里走,还想哭!忍不住眼眶含着泪。 」

「你女儿已经上幼儿园快一年了。你哭什么…… 」

「那个被子啊,一大包,在家里的话哪舍得让她拿......然后到了幼儿园,就自己拖进去。你知道那个感受吗?大概会和将来看到她给别的男人做饭差不多吧。」

(将来她给别的男人做饭也是她爸哭啊,你哭个鬼…… )

菜老师问过我几次,你有没有哪些时刻会觉得「你怎么这么烦啊,烦死了,要不是生了你我现在……」「有时候我哄她睡觉啊,翻来覆去1个多小时,心里急死,有这点儿时间,我干什么不好!」

但是她看到女儿拖着被子的背影会流泪。

我在想,那些眼泪里,也许有一点遗憾,为了未来的自己:「我还曾因为她占用了我的时间而嫌她烦,但很快会有一天,她拖着行李,要去闯世界了。我想让她慢一点,她也许会跟我说,妈妈,我早就长大了啊!」

@美女姜,女儿5岁,自由职业者

说起送女儿上幼儿园,我一开始的心情就是「终于解放了,终于把人搞走了,啊哈哈」。她也一副很神圣的样子,感觉自己要完成什么重大使命了一样,一路上背着书包很开心,还很瞧不起那些门口哭的小朋友。

「然后呢?」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啊,她很淡定地就进去了。」

「然后呢?」

「然后我在门口还躲闪了一下,怕她看到我哭啊,我原来以为要做很多工作,要有什么生离死别的大场面,自己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打算安抚她。」

「然后呢?」

「然后,这位小姐姐在门口瞟了我一眼说了声再见就进去了。」

「我就感觉空落落的…在门口站着。搞得我有点焦虑,扒着铁门看了好久。心想,万一她进去之后哭着回头,妈妈还在。」

「然后呢?」

「然后,没有然后。我扒着铁门站了半天,发现自己很搞笑,摸摸鼻子,转身也回家了。一路上,很奇怪的感觉。那天我去接她,心想,终于接回来了,在幼儿园一定遭罪了,就一直问她开心吗玩得好吗有没有交好朋友中午吃的什么睡没睡觉尿没尿裤子…blabla一大堆。女儿看了我一眼:妈妈,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啊。」

……

在一旁听着的我,一边觉得全程无高潮真是让人焦灼,一边又羡慕地想,这就是传说中的天使宝宝吧?我砸吧着嘴。

然后,忽然意识到,如果我儿子这样淡定地步入幼儿园,没有大哭,没有不舍。我……可能会很失落,躲起来哇哇大哭:这个没良心的竟然不需要我呢。

这样一想,我似乎对小核桃的大哭产生了一丝谢意。

送他进幼儿园那天,他乖乖地坐那儿玩玩具,我想到父母与子女生来的缘份就是望着他的背影看他越走越远,然后哭了。现在说出这段话,竟然又流泪了。

当时我看着他坐那儿的小小背影,想到从此他就有一整天会脱离我的照看,自己应付同学、老师、吃饭、睡觉,然后就忍不住哭了。

后来,我告诉自己,停止对不安全的想象,信任我养出来的娃会有能力搞定这一切,信任我已经给他心里种下了「爱」,让他能自然地爱同学、爱老师,从而换来他们的爱,同时,告诉自己接纳,接纳孩子可能会被欺负,没被照顾到,等等。

然后?然后快乐的日子就开始啦。每天入园我俩一起边走边唱--孩子入园,毕竟让我轻松很多很多。

嗯,好像就只哭了那么一次。

@贝缇娜,儿子4岁,大学辅导员

这次我的印象还蛮深刻的,那天是孩子第一天去幼儿园,我们全家商量好了,要一起接,一起送,给孩子一个仪式感的东西。送的时候已经有点难过了,不过没有哭。

接的时候所有的孩子都在哭,我儿子居然没有流泪。

然后我就哭了。哭孩子,也是在哭自己。

心疼孩子,觉得他平时在家里特别会表达自己的情绪,高兴会笑,不开心会哭,怎么在幼儿园,变得这么隐忍。忍不住猜测,孩子是不是受了委屈,委屈得连哭都不敢了。

他的那种「乖巧」,让我心疼。

有一些眼泪是为自己流的。我很小的时候,还在上幼儿园,爸妈就离婚了。那个时候没人会提前去接我,最后一个被接走的一定是我,或者是等不到接我的人,最后被老师送回家。有了自己的孩子,心里就想,坚决不能让孩子再体会到那种感觉了。

但其实,那种感觉我已经忘了。

我第一天去接小核桃的时候,他正在看另一个小朋友接水。一歪头看到我,叫了一声「妈妈」!跑过来一把抱住我,「妈妈,我今天很想你……」话没说完,哽咽了。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小朋友会「哽咽」,他从生下来开始,饿了困了不高兴了,都哇啦哇啦哭到全世界都知道。

那天好像是一个分界线,他品尝到了一种束缚。他开始知道,有一些事情,不想做也是要做的,爸爸妈妈会陪着他哭一会儿,但是这一次,哭泣不会让事情有任何变化。

他哭了闹了发现再无退路,最后流着眼泪跟你妥协:「妈妈,你一定要早点来接我。我会很想你的。」

那种「清醒」,让我有点儿难过。

我认真采访了心理学家李松蔚,「你女儿上幼儿园,她会哭吗? 你会难受吗?」

他讲了很多,比如女儿第一天是懵的,第二天大哭,他讲了很多不舍,和自己的焦虑--他拍了女儿的食谱,仔细研究。那是他缓解自己焦虑的方法。

还有很多细节,我听得特别认真,然后都忘记了……难过的东西不可以记太久,这是我们的生存法则。毕竟,采访心理学家,我只有一个目的:

心理学家也搞不定分离焦虑啊。心理学家的孩子也会哭,而心理学家,也是会焦虑的。

父母这个身份,真的是人人平等。不管是搞得定多大的公司,不管你掌握了多少人际法则,不管你是多有办法的人。面对那个小家伙时,你心里会想,去TM的,让我再多抱他一下。

他软软糯糯,那么好看,那么好闻。

但这一天,你却要把他推出去。

即使你心里清楚,过不了几年,他再也不会跟你说,「我最喜欢跟你待在一起了。我只想跟你待在一起。」

其实我是知道的,借着孩子,我们哭了一会儿,是想心疼一下,自己。

责任编辑:林菽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