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小橘灯,为迷途的孩子指路

2018-03-09 10:03:5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彭 洁

    2017年,在温沃的橘乡大地,黄岩区人民检察院成立了小橘灯工作室——这是该院女检察官们在全市最先建立的专为未成年人服务的温情办案场所。本文配图由采访对象提供

法治夏令营活动。

情景剧《为你点亮的小橘灯》。

法治进校园活动。

1957年,冰心先生在《小桔灯》中写了一件温暖的事。她拎着“几个大红的桔子”,去探望了一个家中只有病重妈妈的小姑娘,临走时,小姑娘为她做了一盏小桔灯,说:“天黑了,路滑,这盏小桔灯照你上山吧!”“不久……我们大家也都好了!”最后,先生写道:“我提着这灵巧的小桔灯,慢慢地在黑暗潮湿的山路上走着。这朦胧的桔红的光,实在照不了多远,但这小姑娘的镇定、勇敢、乐观的精神鼓舞了我,我似乎觉得眼前有无限光明……”

2017年,在温沃的橘乡大地,黄岩区人民检察院成立了小橘灯工作室——这是该院女检察官们在全市最先建立的专为未成年人服务的温情办案场所。

推门进去,雪白的墙面上,嵌着一个橙黄的镂空的圆,顶端一瓣橘叶轻轻落下,灼灼日光下,这盏“小橘灯”正反射出柔和的光。

检察官柯丽贞是小橘灯工作室的负责人。“黄岩是橘乡,黄岩人对橘子有份特殊的感情,我们希望将这盏小橘灯的光,照进千千万万黄岩人的心里。”她说。

组建

24岁那年,柯丽贞成了一名检察官。2014年,黄岩区人民检察院成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涉罪未成年人案件实行专人专办,她被抽调过去,成了这方面的“专人”。

2017年8月,黄岩区人民检察院成立了小橘灯工作室,干了11年检察官工作的柯丽贞,成了工作室的负责人。

不知道是因为经常和未成年人打交道,还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在柯丽贞身上,能感受到温暖。她总是带着笑,从眉眼到嘴角,从倾听到交谈,笑容很淡,但让人舒服。

她说:“面对每一位走进工作室的孩子,我们绝不用标签化的眼光看待他们,我们希望通过这样温情的场所,让孩子们感觉到家的温暖、社会的关爱和司法的温度。”

小橘灯工作室,建在黄岩区人民检察院一楼,116平方米,被分隔出三个功能区块——谈话室、心理工作室、听证宣告训诫室。

柯丽贞介绍,谈话室主要承担讯问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和询问未成年被害人、证人以及亲职谈话等功能;心理工作室分疏导区和沙盘区,“有一些不善交谈的孩子会在沙盘上摆自己喜欢的物件,心理咨询师通过分析作品,获知性格,然后对症下药,叩开心门”;听证宣告训诫室,则发挥着集未成年人案件不公开听证、不起诉宣告、教育训诫为一体的功能,配有宣告桌、检徽,“在温情之下又充分彰显了法律的严肃”。

在成立“小橘灯”之前,检察官在办理涉罪未成年人案件时,使用跟办理涉罪成年人案件相同的办公场所。在柯丽贞眼里,那里“冷冰冰的,很压抑,不被接受,孩子们很难向我们敞开心扉,沟通不畅,直接增加了案件的处理难度”。

而“小橘灯”是温情的。这最直观地体现在了场所的布置与装修上,木质桌椅、布艺沙发、绿色植物、壁画、灯光……“我们试图营造出家的氛围,让孩子们不感到拘束。”

一个遭受了性侵的10岁小姑娘,窝在“小橘灯”谈话室的木椅子间,灯光昏黄,气氛温暖馨香,检察官声音轻柔——半个小时后,检察官们就从这个一开始只顾沉默的小姑娘嘴里,了解到了她们需要掌握的案情。

办案

16岁的小山是小橘灯工作室成立以来,柯丽贞接待的第一个涉罪未成年人。“这是一个流浪少年的回归记。”

当初,小山的父亲想法很简单,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辍学也罢,沉迷网络游戏也罢,只要他“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没有去外面惹事就行了”,自己和妻子辛苦点,赚钱养他也没什么不妥。

可小山日渐长大,想吃的零食和想买的衣服越来越多,游戏装备也越来越高端,这需要更多的钱,他习惯性地转身,伸手向父亲索要。

父亲觉得自己“越来越扛不住了”,父子间的争吵天天在家里爆发,一次比一次激烈。“不给我钱,我就离家出走!”“就不给你!”这一次,在父亲愤怒的咆哮声中,小山摔门而去。

他转身就进了一间网吧,在游戏里玩得昏天暗地。暮色渐沉,小山用仅有的十几元钱交了网费后,走出网吧时已分文不剩。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三三两两,没人注意到这个壮硕的少年已经饿得几乎没有力气走路了。

路边一排汽车整齐地停放着,像一个个巨大的无人看守的宝盒。他伸出了手,去拉一辆离自己最近的车子的车门。拉不开,下一辆,还拉不开,再下一辆……

小山就这样一路拉车门,竟真的拉开了一扇车门。他喜出望外,猫着身子探进车里,搜到了8元零钱,揣进兜里,匆匆离开。

离家出走的那几日,这个少年就沿着马路拉车门,“一路拉几十辆,总能得到几十块钱,足够买些食物充饥……”直到一天,他被巡逻的民警当场抓获。

第一次见小山,柯丽贞觉得眼前的少年“腼腆,话很少”。倒是坐在一旁的父亲,一直在对她说,孩子犯了错是自己没照顾好……综合小山犯罪情节较轻、悔罪态度良好以及家庭状况等,检察官对其做出取保候审、不批准逮捕的决定。

他跟着父亲回了家,依旧打游戏、看电视,终日无所事事。了解情况后,柯丽贞给父子俩打去电话,“你们到‘小橘灯’来一趟,我们聊聊?”

“小橘灯”的谈话室里,阳光透过玻璃碎成了菱形,从小山稚嫩而倔强的面容上晃过,忽明忽暗,“我没事可干啊……”他说得轻描淡写。

“你可以试着去找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勇敢地踏出家门,去看看家和网络以外的世界,交一些新的朋友,生活还有很多乐趣……除了打游戏,你还有没有别的爱好?”

柯丽贞说,那天,在“小橘灯”,父子俩心平气和地谈了很久,说了好多心里话。

再见小山时,少年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阴郁,取而代之的是自信和愉快”。柯丽贞问他,“你找工作了吗?”

“找了。”

“什么时候找的?”

“上次你跟我谈了后,我就让我爸爸带我去找工作,没几天就找到了。”

“感觉怎么样?”

“在工厂上班每天都有事情做,感觉很充实,也认识了许多朋友,在一起感觉很轻松,比在家里打游戏好多了……以前就是觉得工作辛苦才一直逃避,现在真正做了觉得也没那么难,一个月收入有3000多元!”少年露出羞涩的笑,“拿到第一份工资后,我打算给我爸妈买份礼物……”

后来,黄岩区人民检察院对小山作出了相对不起诉的决定。没多久,拿到人生第一份工资的少年也实现了给父母买礼物的心愿。

自2017年成立以来,在黄岩,共有40余名孩子和他们的父母走进了小橘灯工作室。“他们在这里听法制课、观看微电影、阅读法制书、接受心理疏导。通过我们努力,这些孩子们顺利地回归了社会、回归了家庭,有效地降低了重新犯罪率。”

点亮

2014年至2017年期间,黄岩区人民检察院未检科共受理未成年人性侵案件14件,被害人20人次,涉及受害人年龄情况为10周岁以下占20%;10—14周岁占55%;14—18周岁占25%。“未成年性侵离我们并不遥远。”

柯丽贞和同事见到15岁的婷婷时,这个被鉴定为中度精神发育迟滞的姑娘已经怀孕八个多月了。“当时,公安机关以普通强奸罪移送审查起诉,但我们在仔细审查案卷、查阅相关法律依据之后,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个案子可能涉嫌轮奸。”

那天,成年人陈某、黄某在婷婷家附近与她相遇。

“在明知这孩子精神状况异常的情况下,他们将其带至西城街道一个宾馆的房间里。当晚,黄先行离开,陈则在房间里与女孩发生多次性关系。第二天一早,黄又来到该宾馆房间,待陈离开后,黄也与女孩发生了性关系。”

柯丽贞说,在这起案件中,由于被害人智力低下,对于事情经过的描述比较混乱,强奸案件客观性证据又较难收集,因此两名嫌疑人的供述成了定案的关键性证据。但两名嫌疑人的证供“一直避重就轻,花样百出”。

“认定轮奸需前后行为发生在同一时间段内,而本案前后行为相差将近二十个小时。”这让案件进展一度停滞不前,承办检察官柯丽贞和同事们也陷入沉思。

在对全案证据的再三综合分析后,柯丽贞提出:“虽然前后发生性关系的时间有一定的间隔,但从第一天晚上到第二天上午,智力低下、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害人一直处于受嫌疑人控制的状态,可以认定陈、黄两人前后的强奸行为具有连续性,可视为在同一时间段内轮流强奸同一被害人,应认定为轮奸,法定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凿凿有据,无置可辩。

黄岩区人民检察院以强奸罪并具有轮奸这一加重情节予以指控。最后,黄岩区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分别判处黄某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陈某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后陈某上诉,二审法院维持原判。

“这个案子的证据是极其有限的。”柯丽贞说。但她和同事结合被害人智力低下、毫无反抗能力的特殊情况,经过综合的分析论证,把握法条的实质精髓,以轮奸定罪指控嫌疑人,使法定刑上升至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严厉惩处了犯罪分子,维护了弱势群体。这让她感到些许的骄傲与欣慰。

燎原

2014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黄岩区人民检察院共受理审查起诉未成年人刑事案件166件257人,同期共受理审查起诉案件4005件6072人,占比分别为4.14%和4.23%。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主要集中在侵犯财产、扰乱公共秩序、侵犯人身权利类犯罪,分别占总案件数的52.86%、22.85%、19.05%。使用暴力手段犯罪占比较高,占涉案总人数的51.9%。涉案人数前五的罪名分别是盗窃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抢劫罪、寻衅滋事罪。

作出审结处理决定的未成年人有226人,其中移送人民法院起诉179人,不起诉27人,侦查机关撤回14人,改变管辖6人。被判处刑罚的未成年人有179人,以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居多。

“经过多年以来对未成年人案件的办理,我们发现未成年人犯罪深层次的原因是家庭教育的缺位,以及社会关护的不足。”柯丽贞说,“而我们的工作理念是,‘办一个案子,救一个孩子’,尽可能地挽救涉罪未成年人,让‘小橘灯’成为他们走向未来的指路明灯。”

一方面致力于挽救涉罪未成年人、关护未成年被害人;另一方面,“小橘灯”也延伸触角,走进学校、走向社会,做未成年人犯罪预防工作。

为了将“小橘灯”的光照得更远些,10名女检察官组建了“小橘灯讲师团”。她们将真实案例改编成故事,通过微电影、互动游戏的方式传播,在校园,向学生、教职员工开展不同主题的防性侵和防欺凌宣传教育;针对寒暑假期间犯罪高发的特点,组织检校共建单位的学生,开展主题夏令营活动,为青少年特别是留守儿童开展安全自护教育……

“小橘灯”有两个意义。

它是一处温情的办案场所,也代表着一群呵护未成年人成长的、有担当的女检察官。

愿“小橘灯”的光,可以燎原。

(文中涉案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