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玉环法院为职业放贷人套上“紧箍咒”

2018-03-09 08:39:2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颜敏丹

“收到法院判决书的那天,是我这两年来最开心的一天。”在经历诈骗之后,玉环人蔡某十分感谢当地法院没有让她再一次遭到“骗局”。

2014年,蔡某被诈骗近200余万元。为筹措款项,她曾经人介绍向罗某借款。2017年,罗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蔡某还款13万元。另外,在虞某起诉蔡某还款22万元的案件中,罗某扮演了“中介人”的重要角色。

办案法官在审理过程中,发现罗某近几年来民事诉讼案件达到26件,通过梳理其过往案件,认为其有专门从事职业放贷的可能,法官结合两起案件综合考量双方的交易习惯、借款交付问题及借款事实,最终认定蔡某两起案件收到的实际款项为8.5万元和12.8万元,远小于原告主张金额。

所谓“职业放贷”,指的是经常性借贷给他人并以此收取高额利息作为牟利手段。近日,罗某被玉环法院纳入该院“职业放贷人名录”。

据统计,2017年玉环法院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3629件,占民事收案总数的近三成,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发现不少案子的原告都是同一个人。

该院对近三年民间借贷案件进行进一步分析,显示同一原告起诉5-9次的有267人,起诉10-14次有83人,起诉15次以上的有95人,最多的起诉次数甚至达到101次。这显然已经不是正常的民间借贷往来。

随着“职业放贷人”这一群体的不断扩大,其蕴藏的危害性也越来越明显,职业放贷所引发的各种社会问题也屡见报端,司法公正性受到严重影响。因此,从制度上进行探索找寻到规范职业放贷行为的有效办法是目前法院亟需解决的问题。“职业放贷这一‘灰色’地带存在时间长、控制难度大,我们也想试试看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找到有效的规制措施。”玉环法院院长董仁喜说。

近日,玉环法院出台了《关于建立“职业放贷人名录”的若干实施意见》并发出第一份职业放贷人名录,筛查出的像李某、朱某这样的法院“常客”共51人,将其纳入该名录中。该《意见》还从审判执行的六个方面入手,对职业放贷人利用诉讼程序实现非法利益合法化进行了严格规制,为案件办理过程中对职业放贷行为的事实认定和处理提供了可借鉴的依据。

延伸阅读

一问:哪类人会进入到职业放贷人名录?

◆以玉环法院前三年度至统计截止时间(2018年2月24日)内,同一或关联原告在本院民事诉讼中涉及20起以上民间借贷诉讼(含本院诉前调解),或同一年度内涉及10起以上民间借贷诉讼的原告,均纳入本院“职业放贷人名录”。

此外,名录中的这些人如果累计标的金额超过100万的,还将被抄送至玉环市委政法委、玉环市人民银行、玉环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等相关部门。

二问:进入职业放贷人名录后将有什么后果?

◆在提起诉讼过程中,涉及被告对案件事实提出抗辩的,原告经法院两次传票传唤出庭核实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可依法拘传;或可依据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按对其主张的相关事实不予认定处理。

◆被告抗辩原告存在“当头抽利”或“隐性高利”“利息转汇他人”等故意隐瞒借款人已还本付息等高利贷情形的,法官梳理原告以前案件类似惯常做法,对争议事实在衡量证据优势规则时,类案相关事实可作为综合认定事实的重要考量因素。

三问:向职业放贷人借的钱算夫妻共同债务吗?

◆在涉及小额借款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认定中,对家庭正常经济条件下,一方以月利率1.5%以上向职业放贷人借款,或在较短期间向他人多次小额借款累计金额较大等情形,应被认定不符合家庭日常生活支出特征。本报通讯员许海婷 刘竹柯君整理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