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微信公众平台上线五年,台州的自媒体人怎么样了

2018-02-09 08:56:3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林 立

绘图陶祎之

2012年8月23日,微信公众平台正式上线,继博客、微博等平台之后,成为自媒体人异军突起的又一重要阵地。一时间,许多个人公众号仅凭几篇文章,粉丝量一路飙升,影响力不断增加,转眼脱胎为传媒圈“大号”。

这种热度并未持续太久。时至今日,疲软的阅读量、作者的创作瓶颈以及坚持运营之难,让一些自媒体人不得不告别公众平台。

在台州,也有不少驻扎在微信公众号上的自媒体人,他们运营得如何?

莫失初心,莫忘初衷

追上这股热潮,对于何方伟来说,显然有些晚。不过,他并不在乎。2017年8月,他的订阅号“风雅杜桥”推送了第一篇文章。这位年过半百的临海杜桥文联副秘书长、临海杜桥摄影协会会长,也潮了一回,做起了自媒体人。

开设“风雅杜桥”,源于一种遗憾。

“杜桥一直都缺一个关于历史、文学的传播平台,我就是想弥补这一块的空缺。”何方伟热爱文字,也喜欢摄影,自身的兴趣才促使了“风雅杜桥”的出现。“大部分文字是原创,也有一部分是约稿,照片能自己拍的,都是自己跑去拍。”他希望“风雅杜桥”成为一个平台,供那些爱好文学的人投稿发表。

同样爱写作、玩摄影的仙居人释藤已经拥有了很多铁粉。早在大家都还在玩博客的年代,释藤就拥有了大量的粉丝。“博客是我的后台、基地。现在,我把博客上一些精品文章,筛选放到微信公众号上。”

相比人气日渐衰微的博客平台,微信公众号更容易被读者接受。“无论是推广还是分享,公众号都更加便捷一些。”因为稳定的粉丝,释藤开设的两个公众号“源本”“艺术禅园”都有较为稳定的阅读量。

事实上,并非每个自媒体人都那么“勤快”。台州市立医院眼科中心副主任、视光中心主任王超军坦言,自己平时工作忙,文章更新不快,一个月2至3篇。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的公众号“眼科王超军”吸粉,经营两三年,如今他的粉丝量有近7000人,其中最受欢迎的一篇文章阅读量达13万以上。

“当时申请这个公众号,一是考虑到病人的需求,常有病人抱怨医生跟自己讲话的时间太短。对医生而言,我们又觉得每天在做大量重复的解释工作。因此,对于一些小毛病,不需要特殊治疗的,我会转发相关的微信文章让他们回去慢慢看,往往有事半功倍的效果。第二个原因,也是最重要的,网络上伪科学不少,作为一名临床医生,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给大家做正确引导,是我们的义务和责任。”王超军解释。

苦于经营,难在坚持

源于爱好,苦于经营,在微信公众号这股浪潮中,越来越多的自媒体人开始默默告别。公众号数量繁多,内容同质化,创作者遭遇创作瓶颈以及读者阅读疲软等原因,使很多公众号都逐渐陷入发展困局。

王超军告诉记者,当初医院里兴趣相投的几十个人,大家在一起办论坛互相学习怎么运营公众号。但现在坚持下来的,大概只有十几个。“有些人推送的文章阅读量低,慢慢也就不想再做了。”

王超军的公众号内容均为原创,公众号的经营占用了他不少休息时间。“每个字都是自己敲打出来的,一篇文章至少要写两三个小时。”为了观点、数据等的准确性,他要查阅大量的专业书籍,还要将专业术语转换成普通患者看得懂的文字,并制作相关的图片,做到图文并茂。

“阅读量是检验自己文章价值的最好标准,也是自己坚持下来的最大动力。”王超军说。他的一篇题为《老年人慎用日本的Fx和玫瑰眼药水》的推文,阅读量达到了13万+,点赞数有520个。

但高阅读量的文章,毕竟是少数。“科普文章的访问量不会像心灵鸡汤类的文章那么高,因为科普不能哗众取宠,我们更多时候需要平实、朴素的文字。”医学科普不应该涉及任何商业利益,这一点王超军反复强调。另外,没有经济支持,没有团队维护,也导致了众多自媒体发展的局限性。

何方伟也有困惑,他最初设想每周更新3次,由于运营耗费大量精力,如今降低到了每周更新一次的频率。

点击量不高,关注度不高,何方伟经营的“风雅杜桥”仍在起步阶段。“文章稿源很少,这是个难题。单单拍摄配图,就占用了我日常较多时间。我希望自己有一个团队,摄影、编辑排版、文字等,都有专人负责。”但何方伟一直强调,每周一篇的推送,无论如何他都会坚持。

用心用情,回归内容

大浪淘沙般,有离开的,也有坚守的。而坚持下来的,有了一些自己的经营心得。在释藤看来,她的公众号“源本”和“艺术禅园”,流量越来越稳定了。

“如果只是快餐式写作,读者很容易疲劳。”因为是原创内容,释藤有了自己的铁粉,这些粉丝追随释藤的文字,也被带入她笔下的世界。

“用心。”释藤提到这两个字。具体到公众号运营上,大到一篇文章的选题,小到字号的选择,都关乎“用心”二字。

“选题要有技巧。比如一个节气,或者下雪天,南方人会有许多感想。”释藤经常选择能产生共鸣的话题进行写作。“好的文章少不了美图。下雪天,我会早晨五六点起床去拍摄,有了好的照片,图文效果才能达到我想要的意境。摄影的过程中,文字的灵感也就来了。”

文章的字体和字号,也有讲究。“字体太大会显得不清秀。”在释藤的公众号上,留言赞美版面编排的粉丝有不少。

稳定的粉丝量以及口碑,给释藤带来了一些回馈。有一些民宿邀请释藤为他们写文章,发表在她的公众号上。作为软文,释藤会拿到一定费用。这种写作变现和价值回归,支持着释藤在经营公众号上越走越远。

》》采访手记

继续写,挺好的

与几位台州本土的自媒体作者聊天,发现大家创作的内容虽然不同,在个人平台上笔耕的动力都一样:通过创作,实现自我价值。

我也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2015年1月31日开设,公众号和我在《台州日报》上的影评专栏名称相同,叫“立竿鉴影”。

我浏览自己的公众号,第一次注意到文章篇数——138篇。

和您手机上多数公众号相比,138篇,可能像淋了雨的麻雀一样可怜。顺着138篇依次浏览,有部分文章的论调、文笔让我想掩面奔逃。匆匆翻阅,回到最新的页面,回味一番,又如释重负了。

若要对这三年的写作做自我总结,我挺满意的。

写的不多,质量也参差不齐,但原创的乐趣,给我的生活带来了营养,让我维持着良好的节奏。在公众号上按自己的节奏写作,这个习惯的好处是很细微、很具体的。

微信公众号是深受当代人青睐的新媒体之一,因为它与读者的距离最近,所以以公众号聚拢的写作阵营很庞大。然而兵家必争之地,先到者为王。最丰厚的“公众号红利”已经被众多“大号”、牛人瓜分得差不多了,像我这样的作者,无法从中牟利,也无意大声喧哗。

想写就写,写完舒畅,得意或快意,愤怒或抒情,总之,只显真我。

随着时间推移,我那些不多、也不热门的文章渐渐有了固定的读者。虽然没有人给我留言,问我为什么最近很懒不更新,但我写了自己满意的文章,还是可以从点赞的数字里想象到熟悉的读者的表情。

当然,有些过于赶热度而缺失了深度的稿子,阅读量和点赞数之低,也会让我一夜无好梦。

我写的最多的,自然是影评,因为是自己的平台,没有了专栏的局限性,兴之所至,书评、随笔、游记等文章也会发布其上。意外的是,一些非常私人性质的随笔,竟然阅读量远胜影评、书评。

这种现象带来了成就感,让我有种身为公众人物的沾沾自喜。同时也提醒着我,作者是我,编辑也是我,每一字刊登于无形的网络,我都得为它们负责。

“自律者最自由。”因为公众号写作,对这句名言我有了最深的感受。

在公众平台上,我既是读者,又是作者,因此对公众号的致命缺点我特别有话说。

我关注的多数是文章字数偏多的公众号,但手机的天性就是“放浪”,它永远不会给我宁静。已经记不清多少次,我看到极为感兴趣的文章,读得正美,一个电话,或是一条微信、一条新闻,阅读便被中断。所谓的碎片式阅读,其实是阅读的天敌。

每一次回想起来我还没读完想读的好文,点开公众号菜单却又迷失在信息海洋里时,我既对那篇好文的作者感到愧疚,同时也为自己发愁——那些我认真写的长文,究竟有多少幸运被读者读完并且吸收呢?

无论如何,自媒体时代已经进入全盛时期。无论环境怎么变,读者与作者的关系不会变。

开设公众号的第三年,每次我坚持写完一篇文章,都会自我鼓励:继续写,挺好的。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