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只负责销售的“白鹤袜业”能走多远?

2018-05-07 11:33:3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富 强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天台白鹤镇左溪一带的村民开始到全国各地的针织厂收购成批袜子拉到村中,并以村庄为中转站将袜子倒卖到各地市场。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左溪村成为名副其实的袜子村。进入21世纪,白鹤袜业逐步走出左溪,集聚于鹤西新村一带,十几年间,鹤西新村从原来的几户袜商发展到上千户。

到现在,2000多家袜业电商,从事袜业产业的商户达到1200多户,年销售额超20亿元。

但是,产业庞大的背后,全镇只有几家制袜、织袜加工型企业。而电商仍普遍处于“一根网线+一台电脑+几个人”的粗放型发展模式,资源整合度较低,缺少真正意义上“产销一体”的产业链。

来样加工利润低

靠的是销售走量

在白鹤镇104国道一旁的房子门前,都写着“XX袜业”的字样,格外引人注目,很难想象,在如此多销售袜子集聚的地方,很难找到一家生产企业。

桂荣镇是地地道道白鹤镇人,2009年,他从外地回到家乡开始做起了袜子批发生意。

“每天1万多双袜子肯定少不了,从全国各地把来样拿来,再进行加工,然后从白鹤又走向全国市场,虽然利润不是很高,但是量大的情况下,收入还是很可观。”桂荣镇道出了白鹤袜业的一个模式——

几乎没有生产企业,从全国各地收购来样,再加工成成品袜,通过线上、线下的模式再销往全国各地,从中赚取利润。

“除去成本,每双袜子1—2角钱的利润,也比上班来得强。”桂荣镇说。

那么,没有生产企业,为何又有如此多的袜子经销商呢?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左溪村袜业加工厂(小作坊)的数量和产量有较大幅度提升,前店后厂的分散经营模式跟不上市场的需求。

“那个时候,家庭袜厂多集中在左溪大村、二甲主街道、环乡道两边,于是将这几条主要街道及原振云丝织厂改为袜业市场,初步形成专业化的袜业市场,使得白鹤左溪袜业发展取得突破性进展,并为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白鹤国际袜业城负责人陈长国说。

除了历史遗留下来的经商环境之外,当地的劳动力成本、土地、五水共治等一系列因素,也让这个以袜业为主导产业的小镇,没有多少家生产企业。

“在这里办厂,算上劳动力成本、土地租金、环保、消防等设施的投入,不少经销商还不如从全国各地收购来样。”上联新村村支书桂鹏飞说,在义、大唐等地,有不少白鹤镇的经销商通过租赁机器的方式,在那边进行加工生产。

没有生产传统

他为何选择回归

2014年,义乌办袜子生产厂十几年的章周日回到家乡白鹤创业,他的企业,是白鹤镇为数不多的袜子生产企业之一,4条生产线,每天紧锣密鼓地生产。

他告诉记者,这两年白鹤镇产业集聚,政策好,销路有保障,相比在外办厂成本也更低。他说:“我这个袜子生产厂投资将近800多万元,年产值高达3500万-4000万元。”

章周日认为,在销售渠道如此之多的白鹤,几乎没有生产企业,今后将会限制当地袜业的发展。

“从全国各地收购来样的确是很方便,如果以后别的地方的销售模式转变,来样收购减少的话,那么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章周日说,现在的4条生产线,每天生产袜子大约1.5万-1.6万双,而每天的订单都达到三四万双,供不应求。

去年,章周日的企业加班加点存库存,但是今年一开年,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库存全部卖出。“袜子属于快消品,穿一段时间就要换,这就使得生产速度要跟上。”章周日说。

“我们也想过要扩大厂房,但是当地没有那么多的土地给到我们,只能走高端的产品。”章周日告诉记者,在今年3月份的上海发布会上,单只更换连接式裤袜受到了众多采购商的好评。

“以一只为单位,两只连接组成裤袜,坏哪只换哪只,解决了连裤袜一只脱丝整双报废造成的损失和浪费。这样,不仅对环保还是节能减排,都有很大的帮助。”章周日说,他将以这个为专利,打造白鹤的知名品牌。

除了本地企业打造品牌之外,随着梦娜、振汉、歌逸等几十家厂商与白鹤国际针织袜业城签约入驻,解决了想走高端路线商户的烦恼,只要走上几步路,就能在家门口拿到品牌货源。

电商发达的白鹤

产销一体是关键

2000多家袜业电商,有着广泛销售渠道,又正在打造品牌的白鹤袜业,唯独缺的就是生产企业。

“品牌有了,销售模式越来越成熟,销售渠道也越来越广。”章周日告诉记者,不少在义乌办厂的天台人都有回归的想法。

政府层面,近年天台县政府加大了产业扶持的力度,出台了袜业扶持政策,筹备成立天台针织袜业行业协会。此外,白鹤镇里设立了200万元的专项资金,在设备引进、厂房租赁、专业人才引进等多方面进行扶持。

但是与大唐、义乌等袜业产业集中度在60%以上相比,白鹤缺少真正意义上的“产销一体”。白鹤镇政府正在寻求提升产业发展的新路径。

“白鹤国际袜业城是以袜业市场为根本,以旅游产业为辅助。把袜业市场建成国际一站式的批发零售专业市场。”陈长国告诉记者,在有效整合白鹤区域内的袜业商家的基础上,引进国内针织袜业品牌商家,划行规市、集中经营,统一宣传、统一管理、统一推广,逐步完善相关产业配套建设。

“今后,我们不仅要把袜子作为旅游购物商品,还要将白鹤的龙头产业和旅游产业紧紧相连,打造‘工业旅游’新模式。”陈长国说。

新的发展路径思想虽然有了,但从一个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来看,不掌握生产终端还不是长久之计。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