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台州式硬气”破解执行难

2017-09-29  10:44:5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王先富 周玉瑶 毛林飞

夜捉老赖。 本报通讯员张梦瑶摄

被执行人宣誓。 本报通讯员李芳芳摄

执行法官给市民说理。 本报通讯员陈蒙琦摄

夜间大执行。 本报通讯员蔡奇摄

无人机拍摄腾房全过程。 本报通讯员李 洁摄

天台法院。 本报通讯员张梦瑶摄

2016年3月至2017年8月,全市两级法院执行收案109515件,结案100098件,执行到位78.69亿元,同比分别上升43.96%、40.61%,40.39%,人均结案数等19项质效指标位居全省前三,市中院则有4项主要指标在地市级法院排名第一。这是近日笔者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市人大常委会《关于全市民事执行工作情况的汇报》上看到的一组数字。

究竟靠什么“秘诀”取得这样的成效呢?市中院院长王中毅说:“台州人向来有股被鲁迅先生称为‘台州式的硬气’,我们在破解执行难的征程中就是凭着这种‘硬气’,着重在执行强制性、创新性、实效性上出实招,稳步推进各项措施,执行质效显著提升,社会认同度明显增强,形成了全社会参与的执行大格局。”

》》》 雷霆行动,在执行强制性上下功夫

9月12日,天阴沉沉的,不时还下着雨,走在路上大家感觉凉快了不少,这与台风“泰利”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是,台州法院的执行干警不顾风雨,帅气地完成了一次“逆风”联合执行,让“老赖”在台风天里感受到法院强制执行的“强度”、联合执行的“力度”。

当天的执行,市中院成立了现场指挥小组,中院执行局副局长、执行庭庭长陈公辉任总指挥,负责执行现场指挥。市中院、温岭法院、玉环法院执行干警开展强制腾房工作,执行现场与中院执行指挥中心现场连线对接,及时汇报现场执行进程。

上午9时,执行干警到达坐落在温岭市城南镇白溪工业区的被执行人台州圣峰石材科技有限公司。因拍卖需要腾退厂房内相关机器设备等,执行干警顶风冒雨现场拆除、气割设备,至下午五时许,占地面积7226.68平方米,建筑面积7949.19平方米的厂房被腾空。

自去年6月以来,市中院强化执行局的统筹协调管理职能,加强对疑难、复杂、重大案件的统一协调,统筹全市法院对重大案件交叉执行、协同执行,每两个月组织全市法院开展一次专项执行,每月开展一次集中执行周活动,形成化解疑难复杂案件的合力。现已开展了强制腾房、打击拒不申报、打击拒不执行、涉民生、特殊主体等六次专项集中执行行动,腾退房屋1133处、厂房129处,涉案标的39.78亿元,通过专项活动执结案件86486件,同比上升40.47%。

“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成为‘公诉人’,感谢法院为我们做的一切!”作为浙江首例拒执罪刑事自诉案件的自诉人,洪某既紧张又兴奋,庭审结束后,洪某拉着承办法官的手连声道谢。

2008年3月,临海法院判决王某夫妻赔偿给洪某等人因金某死亡所造成的损失总计13.38万元。王某夫妻为逃避债务外出务工,执行法官多次上门执行均无功而返。

“直到2015年,我们了解到王某家正在建造新房,从而找到了该案的突破口。”执行法官周才顺说,“经过调查,我们还发现王某夫妻名下的银行账户中总计有10余万元的存款,其中有8万余元被提取。”

2016年7月25日,洪某等5人向临海法院提起刑事自诉,同日临海法院予以受理。26日,法院决定对王某予以逮捕。27日,王某家属闻讯后,迅速履行了剩余执行款及利息14万余元。

“在众多执行手段中,刑事打击的效果最为明显。像这个案子,拖了8年,现在3天解决。二年多来,我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作出判决的案件已全部履行完毕,涉及金额达1740.56万元”。承办法官周才顺说。

2016年6月,临海法院率先在执行局成立了审理“拒执罪”的专业合议庭,并出台了《关于适用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自诉程序若干问题的规定》,为拒执案件公诉、自诉有机结合打好基础。

今年初,市中院出台“六个一律”惩戒规定,对拒不申报、规避执行、抗拒执行等六种情形,一律予以法律制裁。全市法院均设立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专业合议庭,制定联合打击拒执行为文件,推进公诉与自诉实现无缝对接,全市法院违法制裁率居全省第一。今年1-8月,全市法院向公安机关移送涉嫌拒执罪案件28件,公安机关立案侦查24件,法院已判决10件14人。

》》》 勇于探索,在执行创新性上谋思路

J653E3是不是?”台州中院执行庭袁凡马上回复。这是台州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工作的一天开始。台州法院运用执行指挥中心,打通了两级法院的信息通道,使车辆的查控从网络上的登记查控,实现了网络登记查控与车辆实际控制的有效结合。

全市法院与市公安局车辆管理系统对接,实时查询、查封车辆。台州中院与台州银行实现联网,直接从网上扣划存款。网上查控车辆和网上接划款这两项工作,在全省均属于首家。与市国土资源局建立点对点查控系统,把台州市辖区内的土地房产信息纳入全国法院点对点查控系统。与全市公安机关建立被执行人车辆地面协控机制,公安在年审、路检、事故处理时发现被执行人车辆,一律予以控制,使被执行人车辆网络查控与实际控制有效结合起来。2017年1-8月,法院布控被执行人17044名,公安协控到位3633人,同比分别上升227.2%、144.48%。

今年7月份,市中院开发了一套执行管理软件,在全市法院推广应用,该系统充分运用身份自动比对、财产自动查控、文书自动生成、结案程序自动扫尾等四类主要功能,提高规范化、工作效率,减少人为操作的随意性。运行2个月来,系统对21299件案件发起自动查询66874次,对5184件案件自动查封、冻结18785次,对16000多件案件自动生成法律文书,极大减少执行干警的工作量,从而提高办案效率。

“你所拨打电话的机主已经被三门县人民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请督促其尽快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这不是普通彩铃,也不是骗子诈骗,而是三门法院执行创新的一项举措——率先在全省对“老赖” 通信进行限制。

6月21日,市中院和三门法院分别对30名、60名失信被执行人设定失信彩铃,增强失信曝光力度。法院与当地移动、电信、联通三大电信运营商建立失信惩戒协作机制,由三大运营商设定特殊的失信彩铃,法院提供失信彩铃内容。

“该项举措不仅是为了让‘老赖’在其亲朋好友面前丢尽脸面,提醒别人你正在交往的人是一个拒不执行法律生效义务的人,更是为了在其周围形成声讨之风,形成警示和震慑,倒逼‘老赖’主动履债。”三门县法院院长汪勇钢说。

8月24日,临海市法院也马上启动该项工作,对53件案件69名被执行人100个手机号码设置失信彩铃,仅一个多月,被执行人就主动履行执结13件,标的121万元。

据市中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朱歆宇介绍,失信被执行人手机号被定制彩铃后,未经法院准许不得撤销、更改。被执行人履行生效裁判的义务后,法院作出撤销定制彩铃的决定在送达电信运营商后方能撤销彩铃。那么,“老赖”换手机怎么办?“被执行人更换手机号的,电信运营商根据身份证号把失信彩铃自动定制到新号码。” 朱歆宇说。

“张继军的车子已被椒江交警扣押,我院没有案件,请问是那个法院的案件?急!”椒江区法院执行局长刘昊在台州执行指挥中心工作联络微信群急切发出信息。

“我查一下,是不是黄岩人,浙

》》》 社会认同,在执行实效性上显成效

“执行环境开创新局面,执行联动机制取得新突破,执行宣传出现新态势,社会各界对执行工作认同度进一步提升,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果。”在谈到这一年半时间执行攻坚取得的成效时,王中毅自信地告诉记者说。

4月28日,市委牵头召开各县(市、区)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县(市、区)长,市级联合惩戒成员单位的分管领导等参加的全市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推进会,重点部署全市破解执行难、推进失信联合惩戒工作。

王中毅院长代表市中院与全市21家单位签署《失信被执行人信用联合惩戒协作机制会议纪要》。法院及协作单位将对失信被执行人在从事特定行业或项目、政府支持或补贴、任职资格、准入资格、特殊市场交易、荣誉和授信、消费、出入境、招投标等90个方面加强联合惩戒,打造“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大

格局。

同时,市委、市政府联合印发《关于支持人民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意见》,出台12项具体措施,全力支持人民法院解决执行难问题。市政府还以竞争性存款方式设立200万元执行专项救助资金,该项工作得到最高法院领导的肯定。

2017年,各县(市、区)的组织部把村两委候选人名单主动移送法院审查,全市法院排查48483名候选人的执行案件情况,有1072名候选人主动缴纳执行款,执毕1221件,执行到位标的1.09亿元。在特殊主体案件专项执行活动中,市县两级党委、政府积极协调,有72件党政机关、村委会、公务员、“两代表一委员”等特殊主体的执行案件履行完毕。

“太快了,仅仅三天时间,你们法院就把被执行人在重庆的存款扣划了,林法官,谢谢!为你的神速点赞!”8月19日,申请人台州农行的一个工作人员给台州中院执行庭林炜法官打来电话表示感谢。

被执行人黄军荣、申音未归还申请执行人农行台州分行分期资金人民币39282元、分期手续费5429元及利息。

8月15日,林炜通过全国点对点执行查控系统发现被执行人申音在农行重庆分行民生路支行有银行存款可供执行,他马上通过执行指挥网络平台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发出协助执行函,3天后,重庆法院收到委托执行函后,当日便扣划了申音的银行存款38124.94元,目前,该笔执行款已交付给申请人农行台州分行,剩余执行标的两名被执行人已主动向申请人台州农行全部履行,本案已执行完毕。

我市两级法院充分利用互联网+,把查控体系覆盖到被执行人的基本财产,建成了覆盖存款、房产、车辆、股权等基本财产的网络查控体系,并实现网络查询、网上控制、网上扣划,极大了提高办案效率。2017年1-8月,全市法院查询股权7583件,冻结310件案件690个股权,通过车辆查控系统查询9881辆次,查封5511辆次,解除查封1488辆次。发起房产查询134386件,反馈128806件,查询到房产5161处。查询被执行人银行账户213528次,冻结存款4.86亿元,扣划存款4.3亿元,完成以传统模式无法实现的任务。

“县政府在实际执行中确实有困难和难度,但是作为县级政府,必须履行法院生效裁判义务。”市中院分管执行的副院长张敏在当地某县人民政府协调其挂牌包案的执行案件时,向当地一名副县长明确要求其履行义务。

自6月份开始,市中院9名院领导马不停地蹄奔赴包案的被执行人所在地,督促被执行人履行义务。据悉,这是台州中院实行基本解决执行难“两挂一包”制度后出现的场面。两个月来,台州中院的20件长期未结案,已经执结12件。

建立“两挂一包”制度,是指对台州中院长期未执结案件实行领导“挂牌”包案,对基层法院超期未执结案件实行领导“挂号”督办,对第三方评估“包通过”。

“基本解决执行难是一号工程,是全院性工程,只有院领导重视起来,长期未结案才可能被执行,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才能效推进。‘两挂一包’制度就是为达到这个目的而设计的。”王中毅介绍说。

从7月份开始,市中院每两个月对基层法院督查一次,采取调阅案卷、网上查询、听取汇报等形式进行,每次督查后进行通报,指出问题、限期整改,要求整改情况上报中院;对于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其工作职责,执行质效数据排名最后两名,进行专项督查。

“今天中院到我们法院来督查,原因是我们法院的执行质效数据排名在全市是靠后的,我们要以督查为契机,找出问题,迎头赶上,绝不能拖全市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后腿!”9月20日,一基层法院院长在党组会上讨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时这样说道。

责任编辑:丁楚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