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权力荫庇:闫宁在官场进退自如的逻辑

2012-01-02 09:27:07  来源:红网   鸣一凡
  因“简历是机密”、“学历造假”备受争议的河北省馆陶县29岁代县长闫宁,26日突然“因病”辞去了馆陶县委副书记、代县长职务。闫宁在“辞职”报告中陈述:社会关注导致心理和精神压力很大,近期严重失眠,经常头晕,无法坚持正常工作。(2011年12月31日《新京报》)
  
  曾经如火箭般擢升,今日“因病”辞职,29岁闫县长来的“孤独”,去的也“离谱”。要知道,国情下鲜有官员主动“因病辞职”,疑点重重的晋升与离职“孤本”不难让人想起“断尾求生”之壁虎法则。况且,在基层权力生态的大背景以及自身家族权势的荫庇下,“官三代”闫宁再次“复出”合乎逻辑且水到渠成。
  
  正如媒体报道一样,闫宁家世彪悍,在当地不容小觑:闫氏近亲中有两个厅级高官、三位县级干部、不少科级干部。如此权力之家,权势背后的利益裙带、可操作的寻租空间、人情纽带可想而知,这也为闫宁的再次“复出”垫底了坚实基础甚至再次出现诡异“升迁”未尝没有可能。作为“官三代”的闫宁,虽然莫名其妙突然“因病”辞职,但那一池子水在,闫宁这条小鱼就死不了,相反还会随着池水的变深,越长越大。反过来,鱼儿的循环壮大更加剧这一池水的深度化,成为令人歆羡的权势汪洋。
  
  事实上,闫宁晋升“火箭”的助推力、“病好复出”的燃料在于强悍的“家族”势力,更在于基层权力分割的常态,这也是真正的“病根”所在,“焦虑”所伏。“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基层权力生态正是一场家族权力“世袭”“分割”盛宴且呈越演越烈的趋势——恶化整个基层权力格局,破坏社会公平体系。正常权力监督不彰,制约机制缺失,权力走向失范,在此基础上,身为“家族”一员的闫宁再次“复出”的现实土壤已完全具备。
  
  诚然,闫宁“因病辞职”是民意的又一小胜,实质却是政府公信力的再次伤害。闫宁的“病”——此病非彼病,虽然可以诠释为当地有关部门“权力病态”的自纠,可以理解成权势与舆情的短暂“和解”,但权力折腰之幸,无关社会焦虑:“病根”不除,质疑声还会继续,就像闫宁必会再次“归来”一样。有关部门试图以闫宁之“伪症”掩盖自身之“真疾”,实为掩耳盗铃之举,不乏不打自招之嫌。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闫宁并不是“淡泊名利”的五柳先生,注定“归来”的不是田园而是仕途。今日关上“简历之门”,明天还会出现更多“XX门”;况且关上县长之门,注定留下另一扇窗。其实,公众对于年轻干部的质疑实质不在其本身,而是提拔程序的公平与透明。权力荫庇下,“官三代”闫宁“仕途复出”实为必然,但能否真正经得起再次“围观”值得考量。
责任编辑:余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