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朱一龙:演员总参加综艺会失去观众信任

2018-07-08 10:44:55  来源:新京报   作者:刘玮​

朱一龙

出生日期:1988年4月16日 出生地:湖北武汉 星座:白羊座 身高:180cm

代表作品:《镇魂》《芈月传》《花谢花飞花满天》

奇幻剧《镇魂》正在优酷热播,该剧改编自晋江“大神级”作家Priest同名小说。剧中,朱一龙一人分饰大学教授“沈巍”、“黑袍使”、“夜尊”三个角色。“沈巍”一角自小说问世以来便深受网友喜爱,温柔儒雅的教授形象吸粉无数。但在朱一龙看来,三个角色中挑战最大的是“夜尊”,因为这个人物后续才出来,之前是隐藏在故事后的一个大boss,性格和主线人物沈巍又截然相反。相对容易把握的人物则是沈巍,离生活更近一点,“虽然他是一个活了上万年的人,但至少是一所学校的老师,所以我可以有迹可循。不像夜尊这样的人物,就得凭想象力去找。”

报考北电

只因妈妈的“表演梦”

朱一龙从小就不是一个性格活泼的文艺骨干,对表演也没什么兴趣。按部就班上着普通高中,酷爱打篮球,喜欢做几何题,那时他对未来的设想就是大学能学和数学或体育相关的专业。但妈妈有个演员梦,从小就很注重培养儿子的文艺细胞。高考时有“表演梦”的妈妈给朱一龙报了北京电影学院,他一无所知地去考试,没想到竟考上了,而在他入学的2006年表演班只招了19人。后来他问老师为什么要招自己?“老师说,就是因为你什么都不会,是一张白纸,有可以教的地方。”

“白纸”朱一龙被老师调动起了表演的热情和积极性,老师“鼓励”他说你很会演,朱一龙信以为真,天天斗志昂扬地排作业去交,很想能在舞台找到机会展示、证明自己,“虽然我不善交流,也比较慢热,但是男孩都有好胜的欲望。”

有戏就拍

不相信天上掉馅饼

大学还没毕业朱一龙就接到不少片约,出演了《再生缘》等一系列作品,不管是主演还是龙套。那时的他不想因等待一个角色而浪费时间,“只要给我锻炼的机会我就拍。当时想法很简单,如果没有戏拍就没有机会锻炼自己。”朱一龙自认为自己不算有表演方面的天赋,“倒不是说(不停)拍戏是为了混脸熟,为了让观众记住你。我需要通过拍戏来积累经验。”

翻看朱一龙的简历,会发现他基本每年都保持着四到六部作品的拍摄数量。不像有的演员,为了等一个自己喜欢的角色,可以卧薪尝胆,很长时间不接戏。朱一龙说,他觉得自己不具备那个能力,“有些演员可以依靠一部戏就出头,我从来没想过。我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幸运,天上掉馅饼的事,从来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我得慢慢拍。”

《镇魂》中白宇与朱一龙(右)。

《镇魂》戏外

“白宇热情,我太慢热”

朱一龙是出了名的“慢热”型性格。在《镇魂》中,朱一龙和白宇扮演一对“相爱相杀”的生死兄弟,其实生活中两人也是很好的朋友,还都是白羊座,但他们的性格却截然相反。白宇有着白羊座的直率、热情冲动,而朱一龙则慢热、话少,甚至被白宇“埋怨”,“他连打游戏的时候都不怎么说话。”此前在《新边城浪子》剧组时,朱一龙、张馨予、于青斌、张峻宁等主演也都是清一色的白羊座。不过整个剧组又公认朱一龙是白羊座的“败类”,没见过哪个白羊座这么慢热,直到快杀青了才和自己的女主角张馨予熟悉起来。

新京报:很多人觉得剧中你和白宇的组合特别甜,你俩以前熟吗?

朱一龙:我俩以前不认识,是这部戏之后认识的。我们俩都是白羊座,但是性格差距还挺大。白宇就特别热情,刚进组的时候,他就每天主动来找我聊天。但我特别慢热,其实挺不好的。

新京报:你这么慢热,别说刚进组的演员,即便你接受采访,记者跟你聊也很难聊出什么作品之外的话题。

朱一龙:对。(笑)因为我也没什么生活,这几年天天拍戏没生活。一年也就能休息一个月,而且还不是集中的一个月,是分散在12个月里面的。

新京报:你生活中在自己熟悉的空间里,也是这么“清冷”型的吗?

朱一龙:我可能是因为有点闷,熟得会比较慢一点,不太熟的朋友会觉得我很难接近。但有时候我又觉得反正朋友有那么几个就够了,因为你的精力和时间是有限的,没有办法平分给所有的人。我的朋友不太多,只有几个特别好的朋友。

新京报:平时跟熟的朋友有时间就聚会吗?

朱一龙:会啊,吃烤串喝啤酒。(笑)

新京报:会考虑参加综艺节目提升一下曝光度吗?

朱一龙:我倒不是不想,主要是我不合适,我参加不了,去了之后会冷场,我实在是不擅长。而且我一直觉得演员把生活中的自己展现得太多,观众对你的信任度就会少。本来自己表演就还没有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如果总是去参加综艺,大家在看见我的戏的时候,就不会那么信任说你就是这个角色。

新京报:但现在综艺的性价比回报很高,都没动心过?

朱一龙:我看他们录综艺确实很辛苦,我弄不来。拍戏的时候,我只需要在有戏的时候把自己的状态调动出来,休息时就可以回归到自我。如果是参加综艺节目,需要一直保持在一个高亢奋的状态去展现自己,也挺难的。随时曝光对我来说压力太大。现在我也很少逛街,平时就靠打游戏,弹弹琴、弹弹吉他来调节工作压力。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