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国内智能家居头部公司大多在杭州

2018-10-08 11:46:48  来源:hangzhou.com.cn  

控客展厅,专门为外商设置了体验区。

涂鸦智能的灯阵成为汉诺威消费电子展一景

“这首曲子简直太棒了,它的词曲作者是谁?”“谱曲的人叫冼星海,是中国的贝多芬。”“他的作品令人激动。”“是的,就像是中国制造。”

这段对话发生在刚结束不久的汉诺威消费电子展上,对话双方是涂鸦智能市场和战略副总裁那竞丹与一位德国记者。这首《黄河大合唱》是那竞丹特意选的,激昂的旋律配合智能灯阵的灯光闪烁,成了展会一景。

《黄河大合唱》用一小段旋律就俘获了德国人的心,涂鸦智能前后用了近3年时间才将自身打造成为面向全球的智能化平台。

也是在2015年前后,杭州一批智能家居企业开始崭露头角。他们有的从传统制造转型过来,有的出生就带着互联网基因。站在万物互联的风口上,即使全球贸易形势紧张,也阻挡不了他们参与重构全球智能商业版图,为中国制造插上智能的翅膀,飞向价值链的更高处。

杭州诞生了一代“牛插”

在怀居照明的办公室里,灯泡是最常见的东西,创始人马越波和它打了20多年交道,从白炽灯到LED灯再到现在的智能灯,不计其数的灯泡经他手销往国外。在展会上大放异彩的灯阵,也由他们参与研发完成。

然而,三年前的这个时候,马越波一度有了提前退休的打算,因为传统照明出口竞争太激烈,似乎再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当时,刚好有个美国客户上门,想要一款带Wi-Fi功能的灯泡,让他想起一家名叫涂鸦智能的创业公司。

2014年年底,阿里云第一任总经理王学集离职创业。在考察完长三角和珠三角的智能硬件生态后,他决定搭建一个智能硬件一站式服务平台,取名“涂鸦”。他们找到怀居,希望在照明领域打造一个样本。

那时的照明行业,已经开始智能化的探索。2014年初,飞利浦发布了一款名为Hue的智能灯泡,可以用手机来做一系列智能化控制。一个网关加上三盏灯泡售价200美金,只有极度狂热的发烧友才愿意尝试。

和涂鸦团队再次碰面后不久,马越波就决定和他们联手,拉上熟悉的工厂做一款智能灯泡。这个相当于“第二次创业”的选择,让他的事业迎来了大转机。

涂鸦创立的那一年,同在杭州的控客科技完成了更名,旗下的小K智能插座成为当年国内智能硬件众筹领域的现象级产品。到了第二年,小K第三代产品在淘宝众筹上首秀,众筹金额很快突破了2100万。杭州诞生了一代“牛插”的说法不胫而走。同样因为智能插座众筹在业界小有名气的还有位于滨江的Broadlink(博联),他们的起步时间更早,并很快对外输出智能模组和解决方案。

智能灯泡卖进了沃尔玛

在控客创始人林立眼里,2013-2015年是国内智能硬件的躁动期,智能家居更是被视为下一个风口,只不过高潮来得快退得也快,“现在,国内智能家居的头部公司大多都在杭州。”

他的这种感觉产生于2017年初。当时三星、谷歌、亚马逊、华为等公司在国内寻找智能家居的合作伙伴,杭州已是必经之地,生产单品找控客和lifesmart,寻求平台化合作找涂鸦智能和博联,还有一批各具特色的智能家居公司,像是主攻智能面板的鸿雁电器,比谷歌更早做智能音箱的Rokid等。

林立也分析过其中原因,“深圳虽然背靠华强北,有比较成熟的硬件产业链,但智能家居不光涉及硬件,还需要软件和云服务的配合,这点杭州更有优势。另外,深圳团队更喜欢‘短频快’,而智能家居是条长赛道。”

2016年初,怀居和涂鸦合作的智能灯泡销往美国。马越波也开始在网络推广时加入“智能”相关的字眼,没想到效果出乎意料的好。“许多是行业里知名度非常高的公司,原先想都不敢想。”美国上市公司CREE在照明芯片领域占绝对主导地位,收到他们的邮件时马越波整个人都是蒙的。

与2014年飞利浦智能灯泡曲高和寡不同,2016年以来,包括苹果、亚马逊、谷歌等在内的科技巨头都加大了在智能家居领域的投入。在没被看好的情况下,亚马逊的智能音箱成为爆款,语音控制技术的成熟也使得智能家居有了更简洁的体验。

去年年底,通过进口商,马越波的智能灯泡在沃尔玛超市上架,到目前为止销量突破了50万个,一举打开了北美市场。控客在最新打造的智能家庭体验区,专门开辟了面向海外采购商的展示区。目前,他们旗下的各类智能单品在亚马逊海外平台上广受欢迎,每个单品年销量稳定在70万-80万台,并已经和亚马逊、谷歌等巨头合作,产生了数千万元的订单。

在国外进口商身上,涂鸦智能联合创始人杨懿看到了积极的变化,“去年这个时候,进口商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拿一些样品看看。今年,他们已经非常急迫,对产品的需求也更明确,谁能做就要谁的。”

更别说以亚马逊为代表的科技巨头,他们急需各种各样的智能家居产品加入到生态里,扩充使用场景。而生产和研发的任务,不出意外地落在了中国企业身上。

主导全球物联网浪潮

事实上,正因为中国制造的加入,才使得智能硬件的价格和使用门槛逐步降低。虽然马越波认为,随着国内越来越多的厂商加入到智能灯泡生产领域,先行者的红利会慢慢减少,但就眼下而言,智能化对于产品价格的提升十分明显。“原先的LED灯泡售价可能只要1美金,智能灯泡的售价可以达到10美金。”

从涂鸦智能的实践来看,和怀居的合作可以复制到众多领域,只要相关制造企业能够找到用户的痛点,想办法用智能化解决。比如咖啡机,智能化能根据不同咖啡所需要的冲泡工艺,调节水温和水流大小,让普通家庭也能用简单的方式做更好的咖啡。微波炉可以根据相关菜色调节输出的功率和加热时间。

杨懿介绍,目前涂鸦已经在照明、安防、电工、白家电等8个主流领域积累了一系列的解决方案,相关工厂可以自行挑选进行合作,免去了自我研发需要的昂贵成本。“像咖啡机这个案例,如果企业自己研发,从软件做到云服务,投入至少百万以上,几乎需要孤注一掷。而现在,只需要几万块钱,代价很低。”

除了涂鸦,控客科技和博联也在向外输出智能化解决方案。今年年内,博联会实现3000万台的智能模块出货量,智能单品出货量也将突破500万台。中国更复杂的用户需求、更实用的软件人才,以及不断提升的云计算技术,让这些带有互联网基因的团队比国外同行跑得更快,而他们积累的经验和技术正在赋能大量传统制造,抹平其产品智能化升级过程中出现的鸿沟。

“这轮全球物联网浪潮毫无疑问将由中国制造主导。”这是涂鸦智能得出的结论。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林立的支持。控客计划在今年年底向美国输出全屋智能解决方案,涉足家装市场,获取更高利润。除了智能化目前可见的红利,林立还强调了数据的重要性:这可能是手机之外,中国制造能够收集全球用户的数据,就像苹果和谷歌一样,虽然不如他们集中,但已足够能挖掘有价值的信息。

责任编辑:林菽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