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最美家乡河”永安溪:溪水幽幽润仙乡

2018-06-14 15:13:59  来源:中国台州网   作者:梁敏慧 徐焕健

中国台州网6月14日讯 河流,自古以来就是文化必不可少的组成元素,它不只是文人墨客的灵感来源,更是文化兴盛的摇篮,是经济发展的命脉。强大、成熟的文化都出自流域平原、沿河平原或微丘地带。法国历史学家布罗代尔曾说过,文明可以在水平线上扩张,却没有办法垂直扩张,两三百米都不行。

永安溪之于仙居的意义,更是不言而喻。作为台州母亲河灵江的上游,永安溪文明之于台州,也是意义深远。

在漫长的岁月里,永安溪为仙居县经济社会发展与繁荣作出了巨大贡献,留下了数不尽的文物古迹,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形成了独特的永安溪文明。

溯水追源前世今生

翻开永安溪的历史画卷,一段段厚重的积累和沉淀展现在眼前。

溯古洪荒,早在万多年前的新石器时期,在永安溪畔的一个河谷平原,灵江流域的文明之火在此点燃。先民们就在溪畔的下汤逐水而居,开渠引水,灌溉田畴,繁衍了先进的农耕文明。

永安溪在唐代时称乐安溪,俗称大溪。到了东晋永和三年(公元347年),仙居开始设县,以溪为名,叫乐安县。五代后唐长兴元年(930年)吴越王钱镠,因修治盂溪,希望此地永得平安,改乐安为永安,乐安溪也因此而改称永安溪。

到了北宋景德四年(公元1007年),宋真宗皇帝以其“洞天名山屏蔽周卫,而多神仙之宅”,下诏把永安县改名为仙居县,但永安溪没有随县名的更改而更改,因百姓仍祈望永安溪永远平安。

永安溪滋育着溪畔的村庄与众生,涵养了千百年风情与人文。永安溪两岸汇集了大批人类文明,国内八大奇文之一蝌蚪文、汉代岩画、春秋古越文字、东汉石头禅院、明代桐江书院、道家第十洞天、升仙桥、孔庙泮池、南峰塔、皤滩古镇等构成了永安溪的历史画卷。我县制作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针刺无骨花灯、九狮图、彩石镶嵌享誉海内外;也是“脱胎换骨”、“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沧海桑田”、“逢人说项”等成语典故的发生地。从下汤人到如今的51万仙居人民,以及仙居下游的灵江流域,永安溪川流不息地哺育了台州一方人民。她不仅是仙居的生命之河,也是台州的生命之河。

蜿蜒绵亘繁华未落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永安溪见证着历史变迁。

“白帆如云云盖溪,竹排相接密如堤。”古时永安溪因“幽谷溪流、清澈见底、终年不枯”而著称,其上游达仙居腹地,中游则与陆上“台括孔道”的起点皤滩相交汇,下游出仙居后汇入灵江与海运相接,是仙居历史上的“黄金水道”。

永安溪畔的皤滩古镇依水而发,为历史上著名的东、西“食盐要塞”,亦是内河时代“水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皤滩成为永安溪上游的一大商埠,在商贾往来交易,舟车交替过往中逐渐成为盐、布匹、山货等物资的集散地。

明清两朝最兴旺时,每年经皤滩中转的食盐就达5000吨,溪面日停靠商船近500艘,场面极为壮观。皤滩,一座繁盛的集镇便在迤逦的永安溪畔迅速崛起,街道四通八达,人流熙熙攘攘。“龙舞九曲穿皤滩,人共溪声到小堂”,这一诗句,正是皤滩作为古时繁华水埠码头的真实写照。

自民国初期起,由于交通条件变异,皤滩古镇逐渐萧条。特别是浙赣铁路通车,使皤滩盐路失去了原有的功能,延续近千年的商贸古镇繁华不再。永安溪也已不再承担航运的沉重负荷,远离喧嚣。

多少兴衰过往,都如江水悠悠。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昔日运盐水道上的片片白帆成了串串竹筏,美丽的永安溪焕发了新的生机———竹筏漂流。如今,永安溪漂流已是我县旅游的一大亮点。“小小竹筏溪中游,秀丽美景两岸走”,以竹筏为工具,乘一叶竹筏顺流而下,能够真切地感受到“江作青罗带,水如碧玉簪”的诗画意境,永安溪绿道荣获了住建部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和世界休闲组织的“国际创新奖”,被誉为中国最美绿道。

锦绣山河人才荟萃

竹筏在永安溪上悠悠飘荡,思绪在历史的长河里徜徉。

遥想数千年来,有多少仙居英才从永安溪上扬帆远航,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名载史册;又有多少全国知名人士向永安溪溯流而来,留下了不朽的文化。

出生在朝阳峰下的唐代诗人项斯,是台州历史上第一位进士。大诗人杨敬之见其人其诗,大加赞赏,逢人便夸项斯的诗才人品,四处推荐项斯,形成了“说项”的典故,流芳千古。元代著名画家,被人称为诗书画三绝的柯九思,出生在田市柯思村,他的墨竹被历代画家所推崇。南宋兵部侍郎陈仁玉,城关人,他撰写的《菌谱》,成为目前所知的世界上最早的食用菌专著。明代左都御史吴时来,白塔厚仁人,他与奸臣严嵩作殊死斗争,名垂青史。

永安溪上,处处是人与水的故事。

传说忙于治水的大禹来到仙居,流连于神仙居的群山深壑,在蝌蚪崖的千仞绝壁上铿然勒石,留下至今无人能译的千古奇文———蝌蚪文,也留下了以人为本、因势利导、兴利除害的科学治水理念。

永安溪以母亲河的柔情孕育了仙居人海一样博大的胸怀,山一样刚毅的风骨。

抚历朝历代,仙居县治水人才辈出。治理运河功绩斐然的潘叔政,被明成祖朱棣褒奖:“潘卿去竣河,功多怨也多,百年千载后,功在怨消磨。”其家族祖辈在家乡修堰治水的事迹至今广为传诵。唐朝时,羊、汲二公变卖三千亩良田修筑汤归古堰,润泽万亩良田,被传为佳话。

下各汤归堰、白塔感德堰、横溪胡公堰这三大古堰历经数百年沧桑,至今仍然绿水长流,润泽一方。

“万物生成皆神圣,一草一木总关情。”千百年来,仙乡儿女一直心怀对“母亲河”的深厚感情,呵护有加,没有围滩造田,没有污水入河,保有了完美的河流形态和清澈的一江春水。

在践行“两山理论”大潮中,仙居县把对母亲河的呵护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全面实施永安溪流域的生态修复保护工程和中小河流综合治理,在浙江省率先推行了“河长制”,开展全流域保洁,实施智慧河道建设,永安溪畔处处呈现出“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的美丽景象。

小桥流水听捣衣声声,白墙青瓦衬郭外青山,古朴醇郁的乡风乡貌吸引来了四方游人,“柔美永安溪”的金名片越擦越亮……

永安溪,这条蜿蜒数百里,流淌越万年的母亲河,就像拥抱群山的婉约仙子,以柔美的身段养育一方儿女……

责任编辑:丁楚兰 陈瑶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