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阮福德:和,是杰克企业文化核心

2017-12-20  11:23:3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商报   作者:章韵

简介

阮福德 杰克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

杰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致力于工业缝纫机、自动裁床、节能伺服电机、磨床四大产品研发制造的跨国民营企业,是全国缝制机械和机床行业骨干企业,中国缝制机械协会、中国机床行业协会理事单位。其中,缝纫机产业已连续8年全球销量第一,连续9年行业出口销量第一,连续3届行业综合实力位居第一,连续4年全球研发专利申请量行业第一。

从一个仅有10来个工人的无资金、无厂房、无设备的“三无”小作坊到进入公众视野的上市公司;从技术极度匮乏,只能不断摸索着前行,到全国缝制机械和机床行业骨干企业,杰克股份的创始人——阮氏三兄弟(阮福德、阮积明、阮积祥)23年一路走来的创业史,让很多人津津乐道。

今天,阮福德向记者讲诉了杰克股份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和,扫除杰克发展过程中的矛盾

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和,对于杰克股份来说,很重要,也是我们杰克股份企业文化中最为核心的内容,家和,才能万事兴,和气,才能生财。因为‘和’,所以扫除了杰克股份发展过程中出现的所有矛盾。”阮福德说。

阮福德介绍,杰克股份是由他们三兄弟创立,他是老大,主管公共关系,老二阮积明主管公司采购,老三阮积祥主管公司运营。三兄弟各有所长,谁也离不开谁,谁也不干预别人主管的工作。

“我们三兄弟关系一直很好,也彼此信任,彼此依赖,也包容彼此的缺点和错误,但关系再好,也有因为工作产生矛盾的时候,也有争得面红耳赤拍桌子的时候,但即使争吵得再厉害,我们也不会因此牵扯到工作上的其他事情,也不会影响到相互间的感情。”

阮福德回忆,2007年,公司在临海买下了40亩土地,其中一部分想建经济适用房,针对公司的员工销售,便想成立一个房地产公司,涉足房地产行业。而阮积祥表示不同意,他认为要将缝纫机做专做精做强,不愿意涉足其他行业。

“当时我们讨论得很激烈。”阮福德说,因为意见不统一,所以这个事情就放一边了。没过多久,就遇到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很多房地产公司都出现了经营问题,反倒是杰克因为扎根在缝纫机行业,安然度过了寒冬,逆势发展。这也坚定了三兄弟专注做缝纫机的决心,涉足房地产行业的事儿,谁也不提了。

“这么多年,矛盾时而有之,但我们已经学会了有争议时,就把争议的事情放一放,缓一缓,不紧盯,也不牵扯其他事。”阮福德说。

孝为先,为员工树立榜样

“杰克股份发展到今天,要感恩我们的父母,感恩社会,感恩员工。”阮福德说,在杰克股份,非常注重孝文化,以孝为先,“我们认为,一个人如果不孝,就没有德,没有德,就做不好事,就没有精品,就办不好企业。”

阮福德说,阮家有五兄妹,生活一直很艰苦,母亲30多岁时得了重疾,父亲既要照顾母亲,又要维持生计,很是不容易。五兄妹从小看在眼里,长大了对父母也都很孝顺,现在大家都有钱了,能给父母好的物质条件,但父母需要的更多是陪伴,所以,一直以来,五兄妹基本上都是跟父母住一起或者轮流住一起照顾父母。前阶段,母亲在上海的一家医院住院治疗,五兄妹每户人家都赶到上海去照顾母亲,事事抢着做,羡煞了病房内的其他病友。

“我们发自内心地尽孝道,也为员工树立了榜样。”阮福德说,2015年时,公司成立了孝心基金,凡是在公司工作5年以上的员工,都可以在公司的孝心基金存100元钱,公司同时配比100元,然后将这200元打到该员工父母的账号里。“目前,公司有1000多人都参与了这个孝心基金。孝,是德之本,也是我们杰克股份招聘员工时考察的一个重要方面,一个有孝心的员工,工作必然不会出大差错,我们的企业也会越办越好。”

经营权和所有权分离,企业管理现代化

阮福德说,一般来讲,家族企业内部往往存在各类利益集团,由于夹杂复杂的感情关系,使得领导者在处理利益关系时处于两难的境地,给企业内部管理留下了隐患。而且,家族式企业还有一个很普遍的特点,就是可以共苦但不可同甘。创业初期,所有矛盾都被创业的激情所掩盖,但创业后的三关——分金银,论荣辱,排座次往往给组织的健康成长造成了阻碍。当对待荣誉、金钱和权利的看法出现分歧时,亲兄弟之间、父子之间都可能出现反目现象。

“杰克股份,表面上看是一个家族企业,但事实上我们的企业没有家族企业的那些弊病。我们在2005年的时候实现了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防止一权独大。”阮福德说。

2007年,金融危机还只是初露端倪,阮福德意识到这场金融领域的风暴会殃及实体经济,杰克股份提前做出了一系列应对危机的战略部署:缩小规模、精简机构、降低库存,以回笼资金、苦练内功。

那时,杰克股份处在高速发展阶段,但高端技术的突破是发展的瓶颈。为此,杰克股份多次召开战略分析研讨会,得出的一致意见是走并购之路。阮福德曾经带领团队与享誉全球的欧洲最老的缝纫机制造企业百福交涉,对方开出了3.3亿元的价格。为了并购百福,杰克股份特地把董事会放到上海召开。

“对金融危机,我有隐隐的预感,当时公司只有1亿多元的资金,要拿出3.3亿元,资金上有压力,风险太大,我投了反对票,老二也投了反对票,而老三阮积祥是赞成票,其他董事虽然也投了赞成票,但有些董事备注了‘风险太大’。”阮福德说,因为考虑到风险,事情就拖了拖,缓了缓。果不其然,2008年,当金融危机横扫德国很多企业的时候,百福没能挺过这一关,宣布破产。“我们的决策是董事会集体决策,不是我们三兄弟的某一个人,也不是我们三兄弟,我们要服从董事会的决策。”

后来,杰克股份在2009年顺利并购了奔马和拓卡两家公司,涉足裁床产业,2017年并购意大利迈卡公司,涉足衬衫制造设备,国际化道路越走越成功。而这些决策都遵循着现代化企业管理的决策机制,不是家族式的一言堂。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