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校外“小饭桌”火爆 卫生安全谁来保障?

2019-03-29 09:05:2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单露娟

临海市东塍镇中心校门口的一家培训机构为学生准备的午餐。

近些年来,随着生活节奏加快,很多家长在接送孩子上下学、照看其生活方面都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于是,以提供孩子接送、吃饭、午休、辅导作业为主要服务的“小饭桌”应运而生。面对数量众多的“小饭桌”,父母们最关心的是什么?“小饭桌”又是否真的能让家长放心?近期,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小饭桌”风生水起,火爆异常

3月18日10点55分,记者来到了临海市东塍镇中心校。通过向周边居民打听,记者了解到该校附近的居民楼里几乎每家都办有“小饭桌”,“大部分是和补习机构一起办的,少数的就单纯吃饭”。

记者走进一家名为“求实教育”的培训机构,看到一楼大厅几十平方米的空间里摆着六张大桌子,每张桌子上面摆着八个菜、两碗汤、十碗米饭。当天中午,该家培训机构的午餐是土豆丝、玉米粒、咸菜笋丝和一碗肉,一式两份。

记者转了一圈,发现地板和桌面卫生还比较整洁,屋内墙角挂着食品经营许可证,下面是几个工作人员的健康证,但并未发现消防器材。

11点,下课铃声响过后,孩子们从校门口跑了出来,一部分走向了等待在旁的家长,还有一部分则直直奔向了“小饭桌”。挤挤攘攘一番后,大家开始坐在餐桌上用餐。在“求实教育”培训机构,记者看到有些孩子狼吞虎咽地大口扒着饭,有一些孩子则慢悠悠地吃着,半天也不见米饭下去一点。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与之相隔数百米的另一家补习机构。透过玻璃看进去,这家几十平方米的店里也摆了五六张大圆桌,但因为空间狭窄,有的孩子坐在了门边,以至于吃完饭、想离开的孩子连门都很难打开。记者注意到,这家补习机构的桌子上也是四菜一汤,一位六十岁左右的阿姨拿着勺子一边询问孩子的喜好一边给孩子们加菜。

在路桥实验小学门口,有一家叫丽尔小吃店的“小饭桌”,老板是路桥本地人。他告诉记者,自己是按月收费,一餐饭十五元,一人一个餐盘,一荤两素一个汤,“我们菜色挺丰富的,肉丸、排骨、牛肉、鸡腿、羊肉,这些都交替着烧”。

记者注意到,这家店内的每张桌子上都贴着用餐学生的姓名,大约有五六十个学生。老板表示因为自己这里“菜色好、卫生好,很多家长都抢着将孩子放在这里”。误将记者当成家长的老板还好心地告知:“这学期全满了,下学期有四个学生小学毕业了位置会空出来,你要是想要(让孩子)过来吃,就这学期末趁早报名,等下学期初那肯定是报不上的。我在这里开了三年,有的小孩子就在我这里吃了三年了。”

经过一番走访,记者发现多数学校门口都有“小饭桌”,绝大部分是补习机构办的,具备证件。这些“小饭桌”生意非常火爆,少的有二十多人吃饭,多则达到上百人,有的是一人一个餐盘吃饭,有的则是围着大圆桌吃饭,收费多为一学期一千元左右。

大多数家长未核实

“小饭桌”开办资质

那么,家长们了解“小饭桌”的具体情况吗?

3月15日下午,临近放学,临海小学的校门口聚集了一群来接孩子的家长。

经过一番交流,记者了解到该校不提供午饭,一部分家长每天中午接孩子回家吃饭,还有一部分家长因为种种原因将孩子安排在学校附近的补习机构吃饭。

李女士的孩子上二年级,因为家里比较远加上自己工作也比较忙,从孩子上一年级开始,她就在学校外面找了一家辅导机构进行午托,“在那里吃饭,顺带辅导一下作业”。被问及是否了解那家机构是否具备《食品经营许可证》时,李女士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反正很多人都在那里吃饭,吃了一年了,孩子回家也没有说什么,我们跟那里的老师也都熟悉了,应该还可以吧”。

站在李女士身边的赵先生表示自己的孩子也在外面吃饭,但找“小饭桌”前,他也没有想到去了解一下是否具有开办资质,“毕竟是一家补习机构,该有的应该都有吧”。对于卫生,赵先生表示自己和妻子也一直都很担忧,“再怎么说,卫生跟家里肯定都是不能比的,但是没有办法,中午实在没有办法赶过来”。

记者又采访了台州各地的多位家长,发现绝大部分家长都没有核实过“小饭桌”是否具备《食品经营许可证》,也不清楚“小饭桌”里的工作人员是否持有健康证。

雪丽的孩子在路桥一所小学上三年级,因为挑食,孩子在学校总是吃不饱饭。“本来想接回家吃的,但是孩子学校课间休息时间短,我们家又远,根本来不及。”她只好将孩子托给学校旁边的“小饭桌”解决午饭。但在此之前,雪丽也没有了解过那家“小饭桌”是否具备《食品经营许可证》之类的证件,“我去店里看过,卫生状况还可以吧。孩子班上还有五六个同学也在那里吃,应该没什么问题”。

部分家长担忧

“小饭桌”卫生和饮食健康问题

家住临海的徐女士是一位五年级孩子的母亲,虽然学校有食堂,但是从二年级开始,她就将孩子放在学校外面的“小饭桌”吃饭。她解释:“起先是因为孩子年纪小,在食堂吃饭很多人排队,我担心他被挤摔倒。再加上有时候他的老师会拖堂,食堂都是定点供饭,错过了时间就没饭吃了。”

决定将孩子放在外面吃饭后,徐女士在学校外面的“小饭桌”中精心挑选了一番,最后选择了她觉得各方面“都还行”的一家培训机构,但是没过多久,孩子就跟她说吃不饱。“我的孩子属于食量比较大的,‘小饭桌’那边因为食物都是定量的,他吃得多其他小朋友就没东西吃了。”徐女士只得又给孩子换了一家“小饭桌”。

到现在为止,徐女士已经给孩子换过四家“小饭桌”,“现在这家挺好的,食物都管够,也不会说他吃得多”。每换一家“小饭桌”,徐女士都会陪着孩子过去吃几天,“基本上都是三菜一汤,一开始吃的都还可以,但是家长没有办法长时间陪着,所以后面也不知道怎么样。听说会给他们吃一些油炸食品和火腿肠、里脊肉之类的,小朋友肯定都喜欢,但是作为家长我觉得那些东西太不健康了”。

马女士的孩子也在这家补习机构吃午饭。她也表示了对孩子饮食方面的担忧:“那边老师说一星期吃一次油炸食品,但是有一个星期我去了两次,两次都看到孩子在吃油炸里脊肉。”另外,马女士认为该补习机构吃大桌饭的做法欠妥,“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什么传染病,还是一人一个餐盘卫生一点”。

颜女士的孩子在温岭市长屿小学上一年级。她告诉记者,第一学期的时候她将孩子放在学校门口的“小饭桌”吃饭,第二个学期就让孩子在学校里吃了,“外面吃的实在不怎么样,而且卫生什么也保障不了。再加上孩子每天自己跑来跑去的,我也不放心。”

据了解,长屿小学的学校食堂并不大,仅能容纳一部分学生在校内吃饭。“开学报名的时候,老师会询问你是否在学校吃饭,如果当时没有在校内吃,后来再想进来就难了,因为名额都被抢完了。”颜女士表示自己属于比较幸运的,孩子在外面吃了一个学期回来还有名额,“也有很多孩子在外面吃过后不想吃了,但是没有名额了,只能继续在外面吃”。

对于学校门口那些“小饭桌”是否是合法经营,颜女士表示自己也不清楚,“这种私人烧烧饭的,应该没有什么证吧”。

长屿小学坐落在一条老街上,校门口多是低矮破旧的老屋,颜女士口中的“小饭桌”就在这些老屋中。因为是下午上课期间,“小饭桌”并未营业,记者没能看到里面的真实的情况。但当记者在向这家“小饭桌”里探望时,一位在校门口等着接孩子的家长上来搭话,“这条街上有很多吃饭的地方,除了一家卫生好一点,其它都不好,房子里面乌漆麻黑的,吓都吓死了”。

记者随后从台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到,现在市面上的“小饭桌”分两种:一种是培训机构办的,一种是居民区家庭作坊式的。“前者在取得培训机构办理的主体资格后,如果要给学生提供就餐服务,还必须要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从业人员必须办理健康证,厨房还需配备食物保鲜柜、餐具消毒等设施,并接受监管部门的定期检查。后者这种隐藏在居民区的家庭作坊式的‘小饭桌’是国家是禁止开设的,所以都没有备案。”一位工作人员说。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家庭作坊式的“小饭桌”因为不易监管,可能存在着很多隐患。“我们不知道他们的从业人员是否都具有健康证,无法判断经营场所的卫生是否达标、硬件设施是否完善。”为此,他建议,“家长们最好还是将孩子接回家里吃饭,如果必须要在外面吃,一定要先确定这家‘小饭桌’是否具有相关证件、卫生状况如何。” 

责任编辑: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