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姜智远:一双手走出的宽阔路

2012-12-07 07:12:5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赵 流

    他打出生起腿部就有残疾,但凭着勤劳的双手,他做过布鞋,种过桑养过蚕,后来种橘卖橘,目前经营着150多亩橘园。他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成一行,多次被评为“残疾人自强模范”。有一位领导在听了他的事迹后说,不但残疾人要向他学习,好脚好手的正常人更要向他学习。

    □讲述 姜智远 记录 赵 流

    第一份工作是做鞋,因为做鞋只要坐着,不用走路

    村里把50多亩无人承包的桑叶地交给了我,于是我除了做鞋,又学着种桑养蚕

    我1953年出生,天台县街头镇街一村人。虽说步入花甲之年,但与我接触交往的人都说我是60岁的年龄、50岁的外貌、40岁的心态,这一切,都与我的生活经历有关。

    我是个先天残疾人。从懂事起,我就意识到自己与正常人不同,人家能做的事,我基本也能做,但要付出更多的艰辛与劳动,至少在走路上要比人家慢得多,还有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重物。由于身体羸弱,长得也不高,对社会上的嘲笑早已习以为常,逐渐养成不卑不亢的性格。我家住在镇小学附近,小时候最羡慕小伙伴去上学,听到学校里音乐课的琴声,我会跑去听并跟着唱。直到9岁,我才跨进了学校的大门,对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我是倍加珍惜,因此,成绩非常优秀。

    15岁小学毕业,却因家庭成分不好,无缘升初中,只好回家务农。当时我的体重只有45斤,论体力,还不如普通妇女。生产队就安排我放牛,虽然挣的工分不多,但给了我捧起书本的机会。我边放牛边看书,把当时所能搜到的《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传统名著读了个遍。

    上世纪60年代最流行的是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对这本书我是看了又看,主人公保尔的那一段名言:“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为人卑劣、生活庸俗而愧疚……”可以说是影响了我的一生。我扪心自问,我的腿虽然不好,是二级残疾,但我有一双健全的手,一张能说的嘴,还有一个不算笨的大脑,我为什么不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呢?

    18岁那年,我作出了人生第一次职业选择,学习做布鞋,因为做鞋只要坐着,不用走路。

    通过三年拜师学艺,我学会了布鞋制作的全部工艺,自己开了一家鞋店。街头镇是天台西部最大的集市,当地风俗,青年人结婚时,女方总要做一双布鞋送给新郎,大人小孩过春节,也要添置新鞋,妇女若不会做,就去鞋店买,因此,制鞋业很是兴旺,集镇上鞋店共有11家。我是其中入行最晚的,但对自己的要求却一点不含糊。为了降低做鞋成本,从外地大批量购进鞋面料和底料,在做工上更是精益求精,对顾客态度诚恳,服务周到,售后服务更是来者不拒,对剪鞋样,楦鞋,小修补之类,都是免费服务。为了体现诚信,对答应人家的交货时间,我从不拖延。有的顾客为了赶某一日子,就站在店铺里等待,对此,我也是有求必应。每到秋冬季节,天天做鞋到深夜。不到半年,我这家新开鞋店就有了名气,成为同行中的佼佼者,不到一年,集镇上有8家鞋店先后关门歇业,在剩下的3家中,数我的生意最为红火。由于我做的布鞋物美价廉,不但本地人喜爱,甚至邻近磐安县的许多人都慕名前来购买。几位上海来当地企业当指导的师傅眼光很挑剔,但穿了我做的棉鞋后赞不绝口,临走时特来我店定做几双带回上海。

    上世纪70年代末,随着机械化制鞋业的兴起和消费观念的变化,手工布鞋逐渐失去市场。当时村里有50多亩桑叶地无人承包,村领导知道我会动脑子,就把副业队养蚕这一摊交给我负责。这样,我白天种桑养蚕,晚上和赶集日子继续做鞋。到了蚕桑队,我发现这里劳动效率比较低,而且蚕发病率高,主要问题出在管理上。于是,我将人员精减一半,只留下10个人,我把10几个人组成一个优秀的团队,我以身作则,每次去采桑叶,都叫自己的妻子、嫂子走在前面,碰到下雨天时更是如此。有时人手不够,我叫妻子用板车把我拉到地里采摘桑叶。养蚕是个技术活。我虚心向内行人学习,参加县林特局举办的蚕桑培训班,积极提高养蚕技术,还对桑叶进行嫁接,改良桑叶品质。对不清洁的桑叶都进行清洗、晾干后再喂蚕。我承包管理蚕桑那几年,蚕茧质量好,卖出价钱也高,村里增加了收入,参与养蚕的人分红也多了。

责任编辑:泮非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