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奚熙累的痛

2018-01-02  11:41:4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程语欣/文 彭 洁/摄

三门县海游街道家岙村,离村口不远的一间矮房,便是奚熙累的家。

病痛

走进奚家,里外两间。外间是夫妻俩和两个女儿的起居室,两张床并排摆放在门口左侧,奚熙累躺在正对门口的床上,妻子奚海清守在床边;里间是带有老式灶台的厨房和一家人吃饭的地方。

奚海清说,大女儿今年15岁,在镇上读中学,小女儿今年11岁,在读小学。采访这天,学校开运动会,大女儿请了假,在家陪父亲。

奚海清的父亲患了阿尔茨海默病,现在住在养老院里,基本上靠亲戚照顾。母亲中风,住在同村的另一间房子里。

此前,奚海清经营着一家副食品超市。超市原先是她父亲开的,父亲患病后,她便接了下来。奚熙累则在外打零工,一家人虽不富裕,但基本能维持生活。奚熙累的身体一直很硬朗,直到后来,他发现上厕所时偶尔会排血。起初他以为是得痔疮,没有在意。

今年4月,奚熙累在一次上厕所时排血严重,便在妻子的陪同下去当地医院检查,被告知已是直肠癌晚期。

夫妻俩去了杭州。奚熙累住院后,做了详细的检查,医生诊断癌细胞已大面积扩散,除了肠道,肝、骨头均受影响。

在杭州的四个月里,奚熙累接受了3次化疗、1次放疗,前前后后花了将近20万元。

“费用很高,钱大多是向亲戚借的,拼拼凑凑。”奚海清还在网络公益平台上求助,得到了很多社会爱心人士的捐款。

生活

当天,躺在床上的奚熙累看起来精神还不错。

“他晚上经常疼得睡不着觉。本来早上也不太舒服,你们刚才进门的时候,他突然有了点精神。”奚海清说。

这段时间,奚熙累不去医院了,在家喝中药。这是一种保守治疗,每个月花费5000元左右。随着病痛加重,他已无法自理生活。

“一整夜一整夜地疼,像火烧,像针刺,没睡过好觉。”奚熙累掀开被子,指着疼痛的部位说。

实在疼痛难忍的时候,妻子便给他贴止痛贴,一张130元,一次要贴6张,三天一换。有时候止痛贴也无济于事,就打止痛针。为了节省开支,奚海清自学了打针。

“原本130斤的人,现在只有90斤了。不能正常吃饭,一日三餐都只喝牛奶。”奚海清心疼地说。

因为丈夫吃饭、上厕所无法自理,奚海清关掉了小超市,在家喂饭、接尿,全身心照顾丈夫。但也因为如此,家里彻底断了经济来源,现在只能靠低保度日。

如今,奚海清没精力再去照顾父母亲了,两个女儿也寄宿在学校里。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