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孙敏瑛小说集《暗伤》:随风拂来的记忆

2018-01-08 10:58:3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孙敏瑛左手散文,右手小说,她的散文作品几乎每年在国内顶尖散文杂志《散文月刊》发表。

本书收录的是孙敏瑛从2005年开始到2016年的十余年里创作的几个中短篇小说,所涉及的内容宽泛,有描写城市边缘人生活的《独来独往》《蓝的火》,有描写年轻人之间美好情愫的,如《窗外的阳光》《香水百合》《风中尘埃》《我依然在这里》《弯月下的歌谣》,更有描写了生存的恶境的《暗伤》《女人》《梨花朵朵白》。我知道人生并非只有花好月圆,无论成人,还是孩子,无论在乡村,还是在城市,时常要面对生活的暗礁。在人世间默默前行的时候,总会与忧伤、欢喜、宁静、期待、寂寞、荒凉……不期而遇,诸多的滋味缠绕于心,被向来“低调”的孙敏瑛写成文字记录下来,这就有了这些五味杂陈的小说。

“限于篇幅所限,我就挑了10篇进入这本集子里,所选小说,除了《我依然在这里》,其余皆在《青年作家》《清明》《雨花》或《青春》杂志上发表过。”孙敏瑛说。

据介绍,小说集《暗伤》中有几篇小说,在杂志刊登后得到了评论家很高的评价,其中中篇小说《女人》被2013《浙江文坛》作为当期“2013年浙江中篇小说述评”。

农村始终是中国当代小说描述的重点领域。我们看到,农村也充满着改革的新气象。孙敏瑛的《女人》写的是农村两个新媳妇的事。韩晓蕙是小镇人,金彩云则是另一个村子嫁过来的。两个人在嫁过来的路上就开始有了矛盾。由于金彩云的哥哥是地方一霸,让她也很霸气,尤其与韩晓蕙在小村里的争风吃醋,处处与韩晓蕙为难;偷杀韩晓蕙的宠物犬,封闭村里公用的井盖,让自己的流氓哥哥到韩晓蕙家门口叫阵骂人,还到处造谣污蔑,令韩晓蕙成了全村人讨厌的“丧门星”。这些让文弱的韩晓蕙一度陷入绝望的境地。然而,不屈的韩晓蕙在绝境中奋起,依靠自己善于种花木的特长,在邻村租地开辟花木基地,走出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也因此在精神上超越了金彩云。小说写出了农村的新景象。农民们不再被土地拴住,但观念上却不及城镇居民来得活跃。两个女性的性格刻画得很鲜活,尤其是金彩云的蛮横和小气,让人印象深刻。

另一部中篇小说《暗伤》,《浙江文坛》2014卷对此如是评说:小说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对现实的发声,孙敏瑛的《暗伤》就通过小容的故事试图引起社会对孩子更多的关注。女性写女性,笔法多了几分细腻,主人公小容有很多可爱的优点,但是在人们受物欲支配的价值观和不合理的教育体制冲击下,这些人性的亮点被淹没得无影无踪。这不是一个孩子的暗伤,而是整个社会的硬伤。

“这本书,像是我十余年来的一个小结。人生的许多况味我已经尝过了,而且很幸运地找到一些温暖的同行者,在人群中默默前行的时候,我的内心不再是无助,而是安静、温柔,我为此充满感激。我会继续用写字这种方式与他人交流,让人一点一点感知我的内心,与世无争,却不是冷漠,而且,文字给予我的支撑,文友给予我的支撑,使我有这样的勇气——无论到哪里,都保持最真的自己。”孙敏瑛说。

孙敏瑛,温岭人,作品发表于《青年作家》《清明》《青春》《散文》《散文百家》《雨花》等刊,著有个人散文集《一棵会开花的树》,有多篇散文入选年度精选集。

责任编辑: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