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视频监控孩子上课 六成五家长不赞同

2017-09-28  15:16:58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刘晓星 林霞虹 梁惠敏

超九成学生对家长监控课堂“反感” 称被家长监视的感觉很糟糕

老师:远程监控可能不利于亲子关系 也会影响学习的内在动力

如果你的孩子在学校里的一举一动,你都可以通过视频监控看到,你愿意看吗?如果你的一举一动都被父母通过视频看在眼里,你愿意接受吗?

日前,一位网友发微博称,家长可通过教室里的摄像头看到孩子在班级里的画面,引发广泛关注。此举是否侵犯学生的隐私权?孩子在学校和课堂上的表现,是否有必要处于家长的监管之下?本报记者就此开展网络调查,逾六成受访家长表示不赞同,认为“孩子也有隐私”;而有92.86%的学生都表示反感,希望家长能尊重他们的隐私权。

家长可查看班级监控引热议

日前,博主“阿骀”在微博报料称,上周儿子学校收了家长100元,给了摄像头账号密码,在手机上下载一个软件,输入账号密码就可登录查看儿子班级的监控摄像头,可以看到孩子班级内的即时画面。

此微博一石激起千层浪,许多网友讨论学校此举是否侵犯了孩子的隐私。一名网友说,自己上学那会儿,爸妈去学校开个家长会,他都会觉得压力大。反观现在的孩子,除了各种各样的家长群、班级群,还有摄像头监控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那种感觉很不舒服。但也有网友表示,视频监控可以了解孩子在学校里学习、生活的表现,发现孩子上课注意力不集中等问题可以及时教育纠正,而且也可以监督老师。

据了解,目前广州的中考、高考考点都实现了考场的远程视频监控,也就是说,广州许多的初中、高中均具备视频监控的条件。越秀区某中学一位老师表示,监控不仅在中考、高考时启用,校领导也会通过视频监控抽查老师教学和班级管理的情况。但是,从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目前广州的中学极少将视频向家长开放。

相比之下,小学教室内安装监控视频的情况不多,许多小学并不具备视频监控条件。

家长 监控上课也难阻孩子神游

日前,广州日报就相关问题展开问卷调查,在受访的117名家长中,三成家长赞成通过班级摄像头查看孩子在校的实时情况,六成五的家长不赞成,认为孩子也有隐私,家长不应过多干涉。

高一家长翁女士表示,不愿意时时刻刻盯着孩子。“除非女儿生病了,或许我会想看看她上课时能否坚持得住,会不会睡着了,但这是很偶然的情况。”翁女士认为,自家孩子是什么情况、上课能否专心,家长应该都是心中有数的,没必要通过看视频来了解。“我好好完成我的工作,孩子好好学习,大家各自干自己该干的事儿。如果我哪天对孩子说,上午看到她上课不专心了,保不准孩子会反过来说我上班光顾着看视频监控她,这也是不专心的表现,到时我还真是无话可说,除了给孩子做了个坏榜样,没有任何实际帮助。”翁女士说。

初一家长景女士则表示无所谓:“我不会要求学校给我们看,但如果学校要我们交一点钱,对家长开放,我也没有意见,但肯定不会时时看,有空就瞄两眼。”景女士表示,适当关注孩子在学校里的状态并没有什么坏处,但发现问题后,沟通的时候还是要讲究策略。“我会跟他说是据老师反映,不会告诉他我是通过视频看到的。青春期的男孩子正是叛逆的时候,肯定很反感时时刻刻被父母盯着。直接告诉他会影响亲子关系,他会觉得爸爸妈妈监视他,不信任他。”景女士说。

六年级家长陈女士则笑言,看了视频也没什么用。“视频监控也不能看近景,就算看到小朋友老老实实坐在座位上,也无法阻止他思想神游。”她认为,小朋友也是有隐私权的,不应该被监视。至于小朋友被欺负、磕磕碰碰之类的事,这是孩子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他们自己应该通过一次一次的教训,学会如何注意安全,如何处理人际关系,家长没必要过分紧张,甚至通过视频监控来干预。

相比中小学,不少幼儿园家长,尤其是小班的家长,对视频监控持欢迎态度。“如果有视频监控,我肯定更加放心。”家长车先生的儿子今年上中班,时不时会这里磕了、那里碰了。孩子年纪小,经常说不清楚是怎么受伤的。“我都不知道他是被别的小朋友打的,还是自己磕碰的,所以也很难向老师反映。班上那么多孩子,老师确实照顾不过来。”车先生说。

学生 内心是拒绝的,也会觉得很烦

对此,孩子们是怎么想的呢?从问卷调查结果来看,几乎所有学生都对此表示反感,称被家长监视的感觉很糟糕,只有一名学生表示无所谓。

天河外国语学校高一年级的一位女同学表示,向父母直播自己的一举一动,从内心来说她是拒绝的。但假如一定要直播,那就随它去,自己该干吗还是干吗。“其实我们平时上课也没有做什么特别出格的事,顶多就是跟老师互相调侃一下,跟周围的同学打打趣,偶尔会睡着了。就算我爸妈看到了,也就是摇摇头、叹叹气,也不会太生气吧。所以,如果非装不可,那就装好了,我当它不存在。”这名女生说。

初三男生天天则直言,如果要把自己每天置于摄像头之下,他会觉得这件事“太荒唐了”。“这明显侵犯了我们的隐私,而且我们也会觉得很烦,根本不会有任何正面作用。如果学生真的不想学,哪怕天天坐在座位上看书,也还是学不进去的。”天天说。

六年级女孩朵朵同样表示很反感。“一百个反对,这侵犯了我个人隐私。而且,老师如果管不好课堂纪律,还要拜托摄像头来管,让爸爸妈妈远程看着,这不是显得老师很没有责任心么?”朵朵说,她不会因为摄像头变老实,相信其他同学也不会,所以摄像头的作用实在有限。

老师 孩子一直被家长盯着就如始终张着的弓

广州一所著名高中的李老师表示,目前家校沟通还是比较顺畅的,学校并没有也不需要将孩子的在校情况向家长“视频直播”。如果说进行实时监控是为了掌握孩子在校安全的话,那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是为了监督学习或者行为表现,那作用就比较有限,甚至容易起到反效果。“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对于孩子来说,一直暴露在家长的目光下,就如一张始终张着的弓。每个人都会有疲惫的时候,别说十几岁的孩子了,大人都会如此。如果你做每一件事,旁边都有一个人盯着,其实很影响主观能动性的发挥。”李老师还表示,这种远程监控可能不利于亲子关系,也会影响学习的内在动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她是不赞成家长对孩子在学校的行为实施视频监控的。“学习最理想的状态是‘我要学’,安装家长手机监控等于变相灌输给孩子‘要我学’的概念。”李老师说。

广州第一商业职工幼儿园园长周敏贤认为,从家长的角度来说,手机视频监控能更好地了解孩子在园内生活学习的情况,通过监控对幼儿园的工作更加放心及信任,但这不能作为家长对幼儿园信任评价的唯一方法。从幼儿园的角度来说,监控的设置某种程度上也是对老师的一种保护,如果有家长投诉,可作为事实依据提供给家长。但这种做法也存在弊端,同一个视频,看的角度不同,家长可能会产生不同的看法。例如老师的某一项教育行为,有的家长看了会认可,有的家长却会否定。从老师的角度来说,想到家长看着监控,教学压力会增大,某种程度上可能会限制老师的教学活动和教学方法。“如果幼儿园将视频监控作为重要甚至是唯一的管理手段,那这是教育的后退。家长多一些包容、理解,老师多一些爱心、责任心,彼此信任,家园共育才能取得良好成效。”周敏贤说。

律师:或侵犯隐私权

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麦冬致律师表示,如果学校在教室内安装摄像头,这个行为本身是没有侵犯学生隐私权的,因为这是学校在履行公共场所、教育机构的安全保障义务。但是如果把监控信息开放给家长,则有可能侵犯具体的某位学生的权益。例如,有一些没有交费看视频的家长,这意味着他对这种监控行为是不认可的,但他的孩子的一举一动,却开放给了交费的家长,这个孩子的隐私权可能受到了侵犯。由于目前我国对于隐私权的界定不明确,因此只是存在侵犯的“可能”,而不是“一定”。

教室虽然属于公共场所,学生在教室里的所作所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公开行为。但值得注意的是,学校把视频监控的内容发布给部分家长,存在信息被滥用的风险。

责任编辑:张舒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