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路桥:“红色领航”助推互联网企业扬帆前行

2018-04-23 07:36:0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葛星星

图为电商企业集体签订“五不”承诺。(资料图片)

占地6万平方米全市最大的电商产业园区,6个淘宝村,1个淘宝镇,192家天猫网店,年成交额超100亿元……

创新涌动的路桥,互联网企业发展势头良好。

但是,在迅速发展的过程中,不公平竞争、恶意差评、舆论风波等问题也困扰着众多企业,成为他们健康成长的“拦路虎”。

“企业的困惑,就是我们工作的方向”

“去年4月份,一个买家在我的网店购物,下一个单,给一个差评。这种情况持续了十多天,买家买的都是同一款产品,前前后后给出了上百个差评,严重影响了店铺的好评率。当时我分析这一情况多半是竞争对手使出的手段,但几乎没有办法应对。去公安报案,答复说无法立案;去淘宝申诉,也没法解决。最后还是我自己找到买家协商解决的。”

说起这段经历,阿里菜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老总章明剑深有感触:“当互联网企业遭遇恶意纠缠时,几乎无力抵抗。”在路桥,大到互联网企业,小到淘宝卖家,几乎都遭遇过这样的情况。该找谁维权?要怎么处理?大多数店主一头雾水。

着眼于互联网行业在发展过程中的难题,路桥区相关职能部门积极探索,从去年9月份开始,创造性地将网信工作与党建工作双向结合,构建了以互联网业党建为依托、以网络社会治理为抓手的工作新体系。

党建引领,组织架构最为关键。3月初,路桥区委组织部和区委宣传部联合出台了《路桥区关于加强互联网业党建工作的意见》,确立互联网党建联席会议制度,由区委两新工委和区委网信办联合主管,区商务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负责具体业务指导,将行业监管服务与党建责任相结合,解决了“谁来管”的难题。紧接着,该区召开了互联网业党建工作会议,对相关工作做了精心部署。会上,电商企业签订“五不”承诺,路桥区互联网产业协会授牌成立……

“企业的困惑,就是我们工作的方向。” 路桥区委组织部副部长陈赟表示,“路桥在互联网业党建方面拥有良好的基础。2月初,我们成立了电商产业园区党支部,并以此为契机,开展了系列主题活动。眼下,我们的互联网行业协会党委也已正式建立,相关工作也已经展开。”

“打造清朗网络空间,我们一起努力”

“台州新时代”话题阅读量335.2万;“我看新路桥”,322.2万;“逢山开路,遇水架桥”,2050.3万;“为幸福奋斗”,2260.3万;“同心共话新时代”,3085.4万……在路桥区委宣传部(网信办),记者看到了一连串亮眼的数据。议题设置、撰写、制作、推送……一个个微博话题巨量阅读的背后,活跃着一支“超能”队伍——新路网络文化服务中心。由路桥区委宣传部(网信办)组织成立的“新路”,现有核心队员30名,致力于在网络世界发出“好声音”,传递正能量。今年2月1日,“台州新浪微博之夜”评选出20个网络风云人物,其中有9名成员来自该团队。

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互联网成为众声喧哗的舆论场,同时也成为意识形态斗争的前沿和主战场。而新路网络文化服务中心的存在,则为路桥互联网业党建提供了坚实的后盾。“我们以党建为依托,为企业提供服务和指导,开展网络虚拟社会管理。”路桥区委宣传部(网信办)网评科科长戴国良说,“一个健康的网络世界,既是互联网企业顺利发展的内在需要,也可以说是他们的一份责任。打造清朗网络空间,需要我们一起努力。”他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排出计划,将有针对性地开展互联网法律知识和相关业务培训,后续会走进更多企业,“今后,互联网企业遇到难题,再也不会孤立无援。”

线上线下联动,让党旗飘扬在客户端

与传统企业相比,互联网企业兴衰更替速度快、组织结构调整频繁。党组织如何建、建在哪,成为互联网企业党建的第一道难关。

路桥从互联网企业“扎堆”的地方抓起, 以电商产业园区、阿里菜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台州付爱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金清镇下梁村(淘宝村)等党建示范点创建为契机,区、镇(街道)、村、企业联动,全域推进互联网党建。

党组织建立后,如何开展活动,则又是一大难题。“年轻化、个性化、流动快、加班多”,这是互联网企业党员的显著特点,也由此决定党组织活动开展的艰难性。如何破解?路桥给出的答案是:把党建工作搬上网。

台州付爱宝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作为一家颇具规模的微商企业,目前有50多万的代理,分布在全国各地,党员跨部门、跨岗位流动非常多。面对如此浩大的工程,该公司党支部书记阮蓓蓓正逐个进行摸排,着手建立网上党支部,以“诚信经营”为抓手,深入推进党员示范网店创建,让党旗飘扬在客户端。

同时,今年以来该区积极搭建“红云平台”,建立学习资料库,开通网上课堂,开展党员在线学习;组建“党建沙龙”、“掌上微课堂”、“网上支部”等各类平台,实现党员活动线上组织。

政策保障,机制规范。如今,互联网业党建在路桥进入了有章可循的高速推进期,互联网企业正日益成为新时代基层党建的新领域、新坐标。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