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饮食写作如何“以食见人”

2018-06-14 15:28:09  来源:深圳商报  

美国饮食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安东尼·伯尔顿在法国拍摄系列旅行节目期间猝世,令人错愕,唏嘘不已。安东尼·伯尔顿因主持美食旅游节目《伯尔顿不设限》而扬名国际,许多观众都跟随他的行走,认识了丰富多元的世界各地的饮食文化。他的《名厨吃四方》《厨室机密》等作品也同样被读者奉为美食宝典。

说实话,对于饮食节目或饮食图书,近十年来在国内并不少见。那些冠以“美女厨房”“私房菜”“食游记”一类的节目,无论仅是居于厨房一隅,还是遍寻四方美食,总是让人在视觉上大快朵颐。然而,层出不绝的节目、眼花缭乱的美食背后,究竟能令人“回味”多久,且要另当别论。也就是说,能主持的并不真懂吃,能吃的并不真懂做,能说能写的并不真懂饮食的真谛,有些能吃会道的实际上只是一种个人表演。

以研究魏晋南北朝史著名的逯耀东先生曾在《寒夜客来:中国饮食文化散记之二——闲趣访》一书爬梳中国饮食历史,里面提到清代词人、藏书家朱彝尊认为饮食之人有三种,一是哺餟之人,“食量本弘,不择精粗,惟事满腹,人见其蠢,彼实副其量为损为益。”一是滋味之人,“尝味务遍,或肥浓鲜爽,生熟备陈,或海错陆珍,奉非常馔当其得味,尽有可口”。一是养生之人,“饮必好水,饭必好米,蔬菜鱼肉,但取目前,常物务鲜,务洁,务熟,务烹饪合宜,不事珍奇,而有真味”。

按此说法,也许我们也可以将近年愈加流行的饮食写作简单归为三类:一是见过许多食物,知道样式做法,却拙于品尝,止于“大肚能容”而已。二是能吃能做,舌尖游戏于食物之间,知“物性”却乏“悟性”。三是能吃能做能写,见厨房,见食物,见自然,见众生。简单地说,只有通人性才能通人情,通人情才能通物性,饮食就是一门学问。在这门学问里,食物吐纳呼吸的有世俗人情,有喜怒哀乐,有爱恨情仇,柴米油盐串起了饮食的大千世界。

所以,国内文人的饮食书写诸如汪曾祺、唐鲁孙、周作人等皆有别蕴寄遇。为饮食赋予历史文化内涵的逯耀东先生说:“所谓饮食境界,就是由环境、气氛和心境开成的饮食情趣和品位。和饮食的精粗无关,也不是灯火辉煌,杯盘交错的宾主尽欢。”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还在台湾大学开设“中国饮食史”课程。

但是,饮食书写也不是一成不变。一个中西交融、兼收并蓄的饮食全球化世界慢慢地也呈现在人们的眼前。曾经开设博客“厨房里的人类学家”大受欢迎的饮食作家庄祖宜,认为近期中外饮食写作的重大变革始于安东尼·伯尔顿的自传性散文集《厨室机密》。她指出:“百家争鸣的状况下,饮食书写的内容愈发多元和接地气。一方面,脱离过去以抒发乡愁和人生游历为主的文人骚客风格;一方面,也打破吃喝玩乐、不学无术的刻板印象。新一代饮食写作有其专业性,从烹饪技法、科学、艺术、环境生态、政经产业,到风土人情,饮食成为探讨当代各类课题的一个切入点,蔚为显学。”

可以说,庄祖宜这段剖析为当代饮食文化拓宽了边界,让饮食书写与研究变成一门跨学科专业得以渐渐清晰起来。谈吃喝经不是名门世家的专享,不是身份的装腔作势,饮食文化里面有技艺,有交流,有思考,关键是像庄祖宜所说的:“总能在做菜和思考与饮食相关的一切事物的过程中获得慰藉和力量。”

责任编辑:林菽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