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轮窑被拆后,荒废地谁来负责复耕?

2018-01-03 08:37:1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许灵敏

日前,温岭市坞根镇沙山村村民卢先生致电本报民情365,反映他们村有个砖窑厂,自从2017年7月份被当地政府拆完后,遗留在土地上的建筑垃圾一直没有处理,几十亩农田荒废至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轮窑被拆后,成了建筑垃圾场

烧结砖轮窑,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砖厂或砖窑。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因城市快速发展,烧结砖市场需求巨大,经济效益高的烧结砖行业为人们所追捧,纷纷投资建设轮窑,烧结砖轮窑一度成为部分乡镇的“支柱产业”。

然而,在轻质节能环保的新型墙体材料成为主流的今天,高能耗、高污染、浪费大量土地资源、破坏生态环境的烧结砖轮窑已经是落后产业,到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根据《浙江省新型墙体材料“十三五”发展规划》要求,台州市提出要在2018年前全面淘汰烧结砖窑。

元旦前夕,在沙山村东北角,记者看到了被拆的轮窑。

整个轮窑占地面积将近五十亩,被一条村道分割成东西两部分,东边是轮窑窑身主体所在,西边的土地则用来堆放制造砖头的原材料——粘土。

目前,轮窑窑身和烟囱已经被当地政府拆除,不见了踪影,但现场依旧遗留了不少砖头、水泥块等建筑垃圾,西边的土地上仍然堆放着大量的粘土。

听到记者前来采访此事,现场顿时围上来几十名村民。

“拆了是好事,但怎么就扔下不管呢?”

“不能一拆了之,要充分利用起来。”

“原有承诺应该兑现吧。”

……

在现场,一些村民的情绪有点激动。据村民老崔介绍,以前这些田是一级良田,种水稻的,后来承包给个人做窑厂,总面积近五十亩,涉及的农户有三十多户。“每户有多有少,多的两亩多,少的大概几分都有。当时协议都写明了,有甲方乙方,村委会主任、村党支部书记都是中间人,也签了字。租金是按稻谷算的,差不多每年1300元。”

村民杨先生告诉记者,1994年,有几个老板租用他们沙山村的农田建起了这个轮窑,当时,除了租金外,还承诺轮窑停止生产后,轮窑方除了要多付一年租金外,还要负责农田的复耕。

2017年7月,温岭市坞根镇政府根据上级政策拆除了该轮窑,这对城市的发展来说本该是一件进步的好事,但是现在却成为了沙山村农户们的烦心事。

拿了拆窑补偿款,土地复耕就没人负责了

调查中,有村民向记者反映,在拆轮窑之前,村民专门去找村干部,要让老板签字答应:如果轮窑拆了,必须要恢复耕地。但是,砖窑的法人代表杨某说,上头拿下来的每个砖窑厂的200万元补贴,股东已经分了,但土地复耕不归他们负责,是政府的事。

但村民们坚持认为,政府在拆轮窑的时候,给轮窑老板补偿了200万元,这钱是包括农田复耕费用的。但是,当村民们与杨某交涉的时候,对方却表示,自己的轮窑是政府给拆了的,就应该由政府来复耕。无奈之下,村民们又去找当地镇政府,也是至今毫无进展。

随后,记者在现场电话联系了轮窑法人代表杨某。他明确表示,这钱是作为拆砖窑厂的补偿,与土地复耕没有关系,他们也没有义务做复耕的事情。“别的地方都这样,你们去问政府部门吧。”

清理垃圾和复耕,农户与轮窑老板自行协商?

那么,对于村民的质疑和杨某的说法,坞根镇政府方面会作何回应呢?记者采访了温岭市坞根镇分管这方面工作的常务副镇长李义。

据李义介绍,关于拆砖窑,台州市有统一规定和统一标准。目前,该镇范围该拆的都已经拆完了。关于补助标准,大概是每窑门10万元,因为共计20门,就补了200万元,其中包括烟囱爆破,还有就清理砖头和水泥类等。“我们当时还委托有资质的专业的爆破公司监理,这一补偿款,市里也不允许有任何附加条件把这个钱截留掉。”

因此,李义表示,补偿给轮窑老板的200万元,是温岭市根据相关政策统一下拨的,与农田复耕无关。而依据当时的拆除协议,镇政府只负责清理轮窑窑身和烟囱所产生的建筑垃圾,目前这一块镇里面已经清除完毕,至于其他的建筑垃圾和农田复耕问题,李义认为,应该由农户与轮窑老板自行协商处理。“至于复垦不复垦,是他们当时的约定,全市有几十只窑拆除,处理方式可能都不同。”他说。

据了解,之前坞根镇也组织过农户、村干部、轮窑主等各方面人员就农田复耕问题进行协商。但是由于轮窑生产时间长达23年之久,期间已经更换过不知道多少个老板和股东,因此一直没有达成协议。他们建议农户使用法律手段来维权,镇政府也会提供相应的帮助。

记者从坞根镇政府相关人员处了解到,对于轮窑拆除后的农田复耕问题,各地并不统一。而对于沙山村轮窑拆除后空出的土地今后如何处理问题,目前镇里尚无明确计划,这片荒芜的土地看来还得沉寂一段时间。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