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李玉花:照顾瘫痪孙子17年

2015-09-21 10:56:2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林 立 陈洪晨

李玉花给孙子按摩手指。她的护理方法细心,一直以来,一个人完成了通常需要三个护理才能胜任的工作,这让专业护理人员感到吃惊。

李玉花每天的生活都上了发条。一天之中,每隔两个小时,分别给两人翻身,剩下的时间,种田、做饭、洗衣,或者从陡峭泥泞的山路下山,去镇里给两人取药。

直到有一天,老伴去世。小木屋内,只剩下李玉花和陈彩县。

飞来横祸

1998年,三门青年陈彩县20岁,刚中专毕业,准备在椒江找份工作。然而,在椒江葭沚大转盘,一辆车从他身上碾过。陈彩县被压在车下,颈椎四至五节骨折。经过治疗,仍旧因肌肉萎缩导致全身瘫痪。

车祸后,陈彩县得到8万元赔款,因为无力承担医疗费,很快便回家疗养,而护理员只有奶奶一人。

陈彩县六岁丧母,父亲一人在外打工,收入勉强只够自己生活。他从小和爷爷奶奶住,一家人居住在五间二层楼的连排木房里。木房子破旧,黄泥地面坑坑洼洼。

起初,爷爷还能帮奶奶一起护理他。不久之后,爷爷也中风。老房子里,两位不能生活自理的男性都需要奶奶照顾。

李玉花每天的生活都上了发条。一天之中,每隔两个小时,分别给两人翻身,剩下的时间,种田、做饭、洗衣,或者从陡峭泥泞的山路下山,去镇里给两人取药。

直到有一天,老伴去世。小木屋内,只剩下李玉花和陈彩县。

陈彩县经历的痛苦,外人难以想象。他感觉不到下半身,也感觉不到活着的意义。

在简陋的木床上,他唯一能见到的风景,是破旧的天花板。被奶奶翻过侧身后,也只能看着石头墙。他的身体功能终结了,但这个20多岁的青年,在痛苦、抑郁中反复挣扎,丧母、车祸,以及承受所有苦难照顾自己的奶奶。

他和记者说了一个画面。

“冬天的晚上,老房子都是木板,漏风,很冷很冷。奶奶还是两小时给我翻一个身,她穿着棉袄,来给我翻身……”

好几次,他想要自杀。借口自己睡不着,要吃安眠药,被奶奶发现了。

极端折磨身心的痛苦,总会让他以不吃饭发泄,但很快,他又会冷静下来,因为受不了奶奶抹眼泪的背影。

2013年,陈彩县的痛苦终于得到缓解。

奶奶不辛苦,我就不痛苦

在多方帮助下,2013年,陈彩县和奶奶一起住到了椒江枫叶情养老院。养老院免了祖孙俩的费用,现在每个月由残联出一部分费用。

“去过他们三门的老房子,我真的没理由不做这件事。走了那么长一段路,踏进那间房子,我眼泪就止不住。20岁开始,躺在这房子里15年,靠一个老奶奶照顾。”枫叶情老年公寓院长胡丽明说到这里停住了,摇了摇头。

胡丽明把祖孙俩安排到一个房间里。房间里总共有三张床,李玉花和陈彩县各一张,剩下的这张床,是留给陈彩县的父亲和姐姐哥哥。陈彩县的一个姐姐现在在椒江洪家工作,不时会来帮忙照顾弟弟。

陈彩县瘫痪之后,最大的问题是没法晒太阳。他躺了15年的床,没有轮子,也没人能帮他推动。如今,他可以在护理阿姨的帮助下,坐上轮椅,乘电梯下楼,去院子里晒太阳。

房间的墙上,贴着之前媒体拍摄的照片,阳光下的他,让人深刻理解了什么是“笑得很灿烂”。

李玉花的护理,让胡丽明以及许多专业护理感到吃惊。

胡丽明掀开被子,让记者看陈彩县严重萎缩的脚部。“他刚来的时候,脚趾都烂了,他说有一次老鼠咬了他,因为他没感觉不知道,奶奶看到后,细心地帮他消毒护理。”

李玉花的护理方法,除了极致的细心呵护,还有就是用野菊花泡水给孙子擦拭。一直以来,她一个人完成了通常需要三个护理才能胜任的工作。

来到养老院后,也许是终于可以松一口气,老人潜伏多年的劳累爆发,短短两年,她已住过三次院。“我现在真是老了,我的脊椎、腿脚,全都很痛。”老人捶着腰腿说。

采访当天,老人很少说话,坐在孙子边上,皱纹以及深沉的眼神使她仿佛一尊塑像。然而孙子一说话,一动,她就本能地注视着他,帮他掖被子,按摩手指。

因为长年不见阳光,陈彩县的脸很苍白,但经常露出笑容。他的床头放着电脑,这是他唯一与外界沟通及娱乐的工具。

卧床以来,他现在最开心的是,奶奶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张舒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