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晚清外交界有很多“刘姥姥”——评《海客述奇》

2017-10-23  10:33:3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赵青新

刘姥姥进大观园,初见自鸣钟,“当啷”异响,吓了好大一跳。不怪她,人之常情。换了满腹学识的老爷们,猛然接触迥异的生活环境,难免也是要闹出些笑话的。比如,晚清的那些知名外交家,当年出使欧洲的情形,与刘姥姥差不了多少。

同治七年(1868),蒲安臣使团访英。期间,副使志刚写了万兽园见闻录。他称赞狮子“气象雄阔”,描摹长颈鹿、犀牛、袋鼠等长相奇特,河马被批为“极蠢物也”,海狗表演让他极为惊讶。这些动物皆为他平生仅见,天南地北齐聚一园,而他尚且觉得英国的万兽园仍很不足,竟然没有中国传统中的“四灵”,即凤凰、麒麟、寿龟和神龙。

光绪三年(1877),郭嵩焘担任首任驻英公使。郭大使爱写日记,后辑录为《使西纪程》。这书很不错,记下了海王星、光谱实验、化学反应、西医治疗等。当然,出自中国文人的理解未必靠谱,错谬肯定不少。如,英国化学马格里的介绍,据今人的常识判断,说的应当是元素,郭大使却只能以金木水火土的五行说来解释。

伦敦邮政总局巍然屹立。华国人员纷纷造访,留下了很多文稿。大楼固然堂皇,不可捉摸的电波流动更显奇观。王韬盛赞“济急传音,人咸称便”;李圭在其出版的《哀荣录》里特别刊出了他记录的摩斯电码;郭嵩焘说它“鼓弦纵谈,六十里如在左近”,了解电学原理之后,郭氏即预言,“计一二十年后,各国皆当用电气,照路灯无复可用煤气者矣”。

以上逸闻,详见于复旦历史学者吴以义的《海客述奇》。叙述“中国人眼中的维多利亚科学”。英国是当时欧洲科学繁盛之地,又是最早打开中国国门的列强,“西学东渐”兹事体大,吴以义选了个好的切口——十九世纪下半叶的清廷外交官。他们是当时有条件最早开眼界的华人,并且大多有著作留世。吴以义搜检其间,纵横穿插,点睛略评,对比分析,有了这部虽然薄却紧凑有趣的,以普及为目的的“大家小书”。

其中引郭氏最为详尽。相比大多数人之走马观花,郭嵩焘实实在在做了许多研究。他意图把自己的所见所学引入国内。很可惜,他对西欧政治修明的褒扬惹怒了朝廷,他对科学之推崇被定性为歪理邪说,他和外国人的交好更被指斥为“卖国”。四面楚歌,郭嵩焘称病奏请致仕,隐居乡村著书授课,其遗作扉页题词,“流传百代千龄后,定识人间有此人”。

作者以郭嵩焘为重心,突出了第一批先行者的两难处境。清朝以闭关锁国为本,奈何列强所迫,不得不通关友好,派驻外交既是条约要求,当时也有几分学习之意。因此这批出去的人都是精挑细选,学问拔尖的,先前和洋人多少打过一些交道。清史有过一段“同治中兴”,与洋务运动须臾关联,希图“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富国强民,但是,中学之弊既无法清除,西学之新定然无法勃兴了。这些有价值的外交官手札,起不到“唤民智”的效果,纷纷成了“海客述奇”式的笔记怪谭。“赛先生”到中国,还早。

另一方面,作者并不停留于中国人的视角,处于外部的观察陌生且短暂,有很多偏差。纠偏的办法,须了解完整脉络。比如,前文所述的“万兽园”例子。志刚只当作游玩,然而我们现在去看,就要知道万兽园之所以建立,这是林奈分类学和达尔文进化论的成果,跟中国式皇家御苑的玩赏性质截然不同。本书的章节标题取的也有意思,以“洋泾浜”英语分别对应天文台、皇家学会、化学、邮电局等,隐露身份的暗喻和善意的淡嘲。

最后,我补一个小故事。据说,李鸿章访英时看了一场足球赛。他看来看去,只觉莫名其妙,就说:“这么多人,追着一只球跑来跑去,有啥意思?”又说:“为什么不雇些佣人去踢?居然还要老爷亲自上场,回头伤风感冒可就不妥了,谬矣哉,谬矣哉!”时至1896年,清光绪二十二年。你看,都到这会儿了,还有“刘姥姥”在咋咋呼呼呢!

台州市图书馆馆藏信息:普通文献借阅室(一) G301/W900

责任编辑: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