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岁月沉淀,大陈缘更深战友情更浓

2016-10-25 11:43:3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谢蓓蕾 潘章俊

百来位老兵和军嫂,在大陈岛垦荒纪念碑前高喊:“大陈岛,我们回来了!”

10月19日,丁兆佳(中)、韩步成(右二)、张忠伟(左一)等老兵走访上大陈居民徐道国家(右一)。

1984年,丁兆佳(左)、韩步成为徐道国父亲做胃切除手术。 (资料图片)

老战友一进报到地,台州籍老兵费根发(右一),就会上前握手,热情相迎。

卫生队前,野草丛生。当年的军医,在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把随时可能消逝的营房记忆留住。

  河南洛阳籍老兵刘新鹏(中),42年后首次重返大陈岛,他把采自营房旧址的泥土和小草带回家,留作永久纪念。

“大陈岛,再见!有空时,我们还会再来看您。”在海防营门口,战友们向大陈岛告别。

原南京军区守备25团卫生队,1955年2月进驻大陈岛,1985年11月离开大陈岛,1991年1月在台州地区随着25团建制的撤销而结束了自己的使命。卫生队,曾为大陈岛军民提供医疗服务31年。近日,100多位战友31年后重聚台州,再登大陈岛,重温那段难忘的军营生活

战友相聚

10月18日,台州军分区招待所,欢迎83248部队卫生系统战友“回娘家”的电子屏横幅格外醒目。

“回娘家”的战友,来自北京、上海、河南、江苏、江西、安徽、浙江等地。三五成群,陆续赶到。本地的、先到的战友,热情相迎,握手、拥抱。

“当兵到大陈岛时,我才15岁,那是1969年11月。5年后,我离开大陈岛回河南洛阳。42年了,再也没去过大陈岛。一个月前,战友说要重返大陈岛,我那个激动呀!整个月我都没睡好觉,想写诗。当兵的那段经历,我硬是写成一首长篇叙事诗《那海,那岛,那人》,改了八稿。”10月18日下午,问起重返大陈岛的心情,62岁的河南籍老兵刘新鹏,向记者这样描述自己的激动。

从娃娃兵到花甲老人,刘新鹏的感慨似乎比别人更为强烈。见到当年的班长三门籍老兵杨金德,他上前相拥,激动得呜呜哭出声来。

江苏籍老兵徐建平,是曾经的卫生队指导员。记者从他那儿了解到,卫生队有46年历史,其中驻守大陈岛31年。1955年,原南京军区守备25团(代号83248)卫生队,随团部进驻大陈岛。刚上岛时,卫生队驻地在上大陈原码头附近的丁勾头,无营房,医疗设备简陋。医护人员白手起家,在战争留下的废墟上逐步建起了宿舍、门诊室和病房。经过几十年建设,在撤离大陈岛之前,卫生队已拥有设施较为完善的宿舍区、门诊部、病房楼、手术室,还有分灶开伙的食堂、防空作业的坑道和隐蔽地下的仓库,有篮球场、乒乓球室、电视室等娱乐场所,还有蔬菜种植和牲畜养殖基地,营区绿化覆盖率达90%以上。

登岛访民

10月19日,台州海上客运中心,战友们登上7点半出发的船,一个半小时后,顺利到达下大陈。

巨浪碑、甲午岩,老兵们领略了大陈岛的美丽风光;垦荒纪念碑、青少年宫,老兵们看到了垦荒队员们艰辛的奋斗史。

下午1点左右,战友们来到了上大陈。这里,才是他们真正挥洒青春的地方。

船靠码头,战友们一一上岸。结实、宽畅、平整的环岛公路,是许多老兵第一次所见:“以前,根本没有这么好的公路。”

码头上,一位身穿蓝色衬衣的男子似乎在等着谁。当曾经的卫生队队长、台州籍老兵丁兆佳上岸时,他迎了上来。

这位男子名叫徐道国,今年43岁,是上大陈居民。他说:“如果当年不是丁军医他们,我爸的命恐怕早就没了。”

在徐道国家,我们听他说起了他父亲与丁医生之间的故事。

那是1984年的一个晚上,徐道国只有11岁。他清晰记得,父亲睡下后不久,突然肚子剧痛。翻身两个多小时,吃过自家土草药,一直不见疼痛减轻。家人百般无奈,半夜用担架抬着他父亲走了一个多小时山路,凌晨两三点钟来到了部队卫生队。队长丁兆佳和副队长韩步成等起床赶到卫生队。经诊断,徐道国父亲得的是胃穿孔。要不要马上手术?当时卫生队几位领导有点犯难。如果不及时手术,病人病情可能会恶化,甚至可能会危及生命;如果手术,卫生队医疗设施简陋,尤其是海岛晚上10点便全面停电,医院里只有一台功率很小的备用发电机,万一出故障,后果不堪设想。最后,丁兆佳凭着对自己医术的自信和急病人所急,决定自己担任主刀、韩步成担任副主刀为病人做手术。手术中,意外果然出现,发电机坏了。怎么办?丁兆佳立刻命令4名医务人员各拿一个手电筒,分别从四个角自上而下照射,充当手术照明灯。经过3个多小时努力,手术获得成功。此刻,天已大亮。“当时,我爸爸的胃被切除了三分之二。手术后,身体恢复得很好。现在,他已75岁,饭比我们吃得都多。”徐道国说。

据了解,在驻防大陈岛期间,卫生队除了做好全团官兵及随军家属卫生保障工作,还视驻地居民为亲人,门诊部常年向当地居民开放,“经常免费治疗,最多收点成本费”。卫生队医务人员精湛的医疗技术和优质周到的服务,受到当地居民的高度称赞。鉴于为民服务上的突出贡献,卫生队被上级机关给予集体记三等功两次,被省政府和省军区联合评为军民共建先进单位。

故土难忘

当年的卫生队,现在已是断垣残壁。野蛮生长的杂草和竹子,占领了所有过道及操场。这景象,老兵们见后不免有几分怅然。不过,他们很快明白,新旧更迭是规律,表象逝去,带不走曾经的美好。大陈岛还在,她正变得越来越美。这就够了!

王新国、刘新鹏、费根发、张忠伟等许多老兵,捧一把大陈岛上黑黑的泥土,装入塑料袋,带回。爱做诗的刘新鹏,现场用诗意的语言抒发感情:“捧一捧土,采一把蕨草,闻一闻第二故乡的空气……”

来自江苏盱眙的老兵孙大斌,则用另一种方式表达自己对大陈岛深深的爱。他说,“从2005年开始,我已第四次来大陈岛,但还没来够。”此次,因为妻子有病没来成,他下次会和妻子、女儿一起,全家再来。“军营佑健康,海岛铸辉煌,战友似兄弟,真情永难忘。”这是他送给这次战友会的祝福词。

71岁的杭州籍老兵王荣贵,当兵27年,有18年在大陈岛。“对大陈岛,我们有深厚的感情。这次回来,感到大陈岛变化比较大,特别是下大陈。大陈岛一直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关心,作为曾经在这里奋斗过的老兵,倍感欣慰,也很受鼓舞。”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