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该扔的“稻草”

2017-01-19 08:27:1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鞠贵芹

“我要不要问老师,我家孩子数学多少分啊?”“我很不淡定,已经问了。”“有的班级已经在群里公布成绩了,我们是不是也要求老师公布啊?”上个周末,在微信群里,不少家长聊到近零点。第二天,话题照旧,只是私下跟老师打听到分数的人越来越多了。

这,是一群小学一年级学生的家长。他们聊的,是一次期末考试。第一次“大考”,对孩子们来说诚然重要,不管大家是否看重成绩,至少是对孩子的一次锻炼。一次考试下来,不知孩子们感想如何,反正家长有些不淡定了。家长可能不愿承认自己紧张,但从热闹的微信聊天来看,至少是制造了紧张气氛。一年级学生家长尚且如此,那高年级学生家长会是什么状态?

1月13日,《都市快报》用整版篇幅,报道五年级学生家长反映语文期末考试太难、打击孩子自信心的问题,还说某城区一道作文题“偷吃”考哭一片学生。家长疑问,素质教育导向下,出这么难的题目有必要吗?且不提教育体制的问题,也不论出题难度的标准怎样,这则报道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家长的焦虑。

其实,作为学生的家长,笔者也看重孩子的分数,也对成绩感到好奇,但坚持不询问、不打听、不谈论。这么做,是因为笔者不愿把压力加给孩子,加给自己。能保持这份“淡定”,不是因为笔者有多宽阔的胸怀,而是这份成绩单不会对孩子将来升学有什么影响。设若真的有所影响,那也要尽力让情绪稳压,就像我们当年面对高考,反而是最镇定的时候。

而对于被考哭的学生,家长们焦虑紧张情有可原,因为孩子的成绩可能影响小升初时选择一所好学校。但话讲回来,升学不是“一锤子买卖”,也并不是好学校的学生就百分百优秀,更不是成绩好的人就能跑赢人生。让生活变得美好一些,除了努力改善宏观微观环境,造就更丰富的公共资源和个人物质条件,还要努力造就健康的人。

有消息称,杭州一微信公众号编辑患上严重焦虑症,医生劝她休息一阵,她却哭着喊着要干活。1月16日,《台州晚报》刊发报道称,台州医院心理卫生科每天要接诊60来位病人。报道还说,心理医生建议,面对无法纾解的压力,最好找医生聊聊。

对于身体的疾病,一般人都愿意去医院,但对于精神方面的疾病,很多人不愿承认,更遑论去找医生了。笔者曾遇到这样一个孩子,他在学校经常做些“出格”的事,比如用中性笔大片画涂投影用的白板,午餐时把脚伸进汤桶,拿削尖的铅笔戳同学的脸。负责任的家长们一起商量对策,有位家长说:“这要是在国外,早就被带去看心理医生了。国内不兴这个。”

按照中国的传统,过年是最隆重的节日。很快到春节了,单位要求员工梳理并收尾全年工作,也算是对过去一年的完美收官。其实,一年下来,不管是工农商学兵,还是爸妈儿女,都是有些辛苦有些甜。人们总在期待美好生活,而让生活变得美好的,除了物质保障之外,还有精神的富足愉悦。建议大家扔掉一些压力,不要不停地往身上添加“稻草”,以致最终被压垮。笔者的出发点不在“改变不了世界,就改变你自己”,而是希望通过众人努力,制定合理的“游戏规则”,营造讲秩序有底线的生活环境,从而实现个人的进步与发展。

为此,笔者希望,该扔的“稻草”,还是扔了吧!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