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来,说说鞭炮限放吧

2018-01-22 09:53:4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鞠贵芹

5天。对,没错。2018年春节,市区允许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还是跟去年一样,5天(1月16日《台州日报》)。

面对这个数字,可能不少人都有话想说。如果搞个调查,意见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理解并坚定支持,一类是迫不得已遵守。既然大家都有话说,我们就一起说道说道吧。

先说希望燃放鞭炮这种意见吧。其理由大致如下:第一,热闹,春节就是要有过节气氛,不放鞭炮就少了些年味儿;第二,传统,祖辈传下来的传统就是这样的,为什么到咱这里就要改;第三,文化,古代诗词里写到鞭炮,不也挺有文化气息么?

笔者上网加翻书,搜罗了点算不上新知识的资料,先说说烟花爆竹的历史吧。中国是最早发明火药的国家,这个发明,也可以说是方道之士炼制丹药的副产品。隋代时,诞生了硝石、硫磺和木炭三元体系火药。到唐代,黑色火药出现。

把火药用在杂技和演出娱乐中,或者吐火或者增加烟雾,以制造神秘气氛,这从宋代就开始了。此时兴起的火药制品,就包括“爆仗”。

爆竹,堂而皇之出现在宋代文学作品中,这足以证明当时烟花的存在。宋王安石(1021—1086)那首《元日》诗,想必不少人能出口成诵: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到清代,也有明确写到爆竹的诗歌。就如:通宵爆竹一声声,烟火由来盛帝京。宝烛印花喧夜半,六街歌管乐升平。不用再举例,咱们也能明白,烟花爆竹确实存在已久,春节燃放爆竹的习惯也是一路传承而来。

至于燃放烟花爆竹能否增添热闹感,恐怕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这个咱们不讨论了,免得在枝节上浪费时间和精力。

再说支持限制燃放烟花爆竹这种意见吧。理由大致有四:其一,燃放烟花爆竹增加安全隐患,容易引发火灾和安全事故;其二,污染空气,影响人的健康;其三,噪音污染,打扰老人和孩子休息;其四,产生垃圾,破坏城市文明。

两种观点,各有立足点,各有理由。我们不能强迫大家马上统一意见,因为观念的改变,也需要时间。我们更希望以不限与限制燃放烟花爆竹的实际变化,通过前后对比,慢慢达成一致意见。

从另外的角度来看,尽管目前意见不一定一致,但在燃放烟花爆竹的行动上,大家还是有所克制的,也都为市区限放做了一些努力。这个从近年来市区限放政策的执行上,可以看出来。

早在2002年,我市就已颁布烟花爆竹燃放禁令。到2014年,规定变得严格,允许燃放时间比以前减少20天,限制区域也扩大了。到2016年春节,市区允许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缩短至5天。

2018年春节,市区允许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也是5天。具体是指:农历除夕前一天、除夕当天、正月初一、正月初八和正月十五。禁放区域包括:椒江、黄岩、路桥,以及台州湾循环经济产业集聚区东部新区全部范围。

可以说,我们采取限制燃放的措施,也是各种问题“倒逼”的结果。安全事故、空气污染、影响市容,各类问题在年节集中爆发,不但不能增添喜庆氛围,甚至还影响正常生活。

设置禁放区、禁放时间,限制燃放烟花爆竹,效果还是明显的。2016年春节期间,我市首次执行市区5天禁放规定,PM2.5峰值下降45.02%。而一旦去掉约束,空气质量就会给你一个深刻教训:根据省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发布平台的实时数据显示,2017年春节除夕日23时,台州市区的小时AQI(空气质量指数)全省最高。

按照笔者的观点,目前对城区禁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也只是“限放”而已。可以这样理解,就是限定燃放时间——5天,而不是全年全面禁放。全年禁放,那才叫“禁令”。

从限放规定来看,目前还是比较折中的,也考虑了支持燃放者的感受,因此留了“一扇窗”。其背后的用心良苦,也希望支持燃放者能体谅,能少放的就少放吧。

而从支持全面禁放烟花爆竹者角度来看,目前的限放政策还缺点力度。不过,别急,你可以选择自己坚定不燃放的方式,一边支持限放政策,一边影响周边更多的人。

时间总在前行,社会总在进步。在高速发展的时代,为持不同意见者保留各自的思考空间,在日日进变的事实中寻求共识,这应该是我们解决问题的方法。

当我们有共同的诉求——对环境、对健康、对文明——我们自然会对鞭炮燃放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尽管去年笔者还主张,鞭炮不放最好,但是目前,笔者更愿把问题交给时间。

只是,大家愿意尝试吗?尝试少放鞭炮、不放鞭炮,尝试呼吸新年期间照样清新的空气,尝试给老人和孩子一个宁谧的安睡夜,尝试在手机上玩玩电子爆竹,在虚拟的环境中热闹一番……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