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龚桂方坚信:因为有爱,未来一定会更好

2013-12-05 08:36:15  来源:台州晚报   王佳飞 赵虹

昨天上午,台州市海事局、浙江勤丰船运有限公司领导到温岭看望了龚桂方。龚桂方把目前收到的47700元慰问金,都存进了银行。他说,想成立一个爱心基金,帮助更多的人。

他想成立一个爱心基金

10天前,秦皇岛各界送来32600元慰问金。龚桂方推辞不过,又觉得受之有愧,心中悄悄酝酿着一个想法。第二天,他去了一趟银行,把钱全部存了进去。

这段时间,慰问金和捐款还在接踵而来。台州市慈善总会和温岭市慈善总会各给他送去了5000元,温岭市第四人民医院送去了5050元。

11月30日,龚桂方又往银行跑了一趟。这次,他自掏腰包添了50元,凑成15100元。

47700元现金,全部变成了存折上的数字,龚桂方心里踏实多了。

为啥把钱存银行?龚桂方说:“我想成立一个爱心基金,帮助上学困难的人。”

小学生,中学生,还是大学生?龚桂方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大学生吧!”

本地的大学生吗?这次,龚桂方不假思索:“碰上哪个就哪个,不讲究地界的。”

还有啥要求吗?“出身于因病致贫或者残疾的家庭,最好是学医科的大学生,我帮他上学,他毕业以后能救好多条人命,值得!”

30年难以割舍的大学梦

资助大学生的想法,并非突发奇想。“大学梦”,一直是龚桂方割舍不下的心结。

龚家有4个兄弟姐妹,排行老三的龚桂方是学历最高的。“我读过高中,在当时也称得上是知识分子。哥哥和姐姐只读过小学,最小的妹妹甚至没上过学。”

“我最喜欢的课是语文和数学。”龚桂方至今还清楚记得,初中时一次数学考试过后,教室里一片愁云惨淡,那次考试有点难,但龚桂方却考了满分。

除了数学,龚桂方语文也不错,尤其喜欢写文章。上初中时,他的一篇作文受到老师好评,在班上朗读,从此爱上了写作。当兵4年半,他笔耕不辍。直到10年前开始跑船,他仍坚持写诗。高中时,龚桂方的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放学后,龚桂方要忙着放牛、干家务,把因为上学耽误的活补上,虽然有点苦有点累,但他说“能背着书包去上学,每天都特别快活,放学回家干活也有使不完的劲。”

19岁那年,龚桂方高中毕业,求学之路也戛然而止。他扛了行李,跟着施工队走南闯北。“其实,那时学费不贵,只是家境不好,出去赚钱更紧要。”

没能踏入大学校园,到现在,龚桂方仍觉得遗憾。当水手后,他一直想考取三副(船员的一个级别,必须要有大专学历),学历成了拦路虎。他函授考了大专学历,孰料一场大病来袭,再也没精力去赴下一场考试了。


精神鼓励更让他感动

龚桂方说,大家对他物质上的捐助,会令他不安。但是,精神上的鼓励,却能让他感动不已。点点滴滴的温暖,他一一记在心头。

11月23日,龚桂方去买药时,老板因为看过关于他的报道,免了他200元的药费。“我捐的这点钱微不足道,却有这么多人关心我,感觉很过意不去。”

11月29日,温岭市第四人民医院副院长、内科副主任医师赵美忠,为龚桂方定制了一份“健康小贴士”:定期复查乙肝病毒DNA、肝功能、AFP、血常规;饮食方面要注意清淡、保证优质蛋白的摄入……

“上面写得明明白白,一目了然。”这份贴心,让龚桂方感到很温暖,“四院还给我送来了免费诊疗卡,并帮我建立了个人健康档案。”

记者了解到,温岭市第四人民医院已经成立了一支诊疗随访团队,跟踪了解龚桂方的病情,为他提供治疗康复咨询,并开通了复查和治疗绿色通道。“我们医院就在松门镇上,是离他家最近的医院。”四院院长尤志富说,院方将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免去龚桂方的相关医疗费用。

昨天,台州海事局局长王军看望龚桂方时,还带来一个好消息。他们将向浙江海事局推荐,将龚桂方列入船员诚信管理“白名单”,同时,为他的船员适任证书更换开辟绿色通道,“如此破例,近几年来还是头一遭。”

浙江勤丰船运有限公司董事长梁茶清也来了,他再次对龚桂方重申了承诺:“公司为有你这样的员工骄傲,只要你愿意回来,我们随时欢迎你!”

战友想接过爱心接力棒

这两天,龚桂方的家乡,温岭松门镇南塘一村党支部书记潘梅福也没闲着。他正准备印制横幅,挂在村里显眼的位置,号召村民向龚桂方学习。

已经有人悄悄在行动了。

几天前,《秦皇岛晚报》编辑部热线接到了一个来自台州的电话。电话里,有人询问郭学敏的账号,说自己愿意接替龚大哥帮助她。他不愿留下姓名,只说自己也是温岭人,是龚桂方的战友。

昨天下午,记者辗转联系上了这位神秘战友。一再追问下,他才透露自己姓曹。电话里,老曹有点不好意思,“我其实是冒牌战友。”原来他和龚桂方在同一个地方当过兵,入伍时间比老龚晚4年,“我穿上军装到部队时,他已经脱下军装回老家了。”

“当年我接过了他手里的枪,保卫祖国;现在,我愿意接过龚大哥手里的爱心接力棒,帮助小郭。”老曹说自己看到报纸后,特别感动,虽然收入不高,但可以每月出钱资助郭学敏,直到她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他相信,未来一定会更好

昨天看到龚大哥时,他终于换下了之前每次看到都穿的夹克衫,换上一件棕色的棉服,裤子也换了。

衣裤有点不合身,显得长了。衣服盖过了屁股,裤脚因为太长,卷了几层。看到记者关注他的衣服,他有点得意:“裤子外套都是妹夫给我的。”

龚桂方的妹夫在杭州四季青做服装批发生意,他淘汰了的衣服,龚桂方就拿来穿。用他的话说,“衣服只要干净就好,哪有这么多讲究。”

对于一波波媒体的关注,龚桂方说,自己还是那个自己,还是那么乐观。疾病已经不在话下,“去上海检查过了,医生说癌细胞没扩散,反而萎缩了。”

贫穷也不是问题,“我的工资买药后,还能剩下一点,可以帮助郭学敏,老婆挣的钱补贴家用,儿子挣的钱存起来。”

“这里会造一幢小洋楼,比原来那栋还要好!”龚桂方对着小平房前的空地比划着。卖掉的小洋楼,一直是家人心头的痛,再给家人一个像样的家,一直是龚桂方的心愿。“儿子可以在新房子里结婚,女儿也可以经常回娘家住。”对未来,龚桂方充满了憧憬。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