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海上急救队的万里行程

2011-10-14 07:53:5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钟荣华 周旻澍

在茫茫大海,渔民突然生病了怎么办?意外受伤了怎么办?中毒了怎么办?在温岭,有一支海上急救队伍,为了渔民的安危随时待命出发,于是就有了——

海上急救队的万里行程

海上急救队又一次出发。

“海上飞虎队”,这是渔民送给他们的雅号。

他们的身份不是士兵,而是医生与护士。之所以获得这样虎虎生威的雅号,拿石塘渔民谢加波的话说,就是“有危必救,出海神速,医术高超”。

这支队伍的建立可以追溯到1990年,这一年渔区重镇松门设立了台州红十字松门急救站,2010年更名为温岭海上急救中心,俗称海上急救队,急救任务由位于松门的温岭市第四人民医院承担。

21年来,这支队伍共出海施救390余人次,海上行程2.35万余海里,最长一次施救历时72小时。

名声越来越响,急救队越来越忙。起初,平均每年出海施救约四五次。后来逐年攀升,今年以来,出海次数已达10次。

对急救队员来说,吐光胆汁不是什么稀罕事。为了保存体力,他们吃了吐,吐了吃

“风浪再大,也要出发”,这是急救队的一条基本准则。

9月29日下午2时许,急救队接电,称一四川籍渔民在作业渔船上意外受伤,伤情危重。当时海上刮着8级大风,船只出海风险较大,如果实施救治,如何保障队员们的安全?

尽管如此,急救队还是当机立断:救!几经联系,家住石塘的“平安水鬼”郭文标提供船只,并亲自参与营救。“我联系了附近好几家急救机构,他们均因海上风浪较大而没有出海,只有这支急救队不顾自身安危赶来!”出事渔船的船老大老沈对记者说。

赢得这一评价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最难受的是呕吐。急救队员江夏花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去大陈。一出海就风高浪急,船体颠簸得厉害。江夏花上船不久就开始呕吐,吐完了却不敢吃东西,怕吐得更难受,结果胆汁都吐出来了。急救船辗转航行了36个小时后,江夏花实在饿得受不了,只有强咽几口东西。“很饿,却没有胃口,觉得像吃药。”吃不了几口,她又吐开了。这样又吐又吃,偶一抬头才发现,急救队大部分人都在又吐又吃。

“其实最难熬的不是呕吐,而是恐惧。深夜,远海,巨浪,大于15度倾斜的颠簸船体,仿佛掉进了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想给家人打电话吧,却发现手机没有信号。”护士梁雪君说。

即使手机有信号,医生周鸣钧也不能往家打电话,因为他每次出海都不敢告诉妻子。有一次他妻子打不通电话,跑到医院找人,才得知真相。周鸣钧在海上急救时遭遇过13级风浪,正是亲身感受过这种风险,才不敢告诉家人。

近年来,随着远洋捕捞的拓展,渔船远洋事故呈上升势头。急救队刚建立时,只有七八名成员,称之为“党员志愿者突击队”。后来逐渐充实增加到30多人,系温岭四院全部党员医护人员。但还是难以应付,所以又成立了一个非党员医护人员组成的“红十字海上青年志愿队”,作为急救队分队,也是30多人。“这几年,历时几天几夜的急救任务越来越多了,我们医院青年医护人员几乎都是海上急救队员。”温岭四院急诊科主任周贤根说。

跳船是个技术活,稍有不慎就会跳到大海里。在船上打针也是,需要“拔河式”将人固定

经过艰难的出发,抵达后的救治充满了动感和戏剧性。

护士陈君晓出海已有十几次了。她说,有时从甲板到船舱的几步路,都需要人匍匐着爬过去。最害怕的是跳船,在海上,从一只船跳到另一只船上,是需要勇气的。

风急浪高,船体起伏不定。一只船舷高一只船舷低,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跳到大海里去……

所以跳船也是个技术活。那些身手不怎么灵活的,那些被呕吐折磨得精疲力竭的,只好乖乖地让人抬头扛脚,一把抛过去。对面的船员迅速将人接住。

为了防止风浪和船体颠簸,在船上打针需要“拔河式”将人固定:渔民抱住医生的腰,医生再抱住护士的腰,然后护士差不多是跪在地板上给病人打针。“这样的救治虽然艰难,但看到病人,脑子里就什么都忘记了,只记着要去救护病人。”梁雪君说。

护士王亚斐说,每救回一个病人,就觉得特别自豪和满足,这种自豪和满足是做任何别的事所体会不到的。

然而危险无处不在。温岭四院院长尤志富是老急救队员了,但是多年前的一次急救至今还令他心有余悸。那是2003年11月的一天,海上发生4名渔民硫化氢中毒事故,风力在9级以上,尤志富带队开到大陈岛附近就再也出不去了。正在此时,螺旋桨打中一根漂浮的毛竹,造成螺旋桨断裂,失去动力的船只被海浪一次次高高抛起又重重摔下,情况十分危急。就这样挨到天黑,才有救援船只找到他们。此时风浪小了一些,正是回航的好时机,尤志富却平静地说:“不要掉头,继续向事故现场前进。”

翻开海上急救记录本,一幕幕抢险历程清晰呈现:

——5月4日,一艘钓浜渔船在温州洋面发生硫化氢中毒,6名渔民中毒,3人昏迷。急救队接报后,迅速赶往出事海域,将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

——2007年7月21日,海上作业的徐冬宝不慎被锚链击中,生命垂危,被急救队送到医院时已呈创伤性休克状态,血压为零!经过7个小时的抢救,徐冬宝恢复了各项生命体征,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后康复。

——2001年,石塘一渔民在公海作业时突发胃穿孔,船长向周边海域发出呼救信号。当时邻近的某国救护机构提出要高额收费才能施救,上海海上110也因超过其急救范围无法派员,温岭四院党员急救志愿队则立刻出海,历时40多小时到达事发渔船,有效救治病人。

……

印度驻上海临时代办称赞他们是充满人道主义精神的团队,台湾一渔业公司给他们送来“情系两岸、救死扶伤”的牌匾

“援手不分地域国界”。多年来,急救队抢救过不少外省和境外的船员和渔民。

4月7日,求救电话称有一名叫张凤军的山东渔民,在东海作业时腹部被钢缆严重击伤。急救队迅速出动,航行10多个小时将渔民救回,转危为安。

2000年9月,一艘印度船在公海行驶时不慎失火,3人被严重烧伤,生命岌岌可危。得知这一消息后,急救队迅速出海救治,把3名受伤的外籍船员安全地送到陆地。因为治疗得当及时,烧伤病人无一死亡。为此,印度驻上海临时代办专程赶到松门表示感谢,称赞党员志愿者突击队“是一支充满人道主义精神的团队”。

1990年3月26日下午3时,台轮鸿渔满6号船正准备从礁山港返航,突然起锚机发生故障,船员黄其华左手腕被击断,倒在血泊中。急救队闻讯后火速赶赴现场。

外伤大出血是最需要现场急救的危重症之一,伤员只要拖延几分钟急救,就会因失血过多而危及生命!现场止血包扎刻不容缓,急救队员到场后紧急采取清创包扎,并快速建立静脉通路,然后马上把伤员送到医院抢救,终于康复出院。

事后,台湾基隆鸿渔满渔业公司专门制作了一块“情系两岸、救死扶伤”的牌匾,赠送给急救队,传为佳话。

据了解,急救队每年都要举行业务培训、实战演练,还要不断完善海上应急预案,更新设备仪器。而如何根据风浪级别,调配与此相匹配的急救船只,以减少出海风险,也是一个急待解决的问题。

责任编辑:杨能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