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深山里的摩托越野赛

2018-02-08  15:22:4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严 鹰 文/摄

参赛选手正冲向终点。

2月3日,深处大山的金坑村,举办了一次摩托越野赛。

村民们有些兴奋,即便在电视里看过不少越野赛的画面——但这毕竟是村里有史以来“第一次办活动”。

越野赛让村子也有了些变化:山村道路两旁第一次被彩色旗帜装点,让临近过年的村庄显得喜庆;村口外的村道停满了车,停车的队形仍不断地往外延伸。从牌照上看,大部分是从县城赶来的。

看客们从大山外涌入村庄,他们顺着指路旗帜的方向走,那是通往村后的一片山丘——一片580多亩的低丘缓坡。

低丘缓坡种上了黄茶,只有到了三四月份采摘的季节,山坡上才会看到人。这片黄茶承包给了茶叶合作社,算是金坑村唯一谈得上有经济效益的产业。村里大部分劳动力出门在外打工。

去江苏是最多的。“都是做木工的,快过年边了才回来,村里才有点热闹。”一村民说。

上午9点多,山上传来的摩托发动机声,轰隆呼啸。“快开始了。”人们开始徒步往那片山丘走去,一路上,最兴奋的自然是孩子们,他们期待看一场威武的赛车。金坑村的村民们,自然也好奇地与游客一同徒步前行。

金坑村位于天台县街头镇最西边、寒山湖畔的一个山谷内。再翻过一座山,就是金华磐安的地界。

在通往金坑村的最后一个岔路口,另一条路是通往金满坑村——前两年曾以墙壁涂鸦时兴过一阵,村里还兴起了民宿。

“金坑”“金满坑”,还有周边早已成名的“后岸”——相类似的村名里夹带“美景”,暗示这一带拥有的山青水绿。在浙江区域旅游的带动下,街头镇整合资源,打造属于当地的旅游特色。

不仅仅是当地的主动性,也有不少人将眼光朝向山村。

1月20日,金坑村党支部书记叶万波得到消息,有一拨人到村里考察。在围绕村环境短暂交流之后,这拨人告诉叶万波,他们想在这里搞一场摩托越野赛。

领头的是一乡贤,他们多是商业人士,在上海有事业,热衷摩托赛车。

他们告诉叶万波,村子里的这片低丘缓坡,挺适合摩托赛车的:当初改造山丘种植黄茶而设下的粗糙路基,正好适合摩托越野赛道。更理想的是,山丘以梯田上升下降横纵分布均匀,站在任何角度都具有观赏性。

他们设想,在这片丘陵,开辟以高速林道和冲坡为主的赛道,曲折路线可近10公里,整体难度中等,如果设置一些障碍,还可以提高可玩性。

村里经商量,同意开办越野赛。赛事的运作由上海汽摩协会越野e族运作,他们发出了一封电子邀请信,并在汽摩爱好者微信圈里传播。

从考察到开赛,仅仅用了十天——“金坑”村史上的第一次活动——摩托车越野赛就开办起来了。国内100多名赛车爱好者参赛。活动方还安排了赛车表演赛,让这个村子顿时充满了人气。

人气在深山里集聚,也通过移动端打破空间壁垒。围观的人群无不用手机拍摄照片,然后发到微信朋友圈,引发更多的人关注到深山里开展的这场赛事。

越野赛给村子带来了人气,也带来不少启示。

很多人开始策划更多的赛事,设计布局属于山区旅游经济的新格局。叶万波说,预计在三四月份,这里将开展更大规模的越野赛,邀请更多选手来体验这里的赛道。他对记者表达了期望,“要举办全国级别的赛事”。

而当地镇干部思考的问题则是,如何让游客停留更长时间,带来更多的旅游消费,给山区村庄打造新的旅游经济模式。

据统计,2017年浙江省旅游产业总产出首次超1万亿元,成为浙江经济发展的新动能。而游客停留时间还不长,人均消费水平还不高等情况,则是乡村旅游普遍遇到的瓶颈。

“金坑”“金满坑”“后岸”……对于这些处于山中的村庄来说,或许,它们的旅游发展之路,会比众人预想中的距离更漫长。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