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张平:做企业,要选择一个好的方向

2017-11-22 10:48:3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商报   章韵

张平,一个文质彬彬的企业家,说话不急不躁。采访中,张平不止一次地说,做企业,选择一个好的方向,比什么都重要。

选择大于努力,以国家倡导的产业为导向是根本

张平,大学毕业后,原本在银行工作,工作了几个月,便辞职创办了仙居晟捷工艺有限公司,从事木制工艺、木制家具以及工艺礼品生产、销售,产品出口美国、欧洲及日本。

“那是1992年,正是国内工艺品行业红火的阶段,仙居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工艺品厂。”张平说,原本工艺品厂也经营得有声有色,但随着劳动力成本的提高,竞争的加剧,及国际经济危机对企业的冲击,他开始考虑转型。

通过对国际市场的调查和对国内市场的考察分析,张平决定投资资源节约型、循环利用型的朝阳产业。2008年,张平成立了独资的台州金晟环保制品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绿色环保包装,即一次性可降解植物纤维模塑型餐饮具碗、碟、盆、盒等。自公司成立以来,公司产值、销售额连年翻番,2016年公司产值达到1.7亿元,销售额达到1.44亿元,净利润2213.8万元。2017年1-9月,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43亿元,净利润2000万元。

2016年3月17日,金晟环保成功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目前,公司已启动新区建设,一期投资2.15亿元,建成后可增加销售收入3.2亿元、利润5000万元。而今年9月份,公司成功实施定向增发,募集资金16250万元,为新区及广西原料基地建设提供保障。

“我们生产的产品以全植物纤维为原料,产品使用后通过堆肥或填埋方式,经45天即可全部降解回归大自然,有效缓解和替代造成白色污染的塑料制品,是真正绿色环保型的一次性餐具材料。”张平说,国外发达国家或地区已立法禁止使用造成环境白色污染的一次性塑料餐具制品,因此公司生产的产品80%以上都是出口欧美等发达国家的。“随着我国对环保要求的力度不断加强,国内市场的需求也将逐步扩大,我们的产品将走进千家万户。”

“今天所有的结果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就经营企业而言,选择一个好的产业,以国家未来倡导的产业为导向,其重要性要远远大过于很多的努力。因为,如果一个产业代表未来的发展方向,其市场需求肯定会越来越大,其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障碍肯定也较其他行业少,也会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鼓励、支持和帮助。如果一个行业处在高速发展的红火阶段,那么不管谁来经营,即使闭着眼睛,企业也都能盈利。”张平说。

有积累才会有突破,制胜之道在于把握时机快别人半步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有积累才会有突破。市场属于那些能做专做精的企业,而制胜之道就在于把握好时机,无论是研发,还是生产,都要快别人半步。”张平说。

张平告诉记者,目前,在国内,由泡沫塑料制作的一次性餐具用量最大,其使用后在自然界数百年都不会降解,这就是常说的“白色污染”。其次是可降解塑料餐具,即在热塑性塑料中加入淀粉和光降解剂,在土壤中的餐具会裂解成小块,貌似已经降解,但实则是以小块形式存在于土壤中,对环境同样会造成污染。第三种,则是全降解餐具,分别为纸质餐具、淀粉餐具、植物纤维餐具三种,造纸业是重污染行业,淀粉为粮食且用其制作的餐具防水防油性差,只有植物纤维才是真正的环保产品,其在土壤中约45天即可完全回归大自然。

“产品研发对公司来说至关重要,但研发是基于公司此前的所有累积。现在,我们公司研发的产品可使用多种类别的植物纤维为原料,从农作物的秸秆类纤维,到造纸半成品木质纤维,还开发利用了竹类纤维,所生产的产品均为绿色环保型可降解产品。”张平说,此外,由于劳动力成本的不断增加,他们早早便从生产设备上下手,购置了机械手1.0,如今又调整到机械手2.0,有效地降低了人工成本。

“落后就要挨打,快别人半步,才能占得先机,同时也给自己赢得调整的余地。”张平说。

他的三个愿望,关乎事业、情怀和生活

所有的读书人,似乎都有这样的愿望,希望自己能在事业上作出一番成就,立于天地之间,同时能兼济天下,又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一方世外桃源。张平也不例外,他说他有三个愿望,关乎事业、情怀与生活。

张平说,他的第一个愿望是把公司做大做强,能在主板上市,建一个更大的平台,通过多种商业模式把产品推广得更广。“只有建一个更大的平台,才能实现更大的抱负。”目前,金晟环保已经在积极搭建互联网网上平台,准备在三年之内,在国内市场的销售量达到5000万元左右,占公司总体销售额的15%,并逐年扩大。

张平的第二个愿望是拥有自己的学校。建一所职业类的学校,为企业培养和输送人才;建一所幼儿园,让孩子们学一学孔孟之道。“我希望孩子们能在我的幼儿园中学习一些为人处事的道理,懂得明辨是非,培养他们的浩然正气。关于读书成绩,那是体制内的老师们的职责。”

张平的第三个愿望是拥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庄园。“自己种点东西,享受田园之乐,也可招待朋友。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他说。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