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好人贺官德

2012-03-02 07:20:3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洪和胜 鞠贵芹 屠正聪

 

把行善积德看成天经地义的事,先后5次救过17人,却从没向人提起;因为救人落下一身病,花去十几万元医药费,从此干不动重体力活;与邻里和睦相处,乡亲有难事时热心帮忙,他就是—— 好人贺官德

听说椒江区有个村民22年来曾经先后5次救人,却从没向人提起。记者决定采访他。

2月底,连续阴雨。记者撑着伞,来到葭沚街道三山村。

“请问,贺官德家在哪里?”接连问了好几个村民,都是先摇头,后回答说不知道。

“哦,你们说的是‘滥官德’家啊,我告诉你们……”三山村党支部书记林启华恍然大悟,并解释“滥”字的意思。他说,当地人习惯将热心帮忙、乐于做好事的人称为“滥好人”。

林启华还说,“滥”字用在这个地方是褒义。因为在村民眼里,贺官德是个好人,所以就叫他“滥官德”。几十年来,村民们叫惯了,久而久之,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姓贺。

一提到“滥官德”,村民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说,他这个人啊,真的是太好了,救过这么多人,自己却从不肯提起;救人落下一身病,还花了十几万元医药费,家里穷得不像样子,真是“滥好人”……

在记者的一再追问下,58岁的贺官德终于打开了记忆的闸门,讲述了一个个尘封已久的救人故事。

冰天雪地里,只穿衬衣、短裤的贺官德救出12条命

1990年1月1日,凌晨5时许。临海石鼓大桥附近,船老大贺官德的船正停泊在这里过夜。

这是始丰溪末端,下游是灵江、椒江。贺官德是头一天从三山码头运煤到这里的,等卸了煤,第二天再装黄沙运回椒江。因为退潮,船搁浅在靠近溪边的滩涂上。

“那天刚好是元旦,所以时间记得特别牢。”贺官德说,那天天气很冷,雨夹着雪不停地下,宽阔的始丰溪上寒风阵阵。

突然,一声“哗啦”的脆响划破宁静的夜空,一辆金华开往温岭的客运面包车,撞断石鼓大桥左侧护栏,坠落到桥下的淤泥上。

熟睡中的贺官德被惊醒了。他走出船舱,环视漆黑的始丰溪,却又不见动静,就钻回被窝。

“救命啊。”大约10来分钟后,贺官德听到一个女人发出微弱的呼救声。

“有人出事了!”,贺官德冲出船舱,并朝妻子徐小珍大喊:“快起床,打开探照灯!”说完,他毫不犹豫地跳入刺骨的滩涂,跌跌撞撞地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此时,他赤着脚,身上只穿着一件的确良衬衣和短裤。

船上的探照灯是贺官德自己土制的,使用时需要妻子用手拿着把柄。几秒钟后,探照灯打开了,借助灯光,贺官德隐约看到离船头五六米远的地方有一辆汽车。他冲妻子大叫:“不好啦,汽车掉江里,要出人命了!”

徐小珍听了,心里一阵发悚,朝老公喊道:“当心受凉,穿上衣服!”

“都火烧眉毛了,还穿什么衣服!”贺官德生气地回话。

退潮后的始丰溪,二三十厘米厚的淤泥又软又滑,淤泥下面是硬硬的石子。贺官德跑得急,好几次摔倒,浑身湿透,沾满淤泥。

凛冽的风雪中,贺官德感到彻骨般寒冷。但很快,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跑近了,贺官德发现,面包车侧翻在斜坡上,一头扎进水里,一头陷在淤泥上,木板车底裂开了好几条缝,正好朝着探照灯的方向。慌乱中,他分不清哪是车头车尾,就跑到有水的一端,挥起右手,一巴掌掴下去。玻璃碎了,碎片刺进他的手掌,顿时鲜血直流,可他没有感到痛。

贺官德往里一看,没人。随即跑到车头,发现挡风玻璃没了,副驾驶室旁边仰躺着一个女人,头上脸上全是血,嘴巴张开着,睁得大大的眼睛一眨都不眨,死死地“盯”着上面。

“说句实话,看到女人这副样子,当时,我真的有些怕。”贺官德说:“我想,她要是还活着,我就救她。”

正在贺官德犹豫时,那女人的眼皮竟然动了一下。“活着,你还活着,我来救你!”贺官德欣喜地喊道。

这时,贺官德的胆子大了。他赶紧爬进车厢,背起女人,趟过淤泥,把她放在桥下地势高的干燥地方,交给妻子照顾。

贺官德再次回到车里时,一个苏醒过来的男孩正坐在人堆上,哭喊着“爸爸妈妈”。他迅速抱起孩子往外走。车厢里全是泥浆,贺官德一步一滑,走得十分艰难。

紧接着,贺官德救起了第三个人。此时的贺官德只想着快点救人,能抱的就抱,抱不动的壮汉,就使尽力气往外拖。

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贺官德在救人,妻子徐小珍也没闲着。她从船上拿来军大衣,盖在最先获救的女人身上。看着男孩手臂上全是血,哭闹得很凶,她用一块布轻轻地给他擦拭,还拿来饼干哄他吃。后来,贺官德夫妻俩得知,这个男孩名叫阿伟,只有5岁,其父母在这次车祸中一起走了。

救出第八个人后,贺官德冷静下来了。看着满地的伤员,几乎个个都不能说话,贺官德想:“这么冷的天,万一他们被冻死,我不是白救了吗?”

想到这里,贺官德让妻子照顾伤员,自己撒腿就往200米外的水泥预制场跑。“嘭、嘭、嘭”,传达室看门老头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

“什么人?”老头问。“出车祸了,救人,有电话吗?”“打哪里?”“119。”电话通了,贺官德只说了一句:“石鼓大桥,快来救人!”

那时,贺官德根本没想到打医院的急救电话,而且他也只知道119火警电话。

往溪边跑时,贺官德的脚底被预制场的钢筋刺了五六个洞,可他仍然一点都没感觉到疼。这时,天还没有亮,在经过一个1.5米左右高的石坎时,他一脚踩空,从上面滚了下去。

这之后,贺官德又救出4个人。“车上一共有17人,当场死了4个,一个自己走出车子,其他12个都被我救起。”贺官德说,直到这时,天才发亮,两辆消防车也赶到了,把伤员送到医院。

一次救人,贺官德落下一身伤痛,花去十几万元医药费,再也干不动重活

因为救人落下一身病,花去十万元医药费,还从此结束了自己赖以为生的开船生涯,这是贺官德万万没有料到的。

三山村紧依椒江南岸,是三山码头所在处。贺官德17岁开始撑船,往返于三山码头与临海石鼓之间,专运煤和黄沙。他的船一次能装18吨货,每吨运费平均4.5元,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很宽裕。

在第一次救人时,贺官德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这之后,他感觉身体越来越不对劲,左侧胸腔隐隐作痛,右手也没力气,腰、腿和脖子经常疼得不能活动。尤其是右手腕,一到阴雨天,就肿胀难耐。到多家医院看过,却查不出症结,医生说,必须长期吃药治疗。就这样,他失去了干重活的能力,22年来,从没离开过药罐子。

对贺官德来说,病痛带来的最大压力是经济。他隔三差五地去医院,一次花销往往要三五百元。这么多年下来,他总计花了十几万元医药费。

当时,贺官德的女儿还小,一个11岁,一个9岁。家里的顶梁柱倒下了,两个女儿又要读书,不得已,贺官德的妻子去码头筛煤挣钱。

“小时候,我不知道父亲怎么会得病,只知道家里的日子越来越艰难,我们姐妹俩每人一周的生活费只有20元。”大女儿叶丹莎说,父亲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也常常去码头打零工。但他挣的钱,刚够医药费。

后来,迫于生计,贺官德又曾先后开过几次船,可终因体力不支,不得不彻底放弃了开船的念头。3年前,他去小女儿办的一家小企业看大门,管吃管住,每个月还有1000元工资。“我就靠女儿养活了。”贺官德说。

在贺官德家里采访,记者发现,当年妻子陪嫁的4只暗红色老式木箱,是他家最像样的家具,最值钱的要数十几年前小女婿送给他的一台17寸电视机了。而家里唯一的一把钢管椅子,早已锈渍斑斑。

把救人、做好事当作行善积德,贺官德抱病再救5个人

贺官德救人落下一身病,但却没有因此停止做善事。

1993年夏天的一个午后,江上风大浪急,天空乌云密布,雷电滚滚,眼看就要下大雨了。

贺官德在三山码头上,看见三四百米远的江面上,一艘运沙船正在慢慢下沉。他来不及思考片刻,开着小船,顶着风浪,向运沙船全速驶去。

当贺官德靠近运沙船的时候,运沙船即将沉没。贺官德赶紧伸出手,死死抓住船老大,一把将他拉了过来。那人脱险了,直到船驶近岸边时,贺官德才看清,自己救的是个30多岁的年轻人。

“上一辈船老大有规矩,不能见死不救。”贺官德说:“只要我看见有人遇险,就要救。”

第二次救人后约半年,贺官德在葭沚一家企业门口又救下一位老人。

出事时,那位老人挑着担子正在埋头走路,被一辆6轮大货车钩住衣服,拖出几十米远,而司机却不知道,情况万分危急。

贺官德见状,不顾浑身伤痛,使尽力气,飞跑上去,让司机将车子停了下来。事后,贺官德和那名司机一起,把老人送到医院检查。后来,老人背着猪肉到贺官德家登门道谢。

石鼓大桥救人后,贺官德又先后4次共救过5个人。其中一次是10多年前,听说村民贺明松家着火了,贺官德赶紧跑去救火。可当他赶到那里时,房子已被大火烧成断垣残壁。“明松还在屋里!”嘈杂的人声中有人嚷了一句。

一听这话,贺官德什么都没说,直冲进屋。滚烫的瓦片和椽子砸在身上,他顾不上理会,用手拼命地扒着冒火星的废墟。终于看见贺明松了,可惜,他已经被火魔夺走了生命。

贺官德平时为人和善,村里人或左邻右舍有事时,只要官德知道了,都会主动帮忙。“官德话不多,做了好事不张扬,从来不提救人的事。”三山村的长者贺贤龙说。

叶丹萍是贺官德的小女儿,今年30岁。她说,22年来,父亲没有跟她说起过救人的事,她和姐姐都是从别人的嘴里听说的。她说:“小时候,邻居向别人介绍我是多次救人的‘滥官德’的女儿时,我很自豪,感觉父亲很了不起。”

贺官德第一次救人时,妻子徐小珍在场,之后的几次,她都没听丈夫说起过。有一次,家里突然来了一个女人,说是老贺救了她儿子的命,送点猪肉表示感谢,徐小珍才知道丈夫又救人一命。

有一年除夕,贺官德想起有人还欠自己一万元黄沙钱,就上门去讨。可到了那里一看,发现这户人家比自己家里还要穷,甚至连当地过年必备的甘蔗、猪肉等年货都没有,贺官德不但打消了讨账的念头,还给了那户人家两个孩子每人25元钱。

这些年里,贺官德多次听到有人说他傻,伤了身体赔了钱穷了家。可在贺官德看来,做好事、救人,是行善积德。

责任编辑:杨能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