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银保监会加大处罚 8月寿险公司罚金翻倍

2018-09-10 08:14:05  来源:东方财富网  

今年下半年以来,银保监会继续加大对保险机构处罚力度。据《证券日报》记者梳理显示,银保监会及地方保监局7月份和8月份两个月合计对保险机构(含保险中介)罚款3454万元。

分机构来看,今年下半年以来,财险公司被罚最多,7月份及8月份两个月合计被罚2190万元,占罚款总额的63%;中介机构合计被罚742万元,占比21%;寿险公司合计被罚488万元,占比16%。

值得关注的是,尽管寿险公司合计罚金占比较少,但环比增速较快。据《证券日报》记者统计,8月份银保监会对寿险公司罚款345万元,环比大幅飙增140%。

两个月31家险企被罚

今年下半年以来,银保监会对保险机构持续强监管。整体来看,7月份及8月份银保监合计处罚了31家保险公司,50余家保险中介公司(专业中介、兼业中介、公估公司等)。

具体来看,银保监会8月份对保险机构合计处罚1810万元。其中,15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1150万元;9家寿险公司合计被罚345万元;26家中介机构合被罚315万元。

而7月份,监管对保险机构的罚款略低于8月份,合计罚金为1644万元。其中,11家财险公司合计被罚1040万元;5家寿险公司合计被罚143万元;25家保险中介合计被罚427万元。

对比来看,银保监会8月份对保险机构处罚金额环比增加约10%。其中,8月份对财险公司处罚金额较7月份微增,但寿险公司的罚金是7月份的1.4倍。

从近两个月处罚原因来看,保险机构多因如下原因被罚:编制虚假资料、给予被保险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利益、未经批准设立分支机构、变更营业场所未按规定报告、临时负责人实际任期超过规定期限并开展业务、销售误导等。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有5家机构被银保监会停业。例如,盛衡保险公估公司因出具的公估报告存在重大遗漏,被河北保监局责令停业3个月;某财险公司徐州中支因虚列财务费用、给予合同外利益,被江苏保监局责令停止接受商车险电销渠道新业务3个月;某寿险公司杭州电销中心因欺骗投保人,被浙江保监局责令停止接受新业务6个月。

太平财川分领8月最大罚单

值得关注的是,8月份有4家保险公司合计被罚超百万元,包括1家寿险公司、3家财险公司。

8月份,单张最大罚单为四川保监局对太平财险做出的处罚,合计被罚135万元。四川保监局8月2日下发的处罚函表示,经查,2016-2017年,太平财险四川分公司存在两项违法违规行为:其一,2016-2017年该公司存在编制或者提供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的违法行为。其二,2016-2017年该公司存在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其他利益的违法行为。

值得关注的是,车险恶性竞争依然是监管处罚的重灾区。今年8月份被罚超百万元的4家险企中,3家险企均为大型财险公司,其中被罚多涉及车险。

比如,江苏保监局8月21日下发的处罚函显示,某大型上市财险公司也存在两大违法行为:一是给予或者承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或者其他利益;二是虚列财务费用。

江苏保监局发现,上述上市财险公司2017年1月份-9月份向深圳某某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支付费用4118万余元用于购买万里通积分并赠送给客户,客户可以使用积分抵扣所交车险保费或兑换车险增值服务,涉及商业车险保费合计1.7亿余元;2017年1月份至10月份,该公司从46家汽车服务供应商购买汽车保养、洗车、划痕等服务内容增送给购买车险的客户,涉及金额424.01万元。

江苏保监局处罚函还提到,2017年4月13日至5月17日,上述上市财险公司以业务招待费、公杂费、劳动保护费等名义报销相关费用合计85130元,套取资金用于业务采购费用支出。

实际上,在业内人士看来,无论是虚列费用、还是编制虚假材料,均与财险公司在车险市场的“拼费用”不无关系。就今年车险处罚频发这一现象,东北研报认为有以下三大原因:其一,车险是红海市场,险企间的手续费竞争尤为激烈;其二,商车二次费改落地后,部分险企为了抢占市场份额,将赔付节省的费用转投销售环节;其三,为了迎合监管要求,调低费用率(调高赔付率)。

年初以来,监管压力倒逼财产险公司强化费用管控,银保监会(不含地方监管局)针对险企违规经营累计开出42张监管函和25张行政处罚书,尤其关注财车险等财险销售端的市场乱象,共计约31家财产险公司受牵连。

值得关注的是,未来,车险拼费用乱象或将进一步得到遏制。从8月1日起,保险公司已经陆续开始执行“报行合一”政策。所谓“报行合一”,即保险公司报给银保监会的手续费用需与实际使用的费用保持一致。根据监管此前下发的《关于商业车险费率监管有关要求的通知》,各保险公司向银保监会报送的商业车险手续费上限标准,原则上定为旧车20%、新车25%。

责任编辑:褚淑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