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流浪小女孩滞留托老院戳中谁的痛处?

2016-12-23 08:58:2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一个月前,玉环县芦浦托老院来了一个叫九妹的流浪小女孩,她的寻亲之路牵动了许多爱心人士的心。上个星期,她的继父和母亲找到了,可并不想接她回家。九妹想住托老院一辈子,还想要上学,但上学的花费,却是一个大问题。(12月21日《台州晚报》第6版)

当各路好心人帮助九妹找回亲生母亲之后,本以为故事会以母女团聚、皆大欢喜来圆满收尾,未曾料到却来了180度大转折,无论是孩子,还是母亲,都不希望生活在一起,这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由此也撕开了残酷的现实:九妹出走是因为父母像对待囚犯一样将其锁在屋里,长达两年之久,期间唯一可以称之为履行抚养义务的就是中午晚上各喂一顿饭,确保其不会饿死,而九妹的出走既有引起母亲注意的念想,也有希望找回亲生父亲、渴望得到父爱的原始冲动。

小小心愿却遭受现实重重的打击,小小年纪却承受着本不该这个年龄段来承受的一切。以至于在九妹父母未闻音讯,有好心人来领养她时,九妹的态度是极度抗拒,可见在她内心留下的心灵创伤,让她无法再相信别人能对她好,即便是托老院,也是花了很大功夫才让她慢慢放松心理戒备。然而孩童时期正是人格形成的最重要时期,很难想象这段经历会不会在九妹的成长过程中留下很难磨灭的心理阴影。

感喟之余,一个现实的问题迫在眉睫,九妹是继续留在托老院,还是回到母亲身边。相信社会各界对九妹的关心,首要的还是让她拥有正常生活和更好未来的现实选择。目前来看,如果回到母亲身边,或许情况不容乐观,更何况母亲对此态度冷淡。留在托老院,无疑是大多数人可以接受的结果,但有人会质疑名不正言不顺,毕竟合法监护人还在。但话说回来,九妹母亲能否继续胜任监护人角色本身就值得商榷。

事实上,今年3月1日正式施行的《反家庭暴力法》对家庭暴力进行了明确定义,具体包括“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两年的囚禁毫无疑问可认定为限制人身自由,并对九妹身体和精神均构成了严重侵害。而根据《反家庭暴力法》规定,监护人实施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近亲属、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可以申请人民法院撤销监护人资格,另行指定监护人。正因此,果真要留在托老院,另行指定监护人应该不是问题。那留在托老院是否具备现实可行性?

芦浦托老院虽属公益单位,但公立资源毕竟有限,更何况接受的政府补贴仅针对符合政策条件的托(安)养对象,九妹的抚养和就学经费并不在此列,如何筹资显然不是仅凭托老院一己之力能够解决的问题。当然,如果有儿童福利机构、爱心家庭、公益组织愿意接手,或是适当的社会捐赠,无疑是较为合适的选择。但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一种强有力的推手,除了媒体疾呼,除了托老院的爱心奉献,当地政府能否有所作为,能否主动搭桥牵线,能否适当利用一定的行政资源,能否充分发挥社会救助体系的作用,体现的是政府对流浪儿童现实生存的人文关怀。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