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儿童用药安全和精神健康 关注不能少

2018-03-14 12:37:56  来源:新京报  

儿童的健康成长与发展一直是社会高度关注的话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再一次强调“儿童是民族的未来、家庭的希望”。全国两会上,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就把关注的目光聚焦在青少年精神健康、儿童医保、儿童用药安全等方面。

关键词 | 儿童精神卫生

仅有2%儿童精神疾病患者就诊

在我国17岁以下儿童和青少年中,至少有3000万人受到各种情绪障碍和行为问题的困扰,每年超过25万青少年因精神心理问题而失去生命。数据显示,多达50%的成年人精神疾患是在14岁之前开始的,因此儿童青少年阶段是预防精神疾患的重要时期。

为此,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建议,应增加关于儿童青少年精神疾病的科研投入、加强对学校及非精神专科医生的知识培训,加大对儿童青少年精神健康服务的政府采购力度,“政府和相关机构可以政府采购的形式,引入社会第三方服务作为公立精神卫生服务的有效补充。”

方来英介绍,家长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往往更关注躯体疾病,忽视他们的心理情感需求,对精神疾病的认知也非常模糊,这直接导致实际到心理精神专科就诊的儿童青少年不到患病人群的2%-3%。同时,我国中小学心理专职教师也很匮乏,心理辅导人员与学生人数比为1:1000甚至1:2000,远低于美国的1:200/1:400,多数学校由班主任兼职心理健康教育工作,专业化程度参差不齐。

更值得关注的是,我国儿童青少年精神卫生专业人员奇缺。“美国每4名精神科医生中就有1名儿童精神科医生,经过全面培训和注册的儿童精神科医生达7000人。而我国精神科医生(含助理)共2.77万人,其中儿童精神科医师不足300人。这直接导致精神疾病的识别率低,很多孩子的精神疾病无法及时治疗。”方来英说。

方来英希望以立法的形式保障儿童青少年健康的权益,“目前我国还没有为儿童青少年制定单独的精神卫生政策法案,如果能用政策对家庭、学校、社区和医院综合协调,我国儿童青少年的精神卫生水平的提升可能会更有效率。”

关键词 | 儿童用药安全

对儿童用药建不良反应监测中心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羚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熊维政指出,儿童对药品的适应性要求更加苛刻,对药品的安全性要求更高,不合理用药、用药错误会造成药物性损害,甚至更严重。在医药工业领域,儿童用药投入大、产出低,由于缺乏法律激励和保障,儿童用药的研发缺乏后劲,商业回报较低,企业也缺乏足够的动力生产,经常出现投入与产出倒挂,导致儿童专用药少,随着二孩政策放开,解决儿童用药问题迫在眉睫。

全国政协委员、辉瑞中国企业事务部总监冯丹龙建议,应加快推动我国儿童用药法律法规的建立和完善,设置专门的监管部门加强对儿童药品研发生产的监管。同时,推进儿童用药安全的临床应用,并建立全国儿童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分析研究儿童的不良反应数据,实现数据的全国共享,及时反馈信息并更新说明书。此外,对已注册获批的产品,加强儿童药品疗效的观察、安全性检测、不良反应信息的收集和分析、健康风险评估,建立信息的发布机制、风险防范和处理机制,建立短缺药品监测机制,完善儿童药品储备。

关键词 | 儿童大病医保

乡村儿童急需大病医疗补充保障

“虽然现有的基本医保可以解决一部分问题,但儿童患病后的医保报销仍然限制诸多,因儿童患病导致家庭返贫的问题仍然很严重。”在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北京林达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晓林,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丁洁等共同呼吁,将试点的“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模型纳入健康扶贫政策,作为国家基本医保的补充保障,减轻儿童及其家庭的大病负担。

2012年,邓飞、王振耀、张泉灵等公益人士与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发起“乡村儿童大病医保”公益基金。截至2017年12月31日,公益基金已累计投入保费4700万余元,125万余人次的儿童免费获得了全国跨区域、不限病种、可带病投保且人均最高额度为30万的补充医疗保障。

丁洁、李晓林此次正是基于上述项目所取得的成效而提出的。他们建议,将“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模型纳入健康精准扶贫政策,为全国585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所有在当地参保参合的0-16周岁儿童提供“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比如可由国家财政、社会组织、地方政府等共同筹资,按照现有及优化的“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模型,以每年人均保费40元-50元的标准,为贫困县儿童投保商业大病保险,在基本医保及国家大病保险报销后,对剩余自费费用1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的部分进行报销。

目前,我国扶贫开发重点县儿童人口数量约为2500万人,要落实“乡村儿童大病医保”模型的全国贫困县覆盖工作,预计每年需要各方筹集10亿-12.5亿资金。李晓林建议,扶贫资金充足的贫困县可由地方财政拨款落实该项目,财力不足的贫困县可由国家设立专项扶贫资金,联合社会组织共同筹资落实。

关键词 | 母婴设施建设

公共场所要普及智能化妇幼服务

随着母乳喂养率的提升,公众对诸如公共场所母婴室之类的妇幼健康服务需求也越来越强烈。国家卫计委在2016年出台的《关于加快推进母婴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中,也提出“经常有母婴逗留且建筑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或日客流量超过1万人的交通枢纽、商业中心、医院、旅游景区及游览娱乐等公共场所,应建立使用面积一般不少于10平方米的独立母婴室,并配备基本设施。”

近年来,北京市一些企事业单位、商场、车站(机场)相继开设了母婴室,但由于公共场所所有权属、主管单位各异,缺乏统一牵头单位、系统规划和统一建设布置标准,很多公共场所仍处于“母婴室空白”。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计委党委书记方来英建议,由国家卫计委牵头,建立政府引导(规则和规范制定)、平台(行业)引领、社会力量多元参与的互联网+智能化妇幼健康公共服务平台模式,可以进行统一有序的资源盘点和整合,按照母婴实际需求的流向,合理均衡配置母婴室+妇幼健康公共服务+孕婴保健知识的资源分布,让群众享受到更贴心的妇幼健康服务。

责任编辑:林菽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