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控拜银匠的坚守:追求名号心就乱了

2016-05-13 11:02:53  来源:匠人志   孙晓东

- 前言 -

“一个好的摄影师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替屏幕前的我们看世界。”

得知要拍摄这个苗族银匠,我拨通了他的电话,“好啊,那天我正好在贵阳参加展会,下午还得参加一个房地产的雅集,我们展会上见好了,晚上一起回村里”。好吧,还挺会做买卖,我心里想这应该是个脑袋活络的手艺人。下了飞机,到了机场边上的民族工艺展会和龙太阳碰上头,下午去了一个高档会所,龙太阳说他的手工银器很是搭配有钱人的古琴和古装,只有这样搞才有市场。直到傍晚,我跳上他为接待客人刚买的面包车,心想终于可以干正事了。

龙太阳是此次我要拍摄的苗银匠人,他所在的控拜村被称为银匠村,就在黔东南著名的西江苗寨附近,可大多数人却没有听过,2006年它才和周围几个村子被列为首批苗银锻制技艺非遗名录。

他们这个村子之前大部分男人都是银匠,并且祖上传承了多代,经常翻山越岭给周围的苗寨打造银饰。在经历了八十年代锌白铜的仿真银器风潮后,真正的银器手艺却逐渐失传了,直到后来干脆被模具取代了,市场上都是粗制滥造的仿银饰品,直到最近,纯手工纯银的传统银饰工艺才逐渐复兴,龙太阳便是这其中的佼佼者。

一路上为旅游而修的公路路况极好,不断有人挥手搭车,龙太阳一概不理,说他虽然开黑车能挣钱,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是这个活儿帮他维持了生计,但只接受熟人预约,现在抓得太严了。他已经把家里改造成能吃能住能体验的乡村工作坊,换了新车也是为了接体验者和游客用的。

到达控拜村,典型的依山而建的苗族木结构建筑村落,拖着行李沿着窄窄的台阶进入他家,龙太阳小心的打开工作坊的门锁,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几排展示着银饰的橱窗,这无疑是销售区域了,再往里走,就是他的工作室兼体验坊。这一路从省城到村里,我听的看的全是他的生意经,没听他说几句对手工银饰的热爱坚持之类的,随后的两天,我一边拍摄他手工打造一件银饰,一边听他娓娓道来,个中缘由逐渐得到了解释。

龙太阳父亲去世的很早,他一手的打银技艺也因仿银和模具的冲击而无处施展,几年前也去温州闯荡过,现在国家重视非遗手工艺,也有人建议他去参评州级升级传承人,他觉得路子不对,一味追求名号心就乱了,天天嚷嚷着传承保护,但只有手工银饰有销路,能靠这个挣钱养活自己,才是真正的传承和保护。

他没有像其他银匠那样把店铺开在城里,他决心要守住控拜村,靠他的手艺和服务吸引人过来消费,他的理想是把控拜变成像西江苗寨那样有名声、但更有特点的寨子,让在外漂泊的银匠们都回来,让银匠村再次活过来。为此,他已经发起了“控拜银匠协会”,希望团结更多的银匠手艺人为此努力。

说着聊着,我看着龙太阳拿出一块几斤重的银锭,不断捶打锻制成手指粗的银条,再通过孔洞由粗到细的铁板,拉成几毫米细的银丝。这一块完全拉成银丝得有几公里长吧,龙太阳说。

在经过掐、填、攒、焊等极其精细的手工工艺后,一只灵巧精致的蜻蜓胸针在他手里逐渐显现。

浏览龙太阳的展示橱窗,发现传统式样之外,更多融合了现代设计的元素。“不算银丝的准备,一天我只能做一只蜻蜓胸针,总是守着老的样式没人买啊”,龙太阳说他的设计都是来自身边的灵感,这只胸针就是飞进他工作室的蜻蜓给他的启发。

最吸引眼球的是一副戴在假模特胸上的银胸罩,“我老婆夏天干活太累了,经常汗流浃背不舒服,我就给她量身打造一副银的,舒服又凉爽”。

他的“太阳银工坊”不断的吸引个人和团体来体验参观,在他的带动下,几户银匠搬了回来,“例外”今年还找他合作了银饰配饰,看来这个银匠不会太孤独了。

 
责任编辑:骆亚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