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撤坝建桥,玉环跨进环漩门湾时代

2017-10-13 11:12:2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徐 晔 詹晓霞

漩门湾大桥(“月环”桥)效果图。

漩门大坝鸟瞰图。

漩门湾,注定是玉环跨越发展的桥头堡:

40年前的1977年10月1日,湾里筑大坝,全岛变半岛,从此险峡变通途;40年后的2017年10月12日,湾上建大桥,架起快速路,由此踏上裂变路。

10月12日,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正式开工建设,意味着玉环再次改画了地图——从之前撤渡建坝把全岛变半岛,到如今撤坝建桥架起连岛快速路。

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按照一级公路标准设计,同时兼顾城市道路功能,路线总长3.4公里。其中主线长1.58公里,设计速度60公里/小时,起点位于龙溪镇渡头村,顺接滨江大道,在漩门大坝西侧设大桥跨漩门湾,终点下穿S226龙溪至坎门公路工程;主线设660米漩门湾大桥一座,桥梁宽度39米,双向六车道;设235米漩门双隧道一座。支线长1.81公里,起点接漩门互通,终点接甬台温沿海高速玉环互通;支线漩门高架桥长1566米,设计速度80公里/小时,双向四车道。工程概算批复8.7亿元,计划工期30个月。

最为玉环人民关注的是主桥——漩门湾大桥的建设。其最大亮点是采用“月环”造型的桥塔,不同于一般索桥桥塔,在国内属首创。“月环”造型也与玉环相呼应,之前有网友说:“月环有‘玉成环状’的意思,可以成为玉环的标志。”

从“漩门漩涡不再漩,孤岛内陆一线牵”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从本岛时代到环漩门湾时代,以漩门湾大桥为代表的交通设施建设,给玉环带来的不仅是车道的增多、道路的畅通,更是创造了建设美丽宜居、充满活力的现代化海湾城市的裂变发展新路。

>>> 撤渡建坝,改画玉环过去版图

1978年2月16日《人民日报》报道。

漩,意为回旋的水流。在漩门大坝未立之前,漩门湾水深流急、漩涡险恶。有民谣为证:“漩门湾,鬼门关,眼望漩涡泪斑斑”。

李端士,今年91岁高龄,原玉环县交通局副局长,1983年离休。“内外水差1.4米,秒流速4.8米”,这两个数字,老人脱口而出。

老人的回忆打开了漩门大坝是如何改画地图的。

1977年10月1日,漩门湾两岸,群众来了很多,客车第一次从玉环岛上开出,经大坝开往县外的临海、杭州等地。

次年2月16日,《人民日报》以《玉环岛人民改画地图》为题,报道了这一重大新闻。文章开头这样写到:

翻开浙江省地图,可以看到东南沿海有一个玉环岛,和大陆隔着一条狭窄的海峡。但是,今后地图上的这一处要作一些改动了——玉环县的人民以辛勤的劳动在海峡中填出了一条宽阔的大坝,已经把玉环岛同大陆连接在一起。通向浙江沿海和腹地的公路线将一直画到岛上……

玉环,由此结束了被孤悬于大海的历史。

“当时有三套方案,一是造桥,二是结合水力发电,三是堵坝。”李端士说,玉环实施漩门一期早有想法,皆因玉环岛与大陆分开,每遇狂风大浪不能行船,交通即告断绝,“渡船往返危险性大,老话说‘老大好做,漩门难过’,对岛上的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十分不利。”

1974年10月上旬,当时的浙江省计委下达,漩门港堵港工程列入省重点农田基本建设项目;10月14日,当时的玉环县委决定,建立漩门工程筹备班子。“我当时是工程指挥部副指挥。”李端士说,经过综合考量,决定采取第三套方案。

漩门湾水深流急,多重的石头抛下去才不会被冲走?在省里专家的指导下,李端士和施工人员想到了“曹冲称象”的办法,用一个大桶给石头“称”体积。最终,经过反复实验,采用大小石块混合、群体抛石的办法,战胜了60多次大小塌方。

“坝体抛石22万立方米,把岛上一座山头削去了一半,工程比原计划提前一年竣工。”李端士很是感慨,当时他们还在山上用石头垒了一句话:“立下愚公移山志,誓把漩门变通途”,每个字两米见方,“大坝建成后造田10万多亩,相当于把一个玉环变成了两个玉环。”

现在,在大坝北侧半山腰上,镌刻着“1977年10月1日通车……”碑文的漩门大坝纪念碑,正见证着玉环改革开放之路……

>>> 风雨40载,见证今日“玉环现象”

漩门大坝上车来车往。

潮起玉环,洪波翻涌。

由全岛变为半岛,玉环人民以豪迈饱满的创业激情和波澜壮阔的创新实践,创造了中国海岛县经济社会发展的奇迹,走出了一条具有鲜明区域特色的富民强县的新路。

从一班渡船的20分钟,到步行过坝的一两分钟,时间上的减少,赢得了空间上的发展。

“作为连岛工程的大坝,表面上是交通的连接,深层次是经济、民生、社会的对接。”玉环市交通运输局局长王庆飞说,玉环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大坝等对外通道的打开,玉环人民思路也解放了,1993年掀起的“全岛股份化”更是对推进玉环产业化进程产生了重要影响。

30多年前,玉环人民主动走出“一农二渔三盐”的传统经济格局,从“搭硬股”联户办厂开始,从乡镇工业起步,走出玉环,迈出国门,拓展市场,揭开了全县工业化的序幕。

发展工业,对于原材料外调、产成品外销“两头在外”的玉环来说,道路及物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坝即是路,作用显而易见——现如今,跨度144米的漩门大坝上,车来人往,漩门两岸的群众纷纷到大坝两岸建新居、办工厂,经济发展迅速。

由坝生路,由路兴业。进入“十二五”,玉环牢固树立交通先行理念,始终将完善交通体系作为改善区域条件、优化投资环境和增强发展后劲的首要任务来抓。全力实施“1125工程”,即1条高速、1条国道、2条省道、5条县道,累计建成高等级公路115公里,完成交通投资约101亿元,年均增长40%,是“十一五”期间3.2倍,促进玉环交通运输体系建设取得重大突破。进入“十三五”,玉环预计投资双百亿元,全力破解“三无”交通制约难题。

40年风雨,漩不再,财路开。1977年,玉环生产总值6591万元,2016年达到465.13亿元,40年增长700多倍;1977年,玉环人均生产总值212元, 2016年达到108947元,40年增长500多倍。1994年玉环跻身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2017年在中国中小城市综合实力百强县市中名列第27位,拿下了中国阀门之都、中国汽车零部件产业基地、中国新古典家具精品生产(采购)基地、中国文旦之乡等11个国字号区域品牌,荣获国家卫生县城、国家园林县城、全国文化先进县等11个国家级称号。

实现从农渔经济到工业经济的跨越,成就各界瞩目的“玉环现象”,以漩门大坝为核心的漩门一期,以及漩门二期和漩门三期的建设,缔造了“再造一个玉环”的奇迹。今年4月9日,国务院批准玉环撤县设市,玉环从此踏上了跨越发展的新征程。

>>> 撤坝建桥,续写玉环未来跨越

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路线平面图。

一年前的9月30日,5万玉环市民在网上关注了同一件事:漩门大坝撤坝建桥启动,桥型方案征求市民意见。其中,7000多人参与了最后的投票。在5个方案中,众多市民第一眼就相中3号“单塔空间索面斜拉桥”,即“月环”桥,投票比例为61%。

近年来,随着玉环“工业强市”战略的明晰,交通项目建设的裂变进程正在不断加速。今年1至9月,玉环完成交通建设投资32.19亿元,已超额完成季度考核目标,居台州市第一,乐清湾大桥及接线工程(玉环段)、G228温岭泽国至玉环大麦屿疏港公路工程(玉环段)、S226温岭岙环至玉环龙溪段改建工程(玉环段)的建设完工或即将完工,开启了“十三五”期间交通建设的新局面。

当越来越多的快速通道可以代替大坝功能时,玉环市委、市政府作出决策,撤坝建桥。“这既是出于改善交通、提升玉环市档次的考量,更是促进旅游、关注生态发展的着力点。”玉环市交通运输局局长王庆飞说。

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主线采用双向六车道一级公路标准,同时兼顾城市道路功能,相比大坝的双向两车道,通行改善明显。此外,坝改桥可以打通漩门湾东西水体,使之相贯通,有力促进了“全岛景区化”。

围绕这项工程,今年1月20日,玉环召开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初步设计审查会,一致通过工程初步设计审查;7月7日,召开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建设督办会,指出该工程是海湾城市建设示范点,是玉环未来建设的节点、亮点和枢纽中心点;8月29日下午,在玉环市文旦良种繁育场的大力支持下,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推进小组与其签订了收回国有土地补偿协议,为工程顺利开展征用土地工作打响“第一炮”。

空中俯瞰玉环,漩门湾区连接港南港北,处于地理位置中心。今年5月,《玉环漩门湾地区总体城市设计》规划设计方案被提到玉环城市建设的议事日程。

城市休闲功能的山水客厅、绿色的城市大门、如画的两岸风景带……作为漩门二期与漩门三期的重要节点,撤坝建桥、二三期水系贯通、新区块的开发等漩门大坝周边地区的重点项目建设,将打造成玉环未来的城市之心。

“尤其是大桥的独特造型,将成为玉环市未来的新Logo,再加上周边配套的玉环漩门湾公园,共同组成玉环的城市‘新客厅’。”王庆飞说。

正如网友说的,“月环”型的桥塔,体现“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意境,寓意玉环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如潮水般生生不息。

1977年10月1日,漩门港堵港促淤工程竣工。

漩门湾大桥桥面效果图。(本版图片除署名外,由玉环市交通运输局提供)

10月12日,漩门湾大桥及接线工程开工建设。 施展摄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