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爱越是云淡风轻 越是刻骨铭心——评张嘉佳《云边有个小卖部》

2019-04-01 08:36:2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林大岳

作者:张嘉佳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台州市图书馆馆藏文献信息:普通文献借阅室 I247.57/Z122

都说张嘉佳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我深有同感。

《云边有个小卖部》(以下简称《云边》)的语言活泼生动、轻松明快、简洁清新,有种嚼劲十足的阅读口感,读起来毫无视觉和“味觉”压力。小说节奏明快,不啰嗦,不做作,简笔勾勒出一片诗情画意,三言两语中蕴含千情万绪。作者以带有点皮和痞的文笔,恰到好处地撩拨我们的神经,还时不时引人哑然失笑。可能是当过导演和编剧的原因,张嘉佳深谙剧情安排之妙,整部小说几乎没有“尿点”,往往不经意间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桥段,也很有戏剧效果。

《云边》的故事,讲述的是小人物的辛酸与奋斗的美好。作为家中的独子,男主却叫“十三”,不知作者是否有意为之,反正我们台州方言里,就有这人“很十三”或是“十三癫”这样很不靠谱的意思。巧合的是,周星驰电影《九品芝麻官》中,先是玩世不恭,后又良心逆袭的主角包龙兴排行就是“十三”。刘十三在小说中的角色设定,是个苦逼青年,尽管他踌躇满志,却屡战屡败,生活几乎一团糟:“预习补习复习,刻苦顽强”,却没考上重点高中、清华北大;全身心傻傻投入爱的女友,竟早已是别人的女友;大学挂科差点没能毕业;做保险,竟接不到一个单子……他“千辛万苦离开故乡,要打出一片天地,想不到被王莺莺(外婆)用一辆拖拉机拖回云边镇”。

回到云边镇,回到他的精神故乡。这里有一直值得等待的妈妈(从小将他抛弃,留给外婆抚养),有相依为命的外婆,有青梅竹马的程霜,有一起长大的哥们。这里更有一群比他更加艰难,却异常顽强的生命,在召唤并激励着他。外婆王莺莺年轻丧夫,女儿又留下年幼的刘十三一去不复返,她一手将唯一的宝贝刘十三抚养成人,刘十三却一心要“远离王莺莺,去大城市生活”;她在得知癌症晚期的弥留之际,却还以老迈之躯开着拖拉机不远千里将工作失败得一塌糊涂的外孙接回家,并云淡风轻地帮他抚平人生的创伤。程霜,一个幼年身患绝症的小姑娘,却以开朗洒脱的个性为自己赢得了“有光的生命”。她活灵活现地来到小镇,给刘十三的童年带来短暂的欢乐时光;在经历快被刘十三遗忘的年月后,又顽强战胜病魔,依然“豪迈”地活着,在十三遭遇失恋、挂科的人生低谷时再次出现,帮他走出失恋、挂科的双重痛苦;又在两次不告而别后再次戏剧性地出现,帮他创业,用“大数据”分析小镇居民买保险的成功指数,跟他一起在大雪的除夕送别病入膏肓的外婆。小镇里这些比刘十三要凄苦得多的小人物,都笑对惨淡人生,给亲人、爱人甚至陌生人生命带来一缕光。这是刘十三,也是所有小人物生命里的一线光芒,也是人们得以继续前行的希望和动力。

如果从爱情的角度看,这是一部清新纯粹的暖心之作。小说主人公的名字很特别:十三,失散;程霜,成双。搭配起来,就是:两代人终归失散,一个人心念成双。让人想起一句流行千年、近来又重获新生的诗,那就是纳兰性德借用骆宾王的那句“一生一代一双人”。为什么这句诗从唐代至清代以至当代,还被读者争相引用,高频流传?是因为人类对挚爱的追求是永恒而美好的,尤其是纯洁的爱情,无论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十年生死两茫茫”,还是“当时只道是平常”,都最易触动心灵,也最能成为经典话题,都凄美了千古,传成了绝唱。《云边》里的刘十三和程霜、牛大田和秦小贞、毛婷婷和陈裁缝,都演出了或纯真、或纯洁、或纯朴的爱情故事,无论甜美或是凄美,都滋养了我们的审美。

如果从思想的角度看,它也是一部与时偕行的励志之作。刘十三在外婆、程霜、球球等云边镇的亲朋好友的激励下,始终没有放弃奋斗的人生。哪怕是外婆去逝,程霜离去,留下刘十三一人守护小卖部,我们也没有凄凉之感,作者并不想让我们沉迷于对小人物艰辛悲苦的浅层咀嚼,而是让我们体味生命的光亮,映照人性的善与美。柴静说:“幽默是面对不完美人生最好的方法。”《云边》的玩世不恭、插科打诨,藏着作者新时代“奋然为之”精神的文学体现或是责任担当,它将刻骨铭心化作云淡风轻,从而更轻松、更富美感地讲述永恒的青春话题和精神寓意:只要内心有光,就有希望。 

责任编辑: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