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宋玉麟:静观寂照俯仰天地

2017-11-30  15:53:39  来源:新浪  

宋玉麟

宋玉麟

自古以来,江苏的山水画与江苏地域的自然风貌息息相关,与江南人文传统紧密相连,由此生发中国绘画史上两个重要画派:金陵画派与新金陵画派。前者以出世的情怀隐遁山林,以“金陵之派重厚”彰显人格上的敦厚、刚正不阿;后者以积极入世的人生理想“敢为天下先”的改革创新、与时俱进的开拓精神成就了傅抱石“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的时代豪言。江苏省美协主席宋玉麟先生身处庙堂高位,却心系山川玄远、林泉清幽,为江苏美术事业尽心尽力、尽职尽责之余,接续江苏书画传统文脉,以自己的天资、悟性与勤勉构建了一片“化古为新”进而“为天地立心”的山水图景。

宋玉麟 松石斋图

宋玉麟 松石斋图

论及宋玉麟先生山水画风,必然牵涉中国山水画传统的历史传承和时代发展之问题。这一老生常谈的问题在宋先生的作品中得到举重若轻的解答,而山水画的性灵、情致、意趣在宋先生笔下徐徐展现,宛若无声之音乐“兼御群理,总发众情”(嵇康《声无哀乐论》),这是有声通达无声,个我通达天地的大乐,它不再是人为的匠作和机巧,而是宇宙间音乐化的自然节奏和气息,所谓“大乐与天地同和”(《乐记》),一个超越古今中外一切纷争纠扰的笃定自我精神的大境界。所以我看宋先生的山水与其说是一种绘画风格,不如说是与天地精神自由往来的书写;与其说是山水画演进脉络的延伸,不如说是中国画时代变革的必然。

宋玉麟 苍岭气清图

宋玉麟 苍岭气清图

由此可见,在我们理解宋玉麟山水画风的传统取向时,看重的不应仅仅是传统面貌的集成或者是对其宗法师门的探究,而是绘画背后藏匿的精神气质的传统文化内涵,画家山水风格的逐步形成过程实质上是通过自我人格的建立,担当起我们民族文化延续和发展的责任。这也正说明了山水画的形态与内质是历史文化长期积淀的精神果实,是保存和凝聚人生体验的物态表征。

宋玉麟 富春山色图

宋玉麟 富春山色图

实际上很多深谙山水画传统的学者,都能清晰地体味到宋玉麟山水画中前贤大家的影子,特别是他的细笔山水更为典型:山势的基本皴法多为王蒙绵密厚重的牛毛皴间有清六家吴历的短线勾斫,亦有龚贤积墨渲染的厚重清润;而水波常用网巾纹细笔勾勒,颇有唐宋人富有古拙趣味的装饰效果;树法有董巨余韵,间或明清人洒脱灵动的笔墨,甚至略带近人陆俨少的用笔使转……而这些传统因子在特定的历史阶段都是以具体形态呈现出来的,成为当时逐步竞争、筛选、汰除后被承认并被因袭的实践方式,进而汇聚为时代潮流。这些传统因子含有活性成分,能够激发后世的想象和创造;也含有固态成分,使得民族文化传统的基因得以延续和稳定,但同时也会成为使中国画的某法、某家、某派趋于保守、僵化的一股无言的力量。

宋玉麟 江遊图

宋玉麟 江遊图

宋玉麟 江遊图

这就需要后世的画家对前人的传统加以梳理、遴选、扬弃继承乃至充实、发展,即为“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有这样能力的画家必然通过深厚的修养、精湛的技艺、深刻的理解对汗牛充栋的传统因子进行高度反省、自觉,而始能再发现它的现实价值,使其“再生”,形成对中国画历史的接续并通往未来的探索,对传统产生切实的批判和重新定位,有意识的结合时代新鲜因子,形成对中国画的历史接续并通往未来发展的进阶之路,铸就能够影响未来的新传统。每个时代真正能够作为“传统”而影响后世的画家必然是极少数,他们对历史有责任担当,对艺术有引领作用。新金陵画派正是紧紧把握时代转变的契机,在建国后引领传统山水画达到一个新的层次。而作为新金陵画派在当下最重要的传承人之一——宋玉麟先生被赋予这样一个历史使命实在是“事有必至,理有固然”;他具有从传统中突围而不丢弃传统,在反传统潮流中坚守传统而不丧失民族文化根底的信念和胆识,所以他的山水画风是以山水画传统筑基而开辟的新境界,是复归传统后的新传统,是符合人类审美天性和历史规律的新风格。

责任编辑:褚淑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