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赢了选举≠赢了一切?专家解析:默克尔执政之路有多难?

2017-09-26  09:06:17  来源:新华网   作者:沈冰洁 郝斐然 罗欢欢

新华网北京9月26日电 9月25日,德国大选成果正式出炉,德国总理默克尔将开启“第四任期”。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取得最多选票,但这是自默克尔担任总理以来,联盟党和基社盟组成的执政联盟在选举中得票率最低的一次。

对此,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认为,德国大选的结果反映出德国社会正在出现分裂,默克尔虽然赢得了大选,但在她接下来的任期内,国内和国际许多重大问题都会进一步发酵甚至爆发,默克尔的执政之路将难上加难。

执政联盟为何“战绩”不佳?

执政联盟的得票率不尽人意,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却获得了12.6%的选票,得票率比上次大选增加近三倍,即将成为德国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首个进入议院的极右翼政党。

崔洪建表示,这个选举结果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德国现在面临的分裂状态。一方面,德国媒体和民众在主观上有追求稳定的愿望;但另一方面,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也让他们对德国社会面临的风险心生疑虑。他还说,默克尔应该思考,德国选择党为何在短短几年之内,由一个松散的团体崛起成为如今的第三大党?如果她提出的难民政策真的像她自己坚称的那样没有任何问题,为何还会有越来越多的民众在反移民、反难民的口号下加入选择党的阵营?

德国总理默克尔(中)在初步出口民调显示领先后接受祝贺。

因此,崔洪建认为,默克尔政府和联盟党应该为德国右翼势力的崛起负有一定责任,她并没能有效妥善应对目前在欧洲造成很大冲击的民粹浪潮。虽然德国国情的特殊性使其并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产生剧烈的变化,但其受到的影响和冲击却毋庸置疑。

默克尔的当务之急:如何组建联合政府?

大选投票已经结束,但“权力的游戏”还在继续。由于没有政党获得过半席位,因此斩获席位最多的政党将与其他政党协商联合组建政府。

舒尔茨领导的社会民主党在本次大选中仅获得20.5%的选票,为该党在联邦德国历史上最差成绩。舒尔茨当晚宣布,社民党在新一届国会中扮演反对党。

崔洪建认为,此次选择党的崛起客观上把社民党逼到了反对党的角色。因为根据规定,议会内最大反对党代表将出任联邦议会预算委员会主席,社民党成为反对党以后,就可以遏制选择党若作为议会最大反对党对于政府工作、尤其是政府财政方面的制约。

因此,对于如何组阁,目前德国媒体普遍认为所谓的“牙买加模式”(联盟党、自民党、绿党三党组阁)可能性最大。其中联盟党与自民党政见相近,而绿党则是一个左翼政党,观点比较激进,与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在很多政策主张上差异很大。

因此崔洪建认为,如果以“牙买加模式”组阁,绿党很有可能会与其他两党在一些政策主张上意见相左,这会导致德国政府的决策过程变得比以前更加困难,政府的效率会降低。但是,如果无法以“牙买加模式”组阁,很可能就会出现少数派政府的情况,这同样会使很多政策在议会难以顺利推行。因此,究竟该如何选择执政伙伴?这是默克尔目前的当务之急。

挑战一重又一重默克尔执政路好难!

“默克尔赢了选举,就是真的赢了吗?”崔洪建说,默克尔面临的执政局面将极为局促和复杂,谈及具体将包含哪些挑战,崔洪建认为应从内部和外部两方面分析。从国内情况来看,难民问题无疑首当其冲。当前,德国社会对难民潮的冲击还没有完全消化,默克尔政府虽然在门户政策上一直做调整,但口头上并未认错。接下来,政府需要认真面对与社会在对待难民上的隔阂,不能逃避问题。难民某种程度上也影响了恐袭问题的不断发酵,德国的三大政党必须找到有效抑制恐怖主义的方法,寻求更好的国际合作。

此外,经济问题也需要得到重视。德国当前的经济表现整体看上去很好,失业率也很低,但其实德国经济正面临升级转型的问题,这也是德国提出工业4.0的原因。对默克尔这一届政府来说,只有将德国经济导入升级的轨道,才能留下好的政治遗产。

从外部情况来看,德国首先需要面对的是欧洲一体化问题。对欧元区是否进一步深化改革、欧洲一体化的未来方向等,德国在欧盟内的影响力可谓是首屈一指。而在这个问题上,德国、法国有很大的差异。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台之后,提出很多比较激进的欧元区改革方案,默克尔之前忙于大选,一直没有正面接招。德国政府组成之后,必须直面这一问题。默克尔的执政风格一贯是务实、低调的,这一旦与马克龙的理想主义发生碰撞,矛盾将不可避免。

另外,跨大西洋关系,也就是德美关系,也将对默克尔政府产生不少困扰。众所周知,在决策定位上,默克尔和特朗普早已龃龉不断,这不仅因为德美之间的贸易竞争越发激烈,也是由于默克尔和特朗普分别被塑造为西方世界建制派和反建制派的代表,两者在形象上的冲突不可调和。

崔洪建认为,德国是欧洲的一部分,德国政治也是欧洲乃至西方政治的一部分,所以发生在欧洲乃至西方的政治变化,自然在德国也会有所体现。这一次的选举结果,反映出了德国的政治、社会正在出现自发的调整和变化,而怎么样去适应这种变化的趋势,恐怕是默克尔政府和德国主流政党接下来需要重点研究的问题。

责任编辑:余彩虹 刘锦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