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白岩松:宽容看待不靠谱提案 敢说是进步

2012-03-14 09:29:40  来源:央视网  

《新闻1+1》2012年3月13日完成台本

——提案议案:怎么提?怎么办?

节目导视:

贵州茅台酒厂 刘自力:

三公消费禁止喝茅台,那我想请问,三公消费应该喝什么酒。

解说:

直接面对问题,热烈讨论,从国际民生到百姓关注,代表委员的议案频频引发热议。民意到底如何理解,权利如何实现,489件全国人大代表的议案,6069件全国政协委员的提案,从不说到敢说,直面问题的背后又蕴含着什么样的趋势?《新闻1+1》今日关注提案、议案怎么提?

主持人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随着社会的进一步的开放,其实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和条件去参政议政,发表自己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接下来我就给大家念几个,大家听听这几个主意怎么样,应对老龄化要缩短学制,把原来从小学到高中的十二年改为九年,好处是什么呢,早点毕业早点去上班。还有让盗贼去沙漠治沙,还有不鼓励农村的孩子去上大学,另外雷锋的精神应该申遗,全民要打太极,企业的老总要享受局级待遇。怎么样您听完是什么感受,听到这里的时候您肯定就乐了,觉得这个是什么呢,哪有这么参政议政的呢。不是,这还真不是说普通老性说的,这是我们一些政协委员,或者说人大代表的提案或者议案,或者说是他的一些建议所表现出来的。

听我说到这里的时候,您肯定又会一种感觉,是不是要批这些特别雷人的提案、议案,包括一些建议。不,或许正是通过这些我们一听还有点挺难接受的一些提案、议案、包括一些建议的时候,我们要思考几个问题,社会是不应该更加宽容的去看待这些一点,另外是不是一种更加开放和进步的标志,另外也提醒我们的代表和委员们去思考,怎样拿出更有质量的提案和议案,另外是不是也存在一个有一些东西,今天听着我们挺雷人,过好多年的时候发现,人家说的是对的。这一系列都值得我们今天拿出一期节目,来共同商榷和思考,来,接下来往下走。


贵州茅台酒厂高管 刘自力:

茅台是民族的精品,是咱们中国有知识产权的产品,它本身就是一个产品,它没有任何政治属性。

记者:

有一些人也提案说两会应该禁止三公消费喝茅台,您怎么看?

刘自力:

三公消费禁止喝茅台酒,那想请问,三公消费应该喝什么酒,你回答呀,不可能只点头,你也得回答,应该喝什么酒。

解说:

直面问题热烈讨论,这段引起广泛关注的对话,起因就是一份关于禁止使用公款消费茅台酒的提案,提交人是全国政协委员林嘉騋,过去一年关于茅台酒的话题一直是舆论讨论的焦点,而他与公款消费之间的关系则更是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今年两会在贵州代表开放日贵州省委书记栗战书也对这一话题做了回应。

贵州省委书记 栗战书:

不上茅台酒,上一瓶所谓的进口的拉斐,多少钱,比茅台久贵得多。我们贵州包括茅台酒厂,我们也不倡导过度的公款消费,但是必要的、正常的合适的市场消费,市场经营行为,我们是不反对的。

解说:

三公消费喝茅台,尽管讨论热烈,但是以法规的方式对一酒类品牌加以禁止,似乎也有不妥,除了茅台转让二胞指标的议案,也引发热烈的关注。提出它全国人大代表李兴浩在议案中建议,由国家牵头建立计划生育指标转赠平台,允许有第二胎合法生育指标的公民,自愿通过此平台转赠第二胎生育指标,高学历者、富裕阶层、公务员等可从平台中申请第二胎生育指标,申请指标者则有义务对转赠指标者进行一对一的帮扶。


全国人大代表 李兴浩:

去年我就写好了,我就不敢提,我怕带来很多不理解的误会,因为今年我第五年最后一年了,我也不知道每年有没有机会当人大代表,我不提了我就没机会了,所以我就一定要提。

解说:

在眼下的环境,李兴浩的议案的确有些大胆,注定会引发争议。

李兴浩:

我们应该不管他(人大代表)提什么建议,我们起码引起大家的重视和关注,他都是合法的,他是值得尊重,因为他不管他做得怎么样,他曾经勇敢地站了出来。

解说:

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全国两会释放出的声音越来越多元,提案、议案引发的争论也越来越多,例如在政协分组会上,海南省致公党、海南省组委,副省长林方略就表示,作为炎黄子孙,老是把黄色跟色情联系起来很不妥,应该把黄赌毒、扫黄打非之类的提法改成淫赌毒、扫淫打非,就同样引发了大家的热议。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建议,将法定结婚年龄降至18周岁,还公民结婚的自由权。这些让人有些意外的提案、议案,都在会场外掀起了广泛的讨论。

白岩松:

其实对于每年的两会当中,代表和委员行使自己参政议政的权利的时候,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人大代表通过议案的方式,它就跟立法有关。政协委员通过提案的方式来发表一些自己对事情的一些看法,包括建言献策,另外还都可以有建议大会当中分组讨论的时候还可以发言,因此随着这些两会氛围的改变,人们代表和委员越来越敢说了,同时媒体也会快速去放大,因此在众多的提案、议案以及建议和大会的发言当中,总是会看到一部分让你一时间觉得有点不太适应的,你可以把这些一时间有点不太适应的分成好几类,比如说乍一听不太靠谱,但是想想有一定的道理比如说,扫黄应该改,你仔细想想乍一听是不对,但是想想咱们是黄种人,炎黄子孙,那么究竟是不是改成扫淫不一定,但是好像叫扫黄是有点不靠谱,所以乍一听是靠谱,想想有一定的道理。

第二种乍一听是有道理,但是仔细想想不太靠谱,比如说十年的时间我们现在改回繁体字,繁体字有它的好处,但是十年时间改回去这是一种文化的重新断裂,会让人感到很恐怖。另外禁止公款消费茅台酒,那其他的酒如果卖的比茅台更贵呢,原来中华是最贵的烟,现在中华在很多贵的烟的前面已经变成便宜的了,它解决不了公款消费的问题。因此是乍一听有道理,仔细想想不太靠谱。

第三种是乍一听很人性化,但是仔细想想又不太靠谱,比比如说女性生理期的时候休假,很人性化好像。可是你仔细想象,这玩意怎么验证呢,还有一个比如说老婆做家务,老公发工资,乍一听也很人性化,那么老公做家务的时候,老婆要不要给他发工资呢。这也是属于乍一听很人性化,但是听听不靠谱。

第四种是乍一听不太靠谱,仔细想想呢更不靠谱,比如说要建和谐女神像,就应和谐女神应该长成什么样,还有比如说二胎可以由穷人转赠给富人,这个你仔细想想,就不是特靠谱,但是很重要的还有第五种。

第五种就是乍一听不靠谱,但是时间长了以后,慢慢您觉得有他想的太对了,他提前想到了这件事情,我们很多现实中的改变,都是由当年看似不靠谱的提案、议案所直接带来的改变。所以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我觉得这是社会进步和更加开放以及代表委员敢于建言献策,所必然带来的结果,它占的比例并不大,另外有的时候小去小心,不要说一听到雷人的言语就一棒子把人打死。如果人们不能说看似出了错了或者不靠谱的话的时候,好的建议也就不会出现了,所以恐怕首先要从更加宽容和开放的角度看待这种结果的出现,但是接下来代表委员也会去思考,怎样让自己的提案、议案更有推动性、更有建设性、更有可实施的空间,接下来走进两位代表委员当中去感受一下。


自从十年前成为全国政协委员开始,个性的张晓梅,提案数已经超过了100个,2009年,她甚至带着20个提案上了两会,但是面对如此多的提案数量,媒体和公众却没有给予很高的评价,很多她的提案都被冠以信口开河和雷人的标签。

全国政协委员 张晓梅:

尽管这些提案在当时的时候很多人不能理解,觉得全国政协的提案这被能够提这样的一些小事情,但是实际上这些提案陆陆续续这几年都得到落实。

解说:

今天张晓梅提出,将公共集中供暖向南方地区延伸的建议,再次引起公众关注,今天张晓梅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表示,她尊重那些不理解她的人,但同时她也并不介意。

张晓梅:

自己在这十年中间,我自己会觉得自己越来越成熟,可能刚开始的时候,就是看待问题的立场、视角难免都会有一些片面,或者说有一些偏颇,现在你就会觉得自己眼界开阔了,无论什么样的一些批评扭曲或者误解,我觉得它是一种存在。

解说:

今年来自重庆律师协会的韩德云,爱任期内最后一次参加人大会议,留着络腮胡的他,在代表中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他曾经开玩笑地说,不留胡子,领导记不住。不过,让人记住他的并不是他的胡子,而是从2006年开始,他说服另外29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题为“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立法的议案。但是他得到的回应却不如人意。


全国人大代表 韩德云:

其实最开始提出这个议案的时候,基本上没有回应,而且孤独反映在有关部门的回应比较简单,可以说就这么不两句话,不具备条件,而且不成熟。

解说:

从那儿之后的六年里,他每年都会再提这个议案,虽然到目前为止这份议案还没有得到采纳,但是他受到了民间广泛的支持,相关部门也在积极推进中。

韩德云:

最近的一两年,特别是去年,监察部中纪委给我的回复,我觉得是非常积极和肯定的,那么他们不仅在做研究和认证,同时也在收集和整理各地做实验的这么一些经验和教训,同时也在积极着手准备建议稿。

解说:

韩德云曾经公开说,他连续七年建言公务员财产申报,没有听到任何身边的人表示过反对,因为这是反腐体系的一个最根本的制度,明年的两会韩德云是否还会继续出现,现在还是未知。不过,十年来的两会经历给了他对于“代表”两字更深的理解。

韩德云:

不仅仅从律师身份来思考问题,必须从更广泛的角度,从更广泛的群体的利益去出发,去看看他们想什么,怎么去解决这些问题。

全国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提案组副组长 刘晓冰:

有这样的情况,有的委员就自己讲,他说从一开始当委员不知道怎么写提案,学着写提案,到会写提案到现在写好提案,现在能写好提案了,就该毕业了,有委员有这样的感触,感触很深。

白岩松:

在张晓梅的提案当中,有包括老婆做家务,丈夫应该给开工资,还有女性生理期休假,以及全民打太极等等。但是今年也是有了她南方应该集中供暖人很多人会产生共鸣,这样的一份提案。其实面对很多人说她过去的一些提案非常不靠谱的时候,听听她的回应是什么?


张晓梅:

每一个委员他所要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你在你的领域中间,你所能感受到的一些东西,以你的视觉,以你这样一个思辨的水平或者说观察能力能够看到的东西,能够把它更好的说出来,我觉得我一直持续的,我认为对的我就持续坚持,比如说家务劳动价值化,我今年再次做了这样的提案,当然这个提案比过去会更加的丰富,也就是说我认为是对的事情,我就说不太去批评别人,或者说不太去谴责别人,我会坚持我自己做,我坚信只要我的做法正确,大家会慢慢的接受和理解的。

白岩松:

重庆的韩德云是另外的一个例子,他不是说不断提出新的提案,而是长达很多年里头一直在提同样的一份提案,最初的时候人们会觉得你这个有点不靠谱,但是现在已经变成大家都会更多地站在他的身边,听听他的回应。

韩德云:

2006年提出议案,应该说是(我)多年的研究,我们的反腐败措施很多了,但是从根本上实现防止腐败发生的途径,觉得还是太少,研究了一下其他国家和地区,反腐败的经验和教训,我觉得我们国家可能我们的公务员制度,在建设的初期少了这么一项规定,这样可能导致我们反腐败方面,缺少一个根本性的可以治本的这么一个机制,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希望赶快能够弥补它,而且从全国人大立法的进程来看,八届全国人大的时候就已经把官员财产申报法,纳入到我们人大的立法计划当中去,那么后来因为各种原因这个立法进程搁置下来了,所以我从十届开始,从2006年十届人大开始提出应该赶快做这个事实。

白岩松:

我替他算了一下,你看他从提出这个公务员应该财产申报,已经长达七年了,最初的时候这个事可能没有像今天这样显得更加的迫切和更多人的理解和接受,但是他一直坚持不懈的,就是不断地提,不断地提,到现在为止您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所以我们特别喜欢,如果我们的代表和委员当中有这样一根筋,但是能开始把人们不理解的东西慢慢变成一个公共政策的话,那真的是在一种推动。接下来我们再从一个更宏观的角度去看我们的代表委员们的提案和议案。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 胡晓炼:

所以在目前为止,还没有在近期就发行这种五百或者一千元大额面钞的计划。


在两会上所有的讨论都是严肃的,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胡晓炼的这番话,就是在回应全国政协委员、山东省工商联副主席的宗立成的提案,宗立成成认为大面额人民币拥有多种优势和好处,第一便于携带,第二减少流通环节的时间,提高效率。第三节约纸张,目前的人民币最大面额偏小,已不能满足经济总量的集聚增长。引发媒体关注的还有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央纪委原副书记刘锡荣,3月10号他在浙江代表团发言中指出,有些地方乱设机构,乱定级别,领导职数和公务员人数超标,这些支出最终都是老百姓买单,他同时透露,四年前全国公务员是600万人现在已增至1000万人,一年多100万人,为此他建议制定编制法,刘锡荣此话一出,立即引起舆论热议,昨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出声明,表示这个说法与实际情况不符,全国公务员数量近两年年均增长约15万人,此外还有88.4万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群团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然而而事情并非就此结束,针对人社部门的回应,今天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在在其微博上发问,不视听谁的。同样的发问也出现在全国政协委员李剑阁与财政部部长谢旭人之间。

财政部部长 谢旭人:

去年财政收入增长24.8%,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预算外资金全部纳入到预算管理了。

解说:

针对谢旭人部长有关2011年财政收入增长24.8%,属合理的说,李剑阁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城市居民收入只涨了8.4%,农村居民收入只涨了11.4%,财政收入涨有道理,老百姓收入不涨有道理吗?

财政部部长 谢旭人:

财政收入与居民收入并非简单的此消彼长的关系,当然我们还要进一步根据经济发展做好收入的管理工作,做好支出的管理工作,更好地发挥公共财政的作用。

解说:

对此李剑阁再度发问,政府收入和老百姓收入怎么会不相关?一个蛋糕怎么切,你切多了他就少了,同时在他看来,增加财政收入后再用于民生,其效果不如大幅度,大范围减税,而李剑阁此次的提案就是,减税是体格改革,结构转型和廉政建设的当务之急,为次这份提案被媒体誉为此次两会最有分量的提案。

据悉此次两岸人大代表议案489件,政协委员提案达到了6069件。

刘晓冰:

我们初步的统计了一下,就是涉及民生方面的问题,从目前来看大概已经接近有2500件,已经占到立案提案总数的40%以上,其中关注最多的是教育方面已经超过了520件,第二位是关于社会保障方面的,已经有470多件,第三就是医药卫生方面,也超过了400件。

白岩松:

其实在一年6000多份提案当中,偶尔听到一些比较雷人,甚至会觉得不太靠谱的提案,包括大会的发言的时候很正常,我觉得一方面需要我们有一种更加的宽容的心,因为只有代表委员都敢说话了,不再当哑巴委员,或者说赞歌代表的时候,各种声音才会出现,这是进步的标志。不能一棒子打死,如果一棒子打死了话,所有人都说一种声音的话,其实那是更可怕一种现状。但是反过来我们的代委员也要去思考,为什么我们有一些提案包括一些议案,包括一些建议一出来的时候,就遭受舆论甚至哄堂大笑呢,那么将来怎么样拿出更有质量的东西,我觉得也有助于他们的进步。

最后我们不妨去看看在2月底的时候,两会之前有记者在长安街上采访很多普通人,他们假如做议案或者提案的时候,会是什么,其中一些很有意思,你看贾文颖,一个老师,她说的是如果我能提出一个议案,我希望能从学生的长远发展及全面发展考虑,改进对学生的评价机制。有一个农民工朋友叫李云龙,他说如果我能有机会,我希望农民工能有一个合理的休息时间。

你看,你一听会觉得这样的一些想法都非常的靠谱,因为来自生活,希望我们的代表和委员们更多的在生活中寻找更高质量的提案、议案和建议。

责任编辑:杨能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