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诚信哥”马礼森:生命被冻,承诺不失

2015-09-16 10:40:3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郑智颖

“我要好起来,等我好起来,一定会还钱,有一元,还一元。”

“诚信哥”马礼森生前一直没有放弃求生的希望,也一直惦记着还钱的承诺。

可是,今年3月,还没能好好感谢帮助过他的人,他就走了。走得很突然。

“那天早上,他还好好地吃了早饭,上午10点多就走了。”马礼森的堂兄马礼强回忆道。

马礼强说,到后阶段,马礼森全身无法动弹,讲话非常吃力,但还是经常一字一顿、艰难地重复上面的话。

逐渐冰冻的身体

马礼森是黄岩澄江街道仪江村村民,原本是椒江华日建筑有限公司的一名员工,做泥水出身,干活比谁都卖力。公司很器重他,月薪从一两千元涨到六七千元,后来还提拔他做管理人员。那时的马礼森,风华正茂,买了辆长城汽车,8万元,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

2011年春节的某一天,马礼森突然觉得腿不听使唤,有时走着走着,人会无缘无故地跌倒在地。当时,他也没在意。可是,症状越来越明显,腿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常常觉得酸软无力。

病情越来越糟糕。渐渐地,麻的感觉从小腿发展到大腿。马礼森来到医院,医生也摸不准他的病情,觉得他可能太累了,休息一段时间自会痊愈。可是,身体的反应告诉他,事情没那么简单。双腿的无力感越来越明显,台阶成了无法逾越的障碍。他不得不拄着拐杖走路。活,也干不成了,他辞了职,四处求医。

“他姐姐带着他到北京、上海、南京都去看过。一开始医生说可能是腰间椎盘突出,治疗了一段时间,还是不见好。后来确诊了,得的是运动神经元病。”马礼强说。

运动神经元病,医学上又称“渐冻人”,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患者犹如被冰雪冻住一般,丧失任何行动能力。但是这个过程不是迅速的,而是身体一点一点慢慢地萎缩和无力,最终,机能瓦解,呼吸衰竭,走向死亡。

这个病最残忍的地方在于,患者的神志和意识始终是清醒的,也就是说,他们清晰地感受着自己逐渐走向生命终点的全过程。

这种病病因至今不明,尚无有效的治疗手段。

陌生的病名,未知的结果,马礼森无法接受,坚持一家家医院复查,但结果都是一样的残酷。最后,身心俱疲的他,和姐姐返回家中。

先还债,再看病

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他,雪上加霜,马礼森欲哭无泪。

他不甘心,到处求医问药,仙居、福建、杭州……哪里有治病的希望,他就去哪里,中医、西医,他轮番尝试。

为了治病,前前后后,马礼森花光了积蓄,车也变卖了,还借了15万元的债。

没了钱,求医路也断了。

2013年夏天,保险公司给马礼森送来10万元保险金。原来,他曾在2010年花了4320元,买了一份人寿保险。

这一大笔钱,无疑给举步维艰的马家带来一丝希望。

怎么花这笔钱呢?马礼森的决定是:先还债,再看病。

母亲翻出厚厚的记账本,每一笔钱,每一个借给他们钱的人,她都记得详详细细。马礼森依着账本,给亲戚朋友挨个打电话。当时的他,坐在轮椅里,已经无法行动。路近的,他叫亲戚朋友们来取,路远的,就叫母亲和姐姐送过去。

72岁的老母亲,骑着三轮车,暑天里一次次迈出家门,东家八百,西家一千,一家家还债。许多了解马家实情的人,推说着不急、不用还了。但是,马礼森的态度很坚决。

马礼强说,马礼森实诚,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人家好好地借,我就要好好地还。”

“诚信哥”还钱的事传开后,感动了很多人。当地政府、残联伸出援手,向他提供补助,帮助解决实际困难。还有人专门帮马礼森寻找医生,打听治病的方法。

圆不了的心愿

求医这条路,马礼森从来没有放弃过。

马礼强说:“他始终觉得自己的病是可以治好的,求生的希望非常强烈。”在马礼森去世的前几天,他从朋友那里打听到,杭州有个医生对这种病有研究,就想让马礼强带他去看看。不巧,那一阵子马礼强工作忙,抽不开身,本想着过一阵子就得空了,没想到马礼森等不了了。

除此之外,马礼强还有一件遗憾事。

马礼森生前一直有一个心愿,就是死后捐献自己的器官,作为对社会的报答。他曾告诉马礼强,在自己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送到医院,了却这桩心愿。可是,马礼森走得毫无预兆,等马礼强赶到,人已去世多时。

“他生前一直希望能回报社会,却一直无能为力。唯独一直坚持诚信无价,希望能带给社会更多的正能量。”

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