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农股权改革:农民幸福指数不比城里市民低

2017-10-13  08:20:5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许灵敏

村里的资源变成资产,村民变成股民,大家一起同等分享红利。这是近年来台州农村最为热门的话题。

在汹涌的城镇化浪潮中,农村土地等生产要素从沉睡中被唤醒,变成抢手的“大蛋糕”。可“蛋糕”谁能分?怎么分?怎么做大?事关广大农民能否同步共享村集体经济发展的成果。

2014年,谁敢当吃螃蟹者?椒江联谊村,作为我省农村确权赋权改革的试点,拉开了台州村经济合作社股份制改革(简称农股权)的序幕。

政府出政策,村里定政策。按照“尊重历史、照顾现实、程序规范、群众认可”的原则,又在村成员界定小组和村户代表两轮投票基础上,再经过数轮审验和几番周折,台州每个村符合条件的村民最终被确定为股民。

从此,一本证标明一户股份,权随人走,无论你出门经商,还是进城落户,成了股民的村民就同等享受村集体红利,并有权参与村集体经济发展的决策。

也从此,在台州每一个村委会的门口,原先的“村经济合作社”,都换成了“村股份经济合作社”。

别小瞧这多了“股份”二字。正是它,却彰显了台州农村综合改革的力度和进程,走出了台州城镇化的矫健步伐。

述说

香喷喷的蛋糕如何切

人物名片

刘开征

临海市大田街道大田刘村党支部书记

走进大田刘村,先是典雅而大方的牌楼映入眼帘。进村后,浦山公园宛若村内的一颗明珠,亭台楼榭错落有致、一汪湖水镶嵌其中,黛绿青山与公园相拥相伴,附近,一排排民居错落有致。还有,那富有古韵的长廊、石拱桥和富有现代气息的休憩站,让人宛若置身于城市园林中。

谁能想到,本世纪初,这个村基本上还没有什么固定资产,集体经济积累是一穷二白。当时,村民人均年收入仅2000多元,村民大多靠种植水稻和外出打工维持生计。

至今,大田刘村抓住临海市城市东扩之机,发挥区位优势,整合资源盘活用地,成功走出了一条“出让土地—建标准厂房—出租—再扩建标准厂房—再出租”的村集体经济发展之路。眼下,村固定资产已超过1.2亿元,村每年集体收益稳定在1500万元以上,村民人均收入超过了14000元。

有了香喷喷的蛋糕,那么如何切分,且分得合理均匀?

据了解,大田刘村每年的1500多万元收益,除去村里预留的发展基金,给村民交纳医疗保险外,其余村集体收入以分红的形式分给村民,每股为5000元。这样,村集体经济壮大了,老百姓的腰包也鼓起来了。

村民有了分红的本金后,纷纷去发展餐饮、娱乐、运输等服务行业,三产搞得红红火火,风生水起。就是足不出户,在家里开个小店或者出租都能获得不菲的收入。

“红利不单单是分钱。”刘开征说,“村集体经济就像一只‘金鸡’,不只生一次‘金蛋’,还要不断培育达到集体增收、农民富裕、农村发展的目的。”

因此,大田刘村在农股权改革中,不仅仅直接给农民分红、分钱,还不断通过基础设施投入,引导村民走持续发展之路——除了投入上千万元,先后完成了村内排水排污管网铺设、河道整治、道路硬化等,尤其整村绿化工程,极大改善了村民的居住环境。

在此基础上,村里集中资金,抓建设重点和关键节点,显山引水造桥,提升公园档次,点缀精致小品,打造乡村景观的新名片。同时,先后投资500多万元兴建了刘氏祠堂、文化大广场,打造农村文化俱乐部。

眼下,让刘开征等村干部最忙碌的,就是投资3000万元的村老年公寓兴建。他告诉记者,建成后,300个床位,大家集体住,集体吃,满足老年村民的快乐居家生活。讲述至此,不善言笑的刘开征一脸的舒展,最后,他反问道:“我们这里村民的幸福指数比城里市民低吗?”

数说

台州共有近500万社员股东

根据省委省政府统一部署,按照在椒江联谊村召开的农村确权赋权改革精神,逐步开展村经济合作社股份合作制改革。经过近2年左右时间努力,目前,全市4806个行政村已全面完成股份合作制改革,共界定社员股东496.37万人,量化资产139.08亿元,发放股权证130.92万本,换发村经济合作社证明书4776份,圆满完成省市确定的工作目标。

据了解,相对省内各地市,台州的农股权改革还是比较顺畅的,走在了全省前列,尤其一些较为敏感的问题,在政策研究上取得了许多成绩,妥善解决不同群体的诉求,确保股改平稳推进。如路桥落实小集镇人口集聚,如何履行原有承诺,保障集聚人口的利益;临海在做到尊重现有的集体利益分配格局基础上,保证原村经济合作社社员利益不因股改而减少,减少了股改工作压力。

众说

“蛋糕”要做大,关键在心齐

台州市农业局农经站副站长 李文训

“和其他地方一样,台州的农股权改革也是在农村综合改革大背景下进行的。”日常负责我市各地农股权改革指导工作的李文训,对此很有深刻的体会。他介绍说,这几年的农股权改革,一直与城镇户籍改革、农村土地流转等三项改革,被称之为农村的“三权”改革,彼此间相互联系,相互促进。

李文训认为,农村之所以要推进“三权”改革,尤其是农股权,主要因为农村的人口结构更加复杂,出现了许多新常态,既有一大批农民工进城了,甚至落户了,也有一些城镇户口回到了农村。那么,如何做到“权随人走”,保障迁移人口能同等享受集体资产的红利,只有使之量化,以股权形式分红。

当然,股份权改革不能只停留在现有的集体资产简单的商业,一旦用光了就没有发展空间了,要做大蛋糕,必须齐心。

由此,农股权改革带来的城镇化已是不可逆转的方向,深受城镇化影响的农民,通过股份权能改革要获得改革红利;城镇化又是一次转型的机遇,参与城镇化进程的农村,通过股份权能改革又迎来新的发展空间。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