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今天前半夜看火星冲日 后半夜看本世纪最长月全食

2018-07-27 07:31:47  来源:台州晚报   作者:赵虹

热,又闷又热,这是这两天大家共同的感受。昨天,市气象台继续发布高温报告。今天开始进入伏天的“中伏”,“副高”和伏天惺惺相惜,“火热”的日子还要继续。如果你不死心,一定要盯着问:高温到底何时能退?我只能耸耸肩摊摊手,遗憾地回答你:十天之内,凉快别指望了!

当然也有好消息。今天夜里直到明天凌晨,对于天文爱好者来说,可以不用睡觉了。前半夜,火星冲日。后半夜,本世纪最长月全食。是不是想想都激动?

今晚火星冲日,还是难得的大冲

火星,古人称为“荧惑”,因地表覆盖氧化铁沙尘,看起来荧荧似火。今天晚上,如果你看到一颗奇怪的闪着红色光的星星,那就是冲日的火星,而且还是难得的“大冲”。

根据火星运行规律,火星冲日大约每两年发生一次,而大冲,约15年到17年才会发生一次。上一次火星冲日是2016年,而大冲却要追溯到2003年。

今年是本世纪第二次,接下来的几次大冲将分别发生在2035年、2050年和2082年。大家一起努力,争取人生多看几次“大冲”。

本世纪持续时间最长的月全食登场

看完了火星大冲之后,你以为可以睡觉了么?别急。接下来本世纪最长持续时间月全食观测将登场。

这次虽然没有“蓝月亮”的卖点,月亮也并非“超级”,却是21世纪时间最长的月全食。

届时月亮将变成血红色,并且精彩的全食阶段会持续100分钟左右。2015年4月4日发生的月全食,全食阶段只持续了短短的12分钟。

“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这句古诗,相信很多人都读过。印象中的月亮是明亮、皎洁的。但这次看到的月亮,是红色的,又称“血月”。喜欢看武侠小说的市民,可能对“血月”印象深刻。在作家笔下,“血月”出现,江湖必有大事发生。

月全食和“血月”又有何联系?

月亮在全食期间变成深红色或红褐色,而不是完全变黑。这是因为穿过地球大气层的一些阳光,会绕着地球边缘弯曲并落到月球表面。地球的大气,也会散射掉更多短波长的光(如绿色或蓝色的光);剩下的就是光谱中波长更长、颜色更红的光了。月亮看起来,就成红色了。

北京时间7月28日凌晨,也可以不严谨地理解为7月27日后半夜,天空将上演月全食,中国全境基本皆可观测。

专家说,中国大部分地区可以观测到“带食月落”。这个名词很专业,通俗接地气一点的说法,就是“一边被食一边落下的月亮”。咱们台州,就处在这个“大部分地区”里。

台州最佳观测地点

现在问题来了,台州哪里看火星冲日、月全食最好?推荐几个风景优美、视野广阔、能见度高的野外观测点,很有必要的。

首推临海括苍山。括苍山是中国大陆第一缕阳光首照地,同样出彩的还有那里的星空。

括苍山主峰米筛浪海拔1382.6米,是浙东南第一高峰,天空一览无遗。

还有就是玉环大鹿岛。地处东海的玉环大鹿岛,四面环海,距离陆地约15公里,有“浙江鼓浪屿,台州夏威夷”的美称,远离陆地,天空格外纯净。在沙滩上围坐一起,吹着习习的海风,听着海涛拍岸的声音,仰望夜空,能让人体会到自身的渺小与宇宙的无穷。

如果你没有条件上山或者下海,那就在家里阳台看吧。拜这几天连续高温所赐,天空能见度还不错。因此,即使是在光污染厉害的城市地带,只要不下雨,没有太多云,完全可以用肉眼观测到火星和月全食。

有条件的市民,可用双筒望远镜辅助观赏,当然天文望远镜是观测的最佳伙伴。

连续两天发布高温报告

说完天上的事情,我们再来说说地上的高温。

在“副高”控制下,近期我市“炎值”很高。前天,全市大部分地区的最高温都超过了35℃,下午市气象台发布了7月首个高温报告。

6月底,我市已经发布过今夏首个“高温报告”。7月份以来,气温一直很温和。之前台州市区连一个高温都没有,最高的7月3日,温度也止步于33.9℃。

在7月的尾巴上,副高要好好展现它的威力。昨天8时,全市大部分地区的温度就超过了30℃,市气象台继续发布高温报告。到昨天下午,就指标站的数据,路桥最高温37.5℃,天台37℃,仙居36℃。地域站,那就更上一层楼了,前五全部超过39℃。拿下冠军宝座的,是天台飞鹤站,39.7℃,直逼40℃大关。

近期部分地区除了热,雷阵雨也常来“洒水”,就好比蒸包子的时候加水,让整个户外犹如蒸笼。

今天天气多云,午后部分地区阴有阵雨或雷雨,明天多云。今天早晨最低温度:25-27℃,白天最高温度:沿海地区33-35℃,其它地区36-38℃。

今天开始进入到中伏,而今年的中伏足足有20天。三伏是一年中气温最高且又潮湿、闷热的日子,尤以中伏为胜。

中伏撞上副高,凉快是甭想了。据目前资料分析,受副热带高压影响,预计未来十天我省将以晴热高温天气为主,其中26日至30日高温强度较强,大部分地区最高气温36-38℃,局部39℃。

高温反正就是赖着不走了,大家防暑降温工作做好,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吧。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