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40岁运动员爱上爆改老房 5000元改造最美寺庙火翻天

2017-10-11  09:53:16  来源:家居装修知识网  

这两年忒流行一个词,叫“斜杠青年”,意思是一个人拥有很多不同的技能,趋近于全才。

我们今天要介绍的这个半路出家的设计师,虽不能说是全才,但确实一个对运动和建筑设计同时有着极致天赋的人,他叫高鲁东。

一个人的职业跨度可以有多大?做一份能挥洒天分的职业,有多重要?建筑设计师高鲁东的人生,极好地回答了这两个问题。

高鲁东原本是个运动员,在他40岁那年机缘巧合成为了和原先职业八竿子打不着的建筑设计师,并且,那时的他可从未学习过设计。

据说,不管是多么破烂坍塌的老房子,甚至是牛棚猪圈,只要经过他的妙手,都会变成独具韵味、触动人心的居所,不失老宅的味道,又适合现代人居住。

更神奇的是,凡经他手改造或新造的房子,往往成为自带流量的目的地,原本偏僻破旧不为人知,改造后不做宣传却人流如织。出自他手的房子的吸引力,一点儿也不比流量明星差!

他改造的房子,真的有那么美吗?

高鲁东是运动员出身,三十多年前是中国皮划艇国家队运动员,参加过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后来成为国家队教练。职业巅峰时从体制内辞职,放弃让他风光无限的名誉地位。将近40岁,半路出家,开始了作为建筑设计师的生涯,并且,他从未学过建筑设计。

没想到,他在建筑设计上发现天分所在,因此焕发出更大的光彩。无论是多么破烂坍塌的老房子,甚至是牛棚猪圈,被他改造后,都会变成独具韵味、触动人心的居所,不失老宅的味道,又适合现代人居住。

老房子的寿命,亦得以延长。更神奇的是,凡经他手改造或新造的房子,往往成为自带流量的目的地,原本偏僻破旧不为人知,改造后不做宣传却人流如织。

杭州大清谷、大理寂照庵,莫不如此。人们说不出他造的房子哪里好,却甘愿一去再去,想要住在他改造过的民宿和禅房里,感受空间抚慰人心的能量。

作为建筑设计师,高鲁东崇尚”最高的设计是没有设计”。而大半生的经历正应了一句话,”最精彩的人生是没有套路的人生”。

高鲁东对于抽象的数字与现实空间之间的对应关系把握得极准。盖房子的时候,房顶做多高、窗户留多宽才能达到想要的审美效果,他不用做图就可以随口说出来。做出来的实际效果若有差池,他一眼就能看出。

高鲁东的爷爷是书法家,或许是从小耳濡目染地练习,他对于书法具有极强的敏感。多年后,他已是建筑设计师,将大理的寂照庵改造完毕,见一面 墙壁 留白太多,用刷子提笔便写了一个“禅”字,一气呵成,成为寂照庵里极为引人注目的一处存在。

除了天份与从小的书法练习,高鲁东小时候生活的环境,也带给他极大的审美影响。他曾跟随父亲在黄岩的路桥机场部队大院生活了很多年。那是民国时期欧洲人建的军用机场,房子全是欧式风格,由石头建造,极富古意。

当成为建筑设计师后,很多灵感都会从儿时的记忆中迸发出来,那是一种经过时间洗刷后,富有生活气息的建筑想象。

他从不追求看起来高大上、很炫目的设计,花岗岩、水晶灯、一整面的大玻璃,这些富丽堂皇的效果他不会做,却会保留院子里本来就有的井、屋顶上古旧的瓦片、墙壁上的斑驳……

古老的房子、书法、对宋明山水画的研习,融汇成他建筑中的“侘寂”之风:不追求花哨浮躁之物,静心于不加雕饰的质朴单纯之美。这样的风格,也几乎贯穿在他所有的建筑作品中。

大理的寂照庵,极能体现高鲁东的设计风格。那时,他已将建筑设计作为自己一生的职业。与人合作开发杭州大清谷时第一次尝试设计房子,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后,他获得了成为建筑设计师的入场券,此后越来越多的人找上门来请他设计。

在大理,为了给自己和家人造一处理想的住所,他动手改造了很多老院子,既有洱海边的观海之院,也有苍山下安静隐逸的老宅。

但他却一再陷入自己带来的怪圈:无论在哪里,他选中的地点、改造的院子,总是会从偏僻之所变成喧嚣熙攘的地方,以致宁静消失、房租上涨、房东想要毁约……

他不得不像个流浪者一样,每隔几年便往更偏僻的地方去,找更破旧的院子改造,并把外观造得隐蔽、不易被人发现。作为公共建筑的寂照庵,也重复了这样由偏辟到火爆的命运。五六年前,他和妻子去爬山时走错路,发现了寂照庵。那时的寂照庵还是一个破落冷清的地方。

高鲁东和住持妙慧师父聊天后,得知她有改造院子的想法,便无偿地接了下来。改造的全部预算只有5000块,工人的工钱还得先赊欠。就用这5000块钱,高鲁东改造出被称为“中国最美寺院”的寂照庵。

改造所需的绝大部分材料,要么就地取材,要么捡废弃之物。盖茶室的大石头是从附近的山里背来的,壁炉上的瓦片是老房子里捡来的,做蒲团的布是他家里铺床剩下的……“只有两把椅子是买的,也就百八十块,其它都是就地取材,利用原有的东西改的。”高鲁东说。

每一次造房子,改造之前他会去那里坐很久。

“一个人在那里呆着,抽烟,观看,感受早晨的阳光、傍晚的阳光,它的风,它周围的树。想象如果让我在这里坐的话,我会不会坐。如果我不想坐下来,别人也不会坐。”

“寂照庵在半山上,人们爬上来很累,上来后就可以坐在这里喝喝茶、歇歇脚,所以就利用了很多小空间,让人们来了可以坐下来喝茶看书。”

现在,与自然紧密相连的寂照庵,几乎让每一个走进来的人惊叹:在这个山高树茂、风摇影移的地方,竟然有这么美、这么静寂的小院子!口口相传中,寂照庵从冷清变得热闹,成了大理的地标。

很多人喜欢这里,喜欢它的自然舒适、不落痕迹。似乎可以坐在任何一个角落,听风听雨,听松涛阵阵,不愿离去。很多人因为它的美,了悟到修行的另一重含义。

建筑系的学生来大理,也会在老师的指引下,将寂照庵作为考察对象。它体现了高鲁东一贯的设计思想:“最高的设计就是看不到设计的痕迹,大道无痕。”和“一个建筑在那里,要让人感觉它本来就在那里的,是有生命力的。”

如今,已经57岁的高鲁东依然忙碌,找他做建筑设计的人很多。而他一直在寻找一个儿时便梦想的地方,“依山傍水的山坡上,前面有蜿蜒的溪流,视野开阔,我就在坡上盖一座房子。房子不大,再养一群狗。”他说他一辈子都在追寻这个梦想,但直到现在还没有实现。

责任编辑:林菽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